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ne 2009

大耳窿就是大耳窿

"大耳窿"是放高利贷者的俗称。本地媒体或电视广播偶尔会"缩"称为"阿窿",这是人云亦云的错误说法。大耳窿的名号来历有一种考究是,早期香港放高利贷的印度人,喜欢在穿孔的耳朵戴环,模样怪趣,时日一久,耳洞显得突出,因此,对放债收取高利息者暗称大耳窿。

另一个至今较能受到认同的考据是,旧时广州和香港的放高利贷者,收债时把银元或铜板塞在耳洞内,标榜自已的身份。由於他们凶神恶煞,欠债者不敢直乎来者姓名,都暗自把这类耳洞显得大的人谑称为大耳窿。因此,大耳窿的名称不能转叫为"阿窿"。此外,也不能因为英文的贷款是loan,与"窿"的谐音近似,把"大耳窿"的典故含义模糊,扭曲为阿窿。

当今高利贷行业,灵感来自宋朝、清朝当铺收息"九出十三归"的经营模式:典当物品十元,放贷者只支付九元,这就是"九出";贷息每月一元,三个月为一个当期,到期就得支付十三元,此即十三归。九出十三归重利盘剥,"吃水"太深,被昔日生意场上,视为不顾人死活,因此,生意人若被称为九出十三归者,就是为图暴利,不讲道义的人。

上世纪70年代,大马大耳窿的放贷活动逐步成形。当年,云顶赌场有大耳窿向赌客"放数",由於逼债严厉,加上身怀巨款,其中一名大耳窿被劫杀时,遭凶徒割下耳朵,作为对大耳窿的愤恨宣泄,从而让警方调查时识别死者的身份。

大耳窿行业近年来在大城小镇迅速扩张,在吉隆坡,电灯柱、树身、路牌都张贴诱人显眼的借贷广告;大耳窿雇请专人向商店、住宅或汽车投下可轻易贷款的联系名片。但都没有受到执法当局按图索骥严厉取缔。这种姑息养奸,促使放高利贷形成集团的模式运作。不懂我国国情者,还以为我国温情满人间,到处都可以借到钱。

对於那些逾期未还者,大耳窿施加惩罚利息,在利滚利的重压下,没法支付者会面对大耳窿动用人马往其住家泼红漆,作为敲山震虎的鸠收手段。通常,借贷者的家人承受不了惊恐,都会筹款来消灾解难。过去,虽然有人举报大耳窿无所不用其极收债,但是,有关当局都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心态看待借贷关系,漠视了暴力的行为不断滋长。

最近,好奇的警方人员误打猛闯,揭露大耳窿将欠款人禁锢在自设的牢房里的黑幕,其实并非新鲜事,而且,也不仅仅有这么一个牢房。当今高利贷集团竞争剧烈,烂账也相应增加,因此,除了传统上泼漆骚扰,喊打喊杀之外,也都提升镇慑手段严惩借钱后躲闪的人,黑牢於此而设。马华的张天赐自言於去年十一月接到多宗投报,并且也通知警方刑事组高官,为何当时就没有爆发黑牢的事件呢?耐人寻味。
江作汉部长养尊处优,竞然促请人们莫向大耳窿借钱,应该转向银行或金融机构。这等於劝告贫病交迫的人应到一流的医院就诊一样。跟大耳窿建立借贷关系的平民百姓,都不具备条件即时能向银行得到贷款。绝大多数的人都暗骂大耳窿是吸血鬼,但是,当他们能从大耳窿借到钱一解燃眉之急时就感恩戴德。殊不知,借高利贷就如喝海水,越喝越渴,双脚栽进泥巴,越陷越深。

前警察总长丹斯里巴克利曾以铁腕整肃横行廿余年的跑马机赌博活动,使它销声匿迹。如今若要打击大耳窿活动,胥视执法当局的决心。如果一场补选需动用数千人警力,或随时出动数百警员去镇压非法集会,把这些精力用以收拾日益猖獗的大耳窿活动,已足够为警方扬名立万。

2-6-2009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

3 comments: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恭喜前辈成功发帖了,欢迎加入部落世界。

以前辈高人的底细,红遍网络只是迟早问题。

Grass said...

看到大耳窿将欠款人禁锢在自设的牢房里的新闻和相片时,心头震撼非常大。真是无法无天呀!

Fairnation said...

马来西亚的大耳窿又何止九出十三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