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ne 2009

翁诗杰四面楚歌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登位前的口号是:"突破旧格局,创造新价值"。从他就任交通部长以来,旧格局依然残缺得不忍卒睹,而所谓的新价值也乏善可陈,从南到北,这位显摆强悍的翁总的政见和言行时时遭到阻截,四面受敌,不过,这位在尊孔以辩才称著,被同学尊称为"师爷"的优秀生,在政治现实中,面对舆论的围剿,再怎样自圆其说,未必能让人信服,华社身置裁判地位,显然难有良好点评。
楚歌1:柔大臣撤委任
先从柔佛州马华13个市县议员被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撤销委任说起。按照传统,委任市县议员必须通过面试筛选,而柔佛马华署理主席陈国煌的确调兵遣将精挑细选,拟就一份名单照会翁总。不过,由於名单内有署总蔡细历的人马,过后就有人把名单删改,换上不知所以然的人选。柔佛大臣签署并委任,但不到一个月,当他从反对、投诉的声浪中了解这是由某些人凭个人喜恶提呈的名单,加上两位马华行政议员也不知头不知尾,他不得不采取撤换手段,重新采用符合遴选程序的名单。

翁诗杰曾就此突变赶赴柔佛斡旋,但却无法改变大臣坚持采用首份具有威信、民意基础的名单。大臣是基於国阵整体利益的大方向为理据,拒绝黑箱操作的名单。这些市县议员已陆续宣誓就职。

委任柔佛市县议员偷天换日的事件,其实,除了令陈国煌哑吧吃黄莲,也令蒙在鼓里的马华两位州议员羞於面对基层领袖。据消息,在柔佛政治地盘被翁诗杰打压得无立足余地的蔡细历,仍然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影响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大臣晓以利害,使正确的人选回归到应有位置。当然,蔡细历的无影拳重击了总会长的颜面,但是,翁诗杰也拿他没办法。
楚歌2:撤民调惹民愤
翁总在308大选国阵受挫后,迎合民间叫嚷的声浪,凛凛然在其部落格展开"马华应该退出国阵吗?"的民意调查。结果有75%的答复主张马华退出国阵。

当传媒向首相提及此事,纳吉沉稳应对,认为是一项学术研究的参考,算是给翁诗杰留点面子。

有关民调很快就被撤除,翁诗杰说这与首相的评论无关,他很久以前已叫网站负责人撤走,但是他们忘记,几天前他再次提醒,因此,首相回应他的民调和他撤除民调的时间,"可说是碰巧"。

翁诗杰也说,有关民调已时过境迁,有关议题自然也失去其时效性。

如此一来,那些点击此民调,75%主张马华退出国阵的人等於说了废话。

不少人认为,堂堂的马华总会长未经深思熟虑就展开这种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民调,是自讨苦吃。如今,他单独宣判民调失去时效,等於拿群众的心声开玩笑,玩弄和误导参与民调的网民。因为75%的人是否改变主意,并没有经过进一步的民调可以证明,如今翁诗杰不遵守民调的结果,也被视为马华在他的领导下,随时可以否决、忽视华社的权益诉求。
楚歌3:自由区绑翁总
翁诗杰对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 125亿零吉的弊案,如今正面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的一日三问,已累积近四十个问题要这位交通部长解答,但都没有正面回应,林吉祥仍然痴痴缠,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可。

翁诗杰对PKFZ向以揭露到底向民众讨喜邀功,正因为口气不小,於此刺激民众理所当然地要他无所掩饰道明真相。翁诗杰就此课题显然避重就轻,他高调成立一个专案小组和两个委员会,限令两个月查明内部行政问题提出改革、监督机制,以及为PKFZ今后的生存之道梳理前程。但是,这三个组别并没有肩担彻查PKFZ弊端的任务,也就是他们没有责任揪出弊案的众多黑手。在人们热议125亿到底落入谁的口袋时,上述的组委的成立很不搭调。

民众急切要知道林良实的名言,鱼从头部先生虫发臭,那么,PKFZ的鱼头是由那一号人组成?他们是通过怎样的手段吞掉大笔资金?

稽查报告公布后,PKFZ的总承包商KDSB的老板张庆信认为把他的公司摆上台,恫言要起诉巴生港务局讨个公道,因为有关报告的内容已损害他的公司名誉。

有一种在商言商的论调认为,翁诗杰直指过高估价和预付尚未完成的工程费用,这个诡异问题应从PKFZ内部逐步伸展到更高层彻查,就能把个中蹊跷搞得一清二楚。因为这项商业交易例必有合约,而合约必定由谈判所达致,如果PKFZ未谘询专业意见而高价购买地段,那是弱智的行径还是有意放水?再者,没有进行的工程项目却付了款,政府必然有审核过程,是谁向KDSB开水喉?

巴生港口自由区的弊案能否水落石出,就要看翁诗杰所说的"道德不能漂白",污垢必须显露。但有悲观论者担忧,时间可以漂白道德,时间可以消磨记忆,这宗惊天大弊案最终会有怎样的结局,就得听刘欢的成名歌曲:千万个问!
楚歌4:槟吉交流会闹场
马华在吉打州现仅存1国1州议席,惨淡经营。党选过后,翁诗杰和蔡细历暗中政治角力,吉打和槟城的势力已由蔡细历所掌控。翁诗杰率领全体马华正副部长,声势浩大召开"促进华社的和谐与合作"交流会,期能扳回颓势。

老谋深算的蔡细历真不知是否暗搞迟到把戏,在15个区会当中,他与10个区会主席联袂迟到入场,这股热烈欢迎的气势,令当权派黯然无光。其实,马华交流会的主题也真够胆量自嘲自讽,在翁、蔡欠缺和谐整合以及合作有所障碍时,要华社跟马华和谐与合作,真需要照照镜子!

这项交流会引起民众声声讨伐马华的无能,可谓爱之深责之切。不满的情绪弥漫整个会场,发言者毫不颤抖地申诉苦衷,还得劳动马华前总财政一再安抚。政治的现实是,如果马华真有权势,个个人点头称是,如今马华在大选输掉逾半议席,只剩15个国会议员支撑着国政的第二大伙党的微薄颜面,马华总会长要创造新格局,八字还没看到一撇,怎能叫指望马华有所作为的民众忍气吞声呢?所以,翁诗杰最近比较烦,真的够烦!
号外周报433期/作者:林申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