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ne 2009

个人议程vs个人议程

马华的老总和署总不断猛吞政治伟哥,都在斗强斗硬,看谁更有耐力。

当然,眼下是执掌生杀大权的翁诗杰把蔡细历搞得很残障,占尽上风;把一切能让蔡细历得逞的"个人议程"堵截。然而,蔡细历仍能以他越斗越勇的意志继续顽抗。

翁总三句不离的"个人议程"让普罗大众深感玄虚。说白了就是,蔡细历要按照传统上,作为署理总会长应该拥有的位职,其中最大单的莫过於蔡细历从不掩饰要当部长的企图心。翁诗杰耿耿於怀咬住不放,认为马华容不得蔡细历对权位的欲求,这就是所谓的"个人议程"。

每当评述蔡细历的政治动作时,翁诗杰列必把听得令人十分油腻的"个人议程"挂在嘴边。个人议程相等於个人的意愿、动机、野心、目的、欲望甚至是权谋。在政治上谁没有设定个人议程?就连小小一个支部主席职位也会争得面红耳赤,伤害左邻右舍的感情,图个角头领袖的地位。那些更具备条件的人拼搏攀爬党的高职,无非就是谋取高官厚禄,藉着党职和官位来美其名服务群众。

"个人议程"在翁总口中的味道,显得很龌龊、很邪恶,似乎值得口诛笔伐。但是,马华总会长行使党章赋予的权力时,是否也是个人议程?为什么数十万党员的马华只有蔡细历的个人议程值得非议和不耻?人们忽略了扼杀蔡细历议程的人,也是出自"个人议程"所使的手段。当今马华翁、蔡对峙,其实就是各自的个人议程在交战。当权派掌握"个人议程"的话语权来诠释是非,只有他们的个人议程放诸四海掷地有声,符合党的利益。

翁诗杰自去年党选前后,就对蔡细历的性爱光碟视为不可漂白的道德问题和罪行。翁诗杰如果认为这是对蔡细历的致命一击,大可以此课题坦荡荡煮死蔡的政途。但是,站在道德高峰上批判已经没有市场。蔡细历仍能以带罪之身,在中央代表不计前嫌的情况下当选为署总。这种多数人表决的议程,间接认同他应可在党在国扮演着一定的角色。因此,蔡细历纵有个人议程,也是党代表凝聚力量给予他的议程。

但是,饱受打压七个月的蔡细历说:"当人家委任你一个"没有角色的角色"时,你就做好"没有角色可演"的角色。"。当蔡细历吐露这心声时,也同时道出民联有意招揽他与儿子蔡国勇过档,而他自言,如果自己被马华"废弃"到没有发挥才能的余地,最终将投向民联另谋出路。

蔡细历这一动作,当然期望能通过舆论的力量为自己翻盘,但是,翁诗杰对此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认为这是蔡细历制造新闻谋求个人议程。而到今时今日,翁诗杰始终没有对蔡细历的"个人议程"戳破其中违背党利益的任何内容,或必须迎合党利益的条件。单一句个人议程,在未有注解的情况下,就让人对蔡细历有诸多不良的联想。
翁、蔡各走各的政治议程已使双方关系陷入僵局,主导国阵的巫统领袖最终将会斡旋双方的纠纷,以巩固国阵的根基。如果出现这般情况,翁诗杰截断蔡细历的个人议程,那么,翁诗杰个人的议程又将由巫统来管束了。

9-5-2009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