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ly 2009

胡逸山不必自残


评论界对胡逸山出任首相纳吉的政治秘书语多酸涩,以明代一副对联"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挖苦这位知识份子曾猛烈抨击主导国阵政府的巫统,如今“投奔”纳吉,已背叛本身立场。嘲讥饱读诗书者反而不如坊间的老粗。

过去,如果华裔能人成为首相的助手,华社或有与有荣焉的赞赏。但是,有例子可循的是,有些人成了巫统领袖以华制华的棋子。所以,胡逸山当今的荣耀,成了具有预言家德性评论人的隐忧。他们甚至引经据典,控诉当年与董教总暗通款曲,呐喊“打进国阵,纠正国阵”的四君子,过后的表现伤透华社的心,说明忘恩负义多在读书人。

胡逸山曾竭尽心机攀附平面和电子媒体,得到诸多平台抒展政见,过去对执政党啧有烦言或义正词严猛烈炮轰如今成了包袱。评论者迫不及待提醒胡逸山紧记他过去说过什么,就应该按照他的评说,以政治秘书的身份平定天下。

尤有进者,对胡逸山摸得熟透者,希望他最好远离“那几个一度和他频密上卡拉OK的吉隆坡直辖区马华的大捞卡”。这种干预个人社交取向的劝诫,显然不应是评论者应有的作为。

现年35岁的胡逸山曾被称为智商甚高的神童,正因为他的学术成就卓越,人们甚至期待他身为首相政治秘书之后变得神圣,利用其影响力向首相吹耳边风,为华社权益缔造辉煌。

如今,人们显然忽略了客观事实,胡逸山出任斯职由首相钦点,纳吉对一个曾抨击他和国阵政府的评沦人能包容委以重任,或多或少已领会他的某些政治观点。而胡逸山以本身的意愿出任,无论他今后能否把自己的政治思维融汇贯通在纳吉的决策之中,已不是他想要什么,纳吉就做什么。

必需搞清楚,胡逸山并非摇旗呐喊:“打进相府,纠正首相”,他没有肩担任何政治使命,目前仅仅是打一份工,外人无需替他指点江山,面授机宜。别把人家的职业倾注太沉重的政治使命和因素,逼他自残。

作为观察者或评论人不要对人要求太苛刻,不要把本身的意识要胡逸山言听计从。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说:我可以教训二十个人,吩咐他们应该做什么。可是,要我做二十个人中间的一个,履行我自己的教训,那就难办了。

6 comments:

keykok said...

他的任职的确被社会批评,可是社会却没有举出比他更恰当的人......

林放 Lim Fang said...

keykok兄:
人各有志水自流,即使华社推举他人,也取决於纳吉。最好以包容心让胡逸山把他的政治秘书职责搞好,这是他受薪的工作。至於政治期望,且让他自我审度好了。谢谢。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当今之世,跟国阵打工或身在国阵,都被当着为虎作怅,唯有投奔民联,才算清高。

所以我说,308後带来的转变,只是人民越来越不理性。

国阵会因此倒下,未来却茫茫。

Jack said...

自古东篱采菊只一人。

莫求人人悠然见南山。

胡君自投罗网任君选。

莫待花谢枝断投罗江。

Anonymous said...

Mr Lim,
I agree with you in toto. Yes, why not we give him a chance and see what he can do for the nation, after all he is only one of the so many advisors (I doubt he can be considered an advisor, he maybe just a secretary linki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For those who passed early negative comments, can they be better if they are given the opportunity? Please face the facts and political plight in malaysia!!!
I definitely don't agree with Jack who used that peom to describe this case.

Anonymous said...

趙府天妒英才之献花圈的联想

才华横溢出神山
神童出众急下凡
当年政说数辛酸
如今伴君披官裳

天妒英才如何讲?
必查真相应先唱!
欲盖彰阴多化妆,
趙府上下更断肠

神童神通为何桩?
鬼使神通国民惨
神童记忆响噹噹
独忘冤案有几桩?

蒙古怨魂犹在哭
黄金美钞手中数
人间蒸发全家逃
英伦博士不还朝

十年鸡奸十年用
离奇堕楼手段凶
凶君旁侧多狗猪
扶君作纣命如鼠

伪君翻脸如翻衣
宫殿高处忌久居
离奇再演不出奇
不为别人也为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