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ly 2009

赵明福死於昨天今天明天


赵明福坠楼身亡势必掀起汹勇的讨伐浪潮,要政府揪出无论是自杀或他杀的罪魁祸首。毕竟,赵明福是明明白白地给雪州反贪污局押走审问,却含含糊糊地卧尸在反贪局办公楼的范围。


愤怒的责问将听到当局规劝各方不要把问题政治化,这是马来西亚应付重大课题的标准用语,而它就是因政治因素而起,又怎能没有政治元素呢?


同样的,为了抚慰案情疑点重重引起的抗议行动,当局也会信誓旦旦将彻查到底,绝不包庇。问题是,过去有嫌犯伤痕累累丧命扣留所的案例,总是搞得不清不楚。赵明福的死,只有让活着的人,面不改容陈述与他们没有罪责的故事。


因此,赵明福以30之龄饮恨人间,只是执法者复制他们摧残扣留人的故事。他死於昨天,今天,明天。因为昨天的残酷依然是浓烈的记忆,今天的目无法纪仍然横行,明天黯然存在着冷血的未来。

3 comments:

Jack said...

昨天赵明福。
今天黄明福?
后天李明福?

我们还有几个明福可以送死?

不该死的已经死了。
该死的还活着。
我们还在等什么?
我们还需要等什么?

林廷辉 said...

死者安息,生者愤怒!
天再大地再大,他们他们权力再大,
也要替他讨回公道!
绝对不能姑息,妥协!!!

朱墨华 said...

一个执法者有多大的权力,就必须对其权力的行使及其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MACC有权力扣人,就必然有责任保护被扣者的安全。现在赵明福在MACC权力范围内发生事故,反贪会就必须为此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