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uly 2009

马华叛将没有留“爷”处

在马华没有伸展空间或权位日渐旁落的基层领袖,蠢蠢欲动跳槽到公正党曾经形成一股暗流。308过后,马华的衰败,加上党选后当权派的权位布局,那些深感“时不予我” ,郁郁不得志者只好另寻栖息窝,期望能藉助积累的政治人脉,寻求一片天地。

不过,过档到
公正党的前马华领袖诸如陈仪乔、林礼菲等人都处於冬眠,似乎没有闪亮的平台让他们一伸壮志。或许,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难以让他们像身处华基政党那样畅所欲言,因为要改变政治语言的确不是短期内可以转型的。

基本上, 离弃马华的领袖都缺乏“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底气,因为“留爷”的地方只有公正党。马华与行动党数十年的宿怨从基层到中央,从乡镇到城市都留 下诸多牙齿痕,行动党基层领袖断不会接受马华的人马染指他们刻苦经营的地盘。即使马华叛将厚颜薄耻到,大彻大悟行动党才是他们的政治斗理念的殿堂,行动党 也不会轻易相信这类鬼话。

是公正党因与马华没有太沉重的历史包袱,彼此少一份怨恨就留多点情面可以沟通。公正党於308大 选意外斩获之后,仍然需要招兵买马以在各地方铺陈政治地盘,但要从零开始,委实难以找到有志之士在各地树立旗帜,因为多数地方都给马华或行动党根深蒂固盘 踞多年,公正党要在狭窄的空间结集基层力量展扬党威,就得借助马华的分裂派系为根底,才能成立看似有个党部模样的组织慢慢摸索。

自从
安华依不拉欣的916变天的谎言不攻自破后,公正党的威信於此大打折扣,有意靠拢的人都得重新估计公正党的斤两不断摆动,不知该如何适从。因此,只有那些没有活动空间的马华叛将才会藉势藉端跳槽到公正党。但是,以今时舆论对政治跳蚤诅爹咒娘,有些人就怕恶咒不幸言中,不敢乱来。

不在
马华当权派阵营的人马,如果放风声要跳槽,马华中央党部早已视为这举措不痛不痒,无伤无损。就以最近盛传吉隆坡武吉敏登区会主席李崇孟等人过档公正党的 消息而论,马华发言人针对传言不经查究、不假思索就送上祝福,足见当权派对非我族类者,一概以送走瘟神的心态暗自窃喜。

过, 随着马华署总蔡细历后市看起,被首相纳吉委为国阵总协调之后,被边缘化的党内各阶层领袖似乎找到大树遮荫,略有慰藉。虽然蔡细历在党内人微言轻,但 是,对权谋胸有成竹的他,将会善用这个职权把自己的地位凌驾总会长之上,因此,对马华意兴阑珊的各地领袖,又从蔡细历身上寻找追逐的曙光,希望沾点仙气。

看蔡细历近期各地走动殷勤,马华又再掀起拥戴的风气,想想数月前老蔡遭受打压时众叛亲离,如今景观又换上对权势奉迎的另一幅画面,政治的现实令人感觉到人性是如此的不可抓摸。若有人咬牙切齿不幸血流如注,也在情理之中。

细历身在马华权在国阵,今后能否在华社再展雄风,为国阵输掉的议席扳回颓势,完全取决於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是否说到做到,假如巫统主导的国阵仍然不能摆脱固有的霸权主义,而民联又对种族政治攻其软肋,三年后的大选势必乾坤易位,今天的执政党将成为明天的反对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