01 August 2009

马华没有特大

翁诗杰以"何惧之有"的英雄姿态面对他所谓的倒翁行动,多数人都联想,这是翁派掀起的烟幕党争。


翁诗杰若不是在跟自已的影子打架,就是抛出这个悲情来点缀本身的英雄情结。除非他能举证十面埋伏的真相,当今欲言又止,制造危机意识,只不过是意图鼓舞排外、抗争的情绪,使他的动机绽放着正义的光芒。


特大的火苗其实是保皇派故意放出的风声,制造危情恐慌以巩固派阀提高对抗意识。马华派系斗争向来是单边主义的非友即敌。马华十名正副部长联合声明力挺翁诗杰的领导,只是上演哀兵之战的戏码。尤其是,有系统地宣传蔡细历阵营发动召开特大,就是鸣起对抗的号角。


从反翁挺蔡各路人马的动静探索,基层个个莫名其妙追查特大大的虚实,但都不见眉目。只有护蔡中坚份子提高警惕,心理准备这场对抗,但是,虽然护蔡派有一拼到底的高昂斗志,并没有人签过召开特大的任何书面纸张。


翁总其实对党内活动心理明白,偏偏要把倒翁的态势含含糊糊说得不明不白,营造生死关头的氛围,凝聚保皇派的力度。


召开特大这股情绪很容激发起来,但是现阶段的确出师无名。如果它源於蔡细历性爱光碟被纪委会旧账新算,也得看84日听证会的结果,以及会长理事会最后是否决议对蔡细历采取怎样的处分。


只有蔡细历面对惩处,才能有怒潮可以名正言顺搞特大,因此,短期内对马华即将有特大来倒翁,显然是翁派支持者描绘"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虚假景象。


翁诗杰的"何惧之有",浅白地说,就是"有什么好怕的?",即然他心中有数没有什么特大,就没有好怕的理由。


翁诗杰嘴里的倒翁,也可解读为有政商串联的外力,要他在揭发巴生港口弊案上斟酌利害,因而面对黑帮势力的恐吓,进而有里应外合的倒翁烟幕。


这种倒翁是否来自外在高层的政治势力,只有翁诗杰能够说清楚。但是,他自言一旦孤身下台,将把权位由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接掌,这弦外之音予人产生许多想像空间。这种言不由衷,口齿不清,暗藏杀机是可任凭解读的。


自从蔡细历受首相重用委以国阵总协调之后,当权派就有系统地宣传有人藉助"外力"干预马华党务,典当马华独立自主的尊严。


才从马华跳到公正党的蔡锐明甚至形容马华有两个,其一是原本的马华,另加一个由巫统撑腰的马华。


把当权派的"外力"说,加上蔡锐明的"第二个马华"论点串联起来,犹如暗示着巫统已渗透马华的政治。而这个代理人已经呼之欲出。因此,翁诗杰的倒翁呻吟或许是这股势力。


但是,由马华十名正副部长发表的联合声明,开章明义是以翁诗杰处理港口弊案受到阻难的委屈而力挺他的领导,显然的,这项声明配合着翁诗杰的倒翁一说,制造了倒翁的灰色地带任人评说。


以蔡细历的老谋深算,当今搞特大绝不是他的主要选项,外力之说也抹不黑他,毕竟总会长翁诗杰如果抗拒不了外来的势力,正也证明他的无能,当今的叫嚣,只是以为燃烧爆竹可以驱邪避凶。


蔡细历派系谅不会按照翁派的烟幕揭竿而起,蔡细历的策略不在脸上而在心中,马华当权派喊狼来了,最终出现的可能是虎啸震山。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1-8-2009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2008-04-17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当时还是马华副总会长的翁诗杰引经据典,赠送八字真言:“內斗內行,外斗外行”,给所有政党人士包括马华党员."

Hope he remembers what he had said before.

Jack said...

他当然记得!
可是你也应该记得,他现在已不是副总会长了!
以前四面楚歌,现在十面埋伏!
人老了,每个器官都缩水了,包括胆子。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不对!
翁总应该是来招“引蛇出洞”希望老蔡真的去搞个什么特大。
林兄,那么到时,翁总就出师有名咯。

可惜,老蔡也非菜鸟啊。。。

Jack said...

他的洞够大,哪怕你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