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une 2009

PKFZ弊案放纵内鬼?

巴生港口自由区125亿弊案已转移人们的视线,交通部长翁诗杰宣布成立一个专案小组和两个委员会在两个月内,处理和解决各种财务和法律问题,以探讨PKFZ"未来的路向",期望能把病入膏肓的PKFZ起死回生。

以港务局主席李华民为首的六人实行委员会,职责是协助促销自由区,吸引更多外资。由大马国际透明机构主席刘胜权出任企业管理委员会,其角色是提出良好监管建议,以确保过去的错误不再发生。而由SKRINE律师楼的高级律师威纳也为首的专案工作队伍则提供法律检讨和财务重组方面的援助。

虽然阵容强大,但是,对於如何追究弊案的来龙去脉或揪出罪魁祸首显然没有重点出击。交通部长翁诗杰以"无权对付涉案者"为由,表明己指示李华民把普华永道的稽查报告交给贪污委员会和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言下之意,任何举报、调查、检控的相关行动己有能人处理,PKFZ已把手洗得乾净。

李华民说,所有收集到的疑问,将通过http://www.pkfznews.com.my%20/闻网站解答。"这样可以避免反对党和不负责任者作出毫无根据的指责和要求。",在过去12天内,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己提出36个系列问题要翁诗杰回答,但都石沉大海。

有关稽查报告的震撼力引起各方面的疑问、联想、追究以至责难是正常的反应,因为涉及到公共利益。任何民间的指责都不应视为"不负责任"或"毫无根据",毕竟,他们是以报告书的内容,以怀疑的态度探索真相。PKFZ可通过新闻网站澄清、驳斥任何不实的指责,让人们释疑。

卷涉此案的发展商KDSB也同样叫屈,认为报告书内容有损其公司的名誉,恫言将起诉PKFZ。翁诗杰曾说,港务局将追讨没有完成的工程既已付款的款项,以及被过高估计的项目款额,以减少PKFZ所承担的亏损。

如果翁诗杰的指责属实,而有关发展商与PKFZ签署合同完成商业交易,即使有问题也是从PKFZ流出的江水滔滔,才能使人对大笔钱财得心应手;以未完成的项目提早付款,PKFZ的管理层怎会如此弱智,未经审查就过水呢?再说,这项庞大计划得到前两任交通部长林良实和陈广才发出支持信件,它是否符合政府或内阁的行政指令?政府本来就能一语道破因由,无需任由臆测,徒增对政府公信力的存疑。

按照查究逻辑,PKFZ既然在财务上受到无辜或委屈,无端端亏损,理应从内部是否存有腐败查起。就像一间工厂被爆窃时,警方通常着力於抓内鬼之后,才能从窃贼取回贼脏。

翁诗杰设立专案小组和两个委员会,志在振顿半生不死的PKFZ,能否妙手回春?目前暂难预下定论。但是,大马人民更有兴趣这宗弊案如何摊在阳光下,让人看个明白。按照马来西亚对弊案的调查传统,时间可以漂白人们的记忆,稀释人们的愤慨,它总会在峰回路转时,能办到什么程度就办到那里,此时只能留待公众费煞揣磨。等下一届大选,它才让选民温故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