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6

行动党只剩下孬样


刚被巫统逐出党的慕克力征求网民意见,是否认同与他同一命运的慕尤丁, 再加上遭冻结党职的莫哈末莎菲益,另起炉灶组织3M新政党。公正党与诚信党释出善意招手,至今还不知沉默是金的3M作何选择,但行动党似乎不想多个香炉多个鬼,不动声色弃置这个机遇。

按照行动党多元种族色彩以及立党以来无法招揽到马来人加入的长期弊痛,能顺手招揽重量级领袖一振党威,将有利于林吉祥以巫统打倒巫统的策略,更能配合敦马加剧倒纳吉的步伐,然而,行动党上下静观其变,一再反映出火箭的格局仍然划地自牢,为林吉祥和林冠英巩固党权不受外来因素影响而防范,因此,行动党要结集多元种族缔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只是违心之论,要落实多元还得等牛年马月。

行动党未把握机会招揽双慕,也就分别放弃慕尤丁和慕克力在柔佛和吉打的残余影响力,虽说他俩失去了巫统的风光,但毕竟在年余后的大选仍有声势上的助力。然而,邀请双慕之后要如何安置他们的职位,相信林氏父子把行动党当作家产操控,绝不会让利拱权给双慕。而双慕在投靠各政党之间,也不会首选火箭,因为该党尽管宣导多元种族色彩,但在斗争上仍然充斥种族主义已被马来社群定型,双慕若加入等同自断政程。

在砂州州选和大港及江沙双补选泄气之后,行动党要如何振顿党威确实摸不着路。过去炒作1MDB、政治献金、消费税等课题,由于再无新意,人民开始觉得是疲劳轰炸而厌倦,尤其是纳吉见神杀神,把有关议题逐一清理,虽然许多疑问仍留下尾巴,但反对势力看来也找不到更大的进击力。

此外,林吉祥抛下历史仇恨与敦马合力推动人民宣言,矢志推翻纳吉的政权,对华社而言犹如认贼作父,这做人原则可以不顾耻辱地超越底线,已使华社对行动党引以为“奸”而失望。林吉祥倾注了人格和党格,此次可算是老猫哓烧须,它既不能号召华社共同举事,又让马来人认为外力干预巫统而动摇马来人的既得利益,如今里外不是人。

行动党现在使出乱拳混淆民众视听,在槟城举办的一场辩论会,行动党行政议员林峰成面对民政党的梁德明,以对争议涌现的海底隧道和第三大桥计划存有猫腻越辩越明。但不知道是林峰成的素质有问题还是不敢面对责任,有问不答,反而指责起哄的听众愚蠢,制造紧张混乱的局面使辩论会不欢而散,完成行动党所渭要让人民“拥有知情权的任务”,而实则是做一场歹戏。

行动党至今能表演的戏码不多。前一阵子,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痛斥“行动党猪”,但碍于恐惧,林冠英至今不敢兴师问罪。彭亨州宗教师阿都拉曼指行动党是敌对的异教徒(较后他澄清未针对行动党),林冠英连忙把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拉下水,要他表明立场。宗教师若是针对行动党,那就由林氏父子担起反击之责,而向马华拉帮结派以壮胆色,看来这个党面对马来人的挑衅時,只剩下孬样。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6-2016

28 June 2016

公投脫欧和行动党公投脱盟

 
英国全民公投以52%多数退出欧盟,即时引发世界上一系列国际金融和经济动荡,并将面对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困拢。多数人预测公投脱欧难成其事,但是却成为事实,以致忧心忡忡的英国人想力挽狂澜,350万人联署要求重新公投再表决,脱欧变成脱线。

许多群众变革运动,起初都是追随亢奋激昴的情绪,被喂养种种口号而全情投身,参与者都以为是创造历史的英雄而不计后果。像阿拉伯之春的革命,当年翻江倒海成就了一些人,如今却由人民饮下岁月的苦酒,回头太难。

英国人脱欧显然是受情绪所左右,并非很明确知晓退欧的历史和前景的利弊,其实在做出决定时是盲目的。谷歌(Google)在脫离欧盟之后,发布英国人搜索数据,其中5个问题竟然是:1,脱欧意味着什么?;2,什么是欧盟?;3,欧盟有哪些国家?;4,脱欧之后会如何?;5,欧盟有多少国家?。

