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ly 2009

民联三党谁是主音?

三个人的演唱组合到底谁是主音?当然是唱高音的是主音。

民联的结盟,安华一路来以公正党实权领袖自居,高调要夺取国阵政权,而且予人印象是,一旦水到渠成他是理所当然的首相。但是,政治实力也窜升的回教党绝不会让公正党独占鳌头,毕竟,回教党的模式和巫统近似,都是以马来人回教徒为根底,在人口结构占大多数的优势下,回教党凭着308大选过后,华、印选民的支持力度越见劲势,要在民联争坐一哥的地位也就有恃无恐,要在民联里抢主音地位也就顺理成章。

这种各自盘算的谋略很难掩饰很难圆融,回教党在吉打州以16个议席的强势,当然可把公正党的5席和行动党的1席不放在眼内了。因此,吉打州民联政权就是五音不全的政府。

因此,当州内唯一屠猪场被拆除,逼使行动党不得不藉势藉端退出民联州政府来彰里大义凛然。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对贸贸然退出民联啧有烦言,但是,李源益"退出"民联的决定还留下一条后路,就是由党中央进一步审核敲定。可以预料,民联经不起折腾,行动党也不希望徒生枝节,在此课题寻求解决方案息争之后,就会光荣回巢。公正党也不得不跟进,恫言着令市议员和地方芝麻小官退出民联,意在跟华社的权益捆绑在一起。

经此一役,州务大臣阿兹然的三人合唱组合少了和音,不得不承认处理不当,连忙承诺将寻找地段重建屠猪场。与此同时,回教党副主席玛夫兹誓言,如果吉打州民联政府不允许华人吃猪肉,他将不惜退党。如此豪言壮语,旨在抚慰华社的反弹。标榜多元种族的公正党则由蔡添强从中斡旋。

行动党如果不采取激烈行动,势必受到马华的嘲讽,以致无法面对华社的责难。在此之前,顽固不冥的回教党实施马来人购买新房屋保留50%固打的作法,已令行动党在维护华社权益不力,横遭敌对政党和华团责骂得抬不起头,如今强硬拆除屠猪场,成为退出民联的引爆点。

当下民联三党之中,回教党派系已兵分两路,心系民联和向巫统靠拢的政治取向颇为混淆,一时风一时雨,要与巫统共组联合政府以营造马来人大团结的闹剧刚刚落幕,回巫青年团又再眉来眼去,要搞"知性会谈",这些动作令人对回教党的老老少少有所警诫。因为回教党既要在民联以主音自重,又要成为巫统的和音,选民一时搞不清楚回教党唱那一套戏码。

当今对民联有所期望,同时也逐渐接纳回教党的华印裔选民开始怀疑,一旦回巫两党摈弃前嫌时,种族主义政治将浑然而成。一位智者说过:"你在两个仇人之间说话要有分寸,以免他们和好后,你将无地自容。",如今,声色激昂的选民也都担忧自己呐喊的理想会变成秋后算账的祸根,枉为小人。
如今听民联三党合唱政治乐章的华裔选民,的确心烦气燥。特别是,行动党唱得再好,也只是和音的地位。

1 comment:

Steve said...

其实我倒觉得这种平起平坐,没有所谓主音和音的关系有什么不好。大家谁也不能没有谁,唯有连在一起才能话事。这样子三大党的权益都能够兼顾到。

好过国政那种模式,永远都是污桶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