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une 2009

恐怖禁烟和文明吸烟

吸烟者的"人权"不断被挤兑,卫生部不断扩张禁烟区,作为压制吸烟的手段,以保障非吸烟者的健康。作为资深烟客,我只能逆来顺受,配合为非吸烟者的排斥心理和健康着想。

但是,如果卫生部强制在香烟盒印上血淋淋、令人恶心的图案就能以这种精神折磨和威胁叫人戒烟,我看就未必能成其大业。如果能,交通部倒不如强制每辆汽车的驾驶盘上张贴车祸的死亡恐怖图片,那更能抑制日益激增的交通意外事故。

推出恐怖烟盒的初期,我曾与咖啡店老板闲聊,他说销售额少了20%,最近再问,他说恢复以前的售额状况。烟客看惯了,就习以为常。

我对自已的烟瘾确有愧疚,但还没有与香烟脱离关系的底气,只是能少抽则稍加克制。现在,我老婆不发一言一语,见我抽烟避开,保持一定距离,连忙开窗按动风扇,这种精神压力使我抽上两口就灭掉烟头。

过去,抽烟是象征男人的模样,我抽烟是从70年代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太平间开始。那时当记者,进入没有冷房设备的验尸房观看意外死亡的尸体,特别是烧焦的尸体异味难闻,有人就说,抽烟可以消臭,就抽了。接着下来是为了跟操刀的验尸房助理打交道,递上一根烟,就能问长问短了解死者的致命状况,丰富报导内容。我吸烟於此合理化。

中国人仍然有我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向人递烟示好的礼貌,尤其拿着红彤彤的中华牌香烟跟人打交道,益显身份非同一般。大马烟客己摆脱这种习惯,因为烟客各有自己钟爱的牌子,各有各抽。

在日本,街道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吸烟区,这种做法不是讨好烟客,而是要烟客在熙来往去的人群中切莫把二手烟遗害他人,要吸就到你的地区去吸,要不然,你总会把烟头随地乱掷。这种文明禁烟,日本人烟客都能自发性遵守,大马无妨在城市闹区仿效这一措施,别让行人烟客把吞云吐雾转嫁到非吸烟人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