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ne 2009

蔡细历前有拦路虎

在马华落寞无奈的蔡细历医生却在国阵行情看涨,由首相纳吉委以国阵协调总揸职位,专司看顾民联执政的州属,施法扭转乾坤,以及关注柔佛和森美兰州的政情民心,以免来届大选沦陷。

蔡细历遭受当权派挤兑已是新闻常识,马华老大和老二在狭窄的空间里成为两个对峙的个体。这种情势如果延烧下去,只将拖累马华的威信。纳吉为蔡细历另辟路径以减缓他与翁诗杰的矛盾,并不能消弥翁、蔡之间的宿怨,什么"一笑泯恩仇",不过是拿古人的话来忽悠群众。翁诗杰其实不必迫不及待自称举荐蔡细历出任总协调来点缀自已的美德,因为他曾狠批能与马华团队之内合作无间,唯独不能跟蔡细历合作,此外也曾指桑骂槐,影射有道德污点者不能漂白,而蔡细历正好能"对号入座"。假如翁诗杰自诩玉成蔡细历在国阵的职位,犹如他的口水可以漂白污点,这对他坚持的道德价值观无疑是贱价抛售。

有一名家曾说过:"不要把痰吐到井里,谁知有一天你口渴了,还要回到这口井来喝水。"。在政治圈,把话说绝了,就如回头喝下自已污染的井水。再说,按照比例原则推论,没有官位的蔡细历曾与首相商议三次,身为党魁和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和首相会谈两次,人们宁可相信纳吉主动在先,与蔡细历谈出了结果。翁诗杰或许只是礼貌上被"照会"而已。

蔡细历一时之间已经被捧为是可以直达天听的钦差大臣,但是,要重夺国阵的旧山河谈何容易。民联在308大选就如黑暗中咬黄瓜,不知头不知尾大有斩获,民心思变的狂潮已经令国阵拿不出可以扳倒民联的善策,目前只能逐步消炎缓痛来讨取民心。蔡细历要在国阵成员党之间游走,结集谋略反攻,他的权限将决定他的成败,他能否获得马华当权派同心同德的配合,也是疑问。马华倡导的终生学习运动发挥淋漓尽致之处就是内斗内行,外战外行,历届的权力斗争使党的凝聚力散痪,也令指望马华有所作为的华社渐渐失去信心。

蔡细历应可预料会受到党内的制肘,防范他通过总协调这个职位伸展他在党内的影响力。任何政党任何时候,党员都会对拥有高职的领袖格外殷勤侍候,领袖也可藉机拢络各方势力增加政治筹码。蔡细历当前虽非拥有官位,但是,一旦总协调的运作机制可以凌驾马华领导层的功能,蔡细历政治股价就会水涨船高,而他面对党内的刁难堵截也将会令他举步维艰。

不过,老谋深算的蔡细历会绕过阻难把总协调的职责展现得让人刮目相看,以本身的实力来证明马华不能做到的他可以让首相点头称是。纳吉已深知马华根枝的腐朽必定破坏国阵这棵大树,正副首相登位后微服出巡,深入民间与华、印社区互动交流已无须依赖马华从中布署和参与,此举或多或少反映出巫统已估计马华在华社的政治行情的低落。
蔡细历一度爆料,民联伸出触角要他过档,如今他受委国阵总协调被视为对他的安抚。这份安抚昭显出被视为马华负资产的二号人物反而受到巫统的赏识。蔡细历今后未必能安枕无忧,他的前路总会面对拦路虎从中作梗。

30-5-2009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