上述的捜索查询在在显示,不少人是在一呼百应的激情下先脱欧再去了解背景及追问本身所做决定的轻重得失。民主的确是好东西,好到可以任性而由每个人分摊责任。现在,民主也容许人们翻盘,要作第二次公投决战,但主张留欧派正享受胜利的蛋糕,绝对会以走了一回民主程序回拒这项诉求。现在欧盟的任何成员国不具备英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条件开展这一公投。民主的滋味如何,深尝自知。

英国首相卡梅仑处在乱世下引咎辞职,计划在10月党选推举新任新首相,由他启动料理脱欧之后的繁杂任务。但是,欧盟其他28国面对这场浪涛汹湧的冲击,长痛不如短痛要英国即时落实脫欧,免得其后遣症不断发酵拖累了欧盟。因此,如果卡梅仓按照计划10月才正式脱欧,未来的动荡仍有不可预见的变数。

我国在野党自阿拉伯之春的颠峰期推崇两线制和改朝换代。民联在2013年振奋地要夺下布城的中央执政权时,人民特别是华裔选民涌现狂热而不思量民联是否具备比国阵有更好的条件执政。虽然在野党执政的州属存有贪腐现象,但都认为与国阵比较是小巫见大巫,劝诫支持者以“大局为重” 稍安勿躁。其中伊斯兰党要落实伊斯兰国目标和推动伊刑法,行动党抱持苟且的态度,要进入布城再说。如果民联在505得逞,行动党在上届的大选公投就如愿以偿,如今已达到卖族求荣的大业。

林吉祥藉势藉端,引据英国脫欧借力打力,指这是对砂拉越和沙巴脱离大马的催化剤。林吉祥最近已成为不折不扣的“多言化” 政客,在政治局势上凡事只求多言而不求原则和实效,总是今天的我否定昨日的我,毫无章法。比如与马哈迪拥抱拯救大马只是泛泛之谈,纯粹满足个人的“多言化”。

如果林吉祥对脱欧公投甚为推崇,在目前希望联盟四分五裂的危亡时刻,行动党必须举办党内公投,对雪州政权仍有伊党掌职表决是否退权,以展现彻底抗拒伊刑法的决心。再来,就是对所扶植的诚信党公投脱盟,因为该党也是以建立伊斯兰为治国目标。只有行动党敢敢有此公投证明已洗心革面,才有资格向华裔要票。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6-2016

23 June 2016

穆勒若没脑,冠英呢?


专冶理航空业奇难杂症的德国专家克里斯托夫穆勒,隐有忿怒谢辞马航高职。最近发声无法忍受职员睡懒觉、采购时比实际价格贵得惊人,和公司内存有裙带关系,使他动念裁退2万名员工中的6000人。

穆勒去年受委为马航首席执行员,领导马航重组计划,今年4月以私人理由呈辞,于9月卸下首席执行员与董事经理职位。一个人不想干了无牵无挂, 唇舌也坦白率直。

穆勒为马航兴革自陷绑手绑脚脚团境,形容:“救护车在医院外转圈子”,却没把病人送入急诊室抢救”。剖析马航的转型求存还处于半生半死的状态,这也许是他一心求去的主因。

但他的评议却受到选择性的驳斥,大马空服员职工总会听来很刺耳,指责穆勒不会入乡随俗,不瞭解大马工作文化,间接为马航员工说项脱罪,令睡觉文化有理没理的争论成为热议。而上班时间可以睡觉怎会是各领域所认同的文化,上述职工总会至今说不出文化渊源,只是偏帮之下的胡扯斗嘴。

穆勒提到的“睡觉”,其实可以泛指马航员工不在状况,由于员工数目过多无所事事缺乏生产力,造成庞大的开支负累。因此,裁退6千人是要马航减轻负担后重新出发。但是,经不起批评的人只往睡觉营钻,指穆勒不懂得思考。穆勒暗示,马航内部存在贪腐问题,以致供应链过度膨胀和过度昂贵,打击马航的竞争力,包括从供应商那里所采购的物品都要比市价高出20至25%。

槟首长林冠英以“没有脑”(无知),来形容慕勒和交通部长廖中莱。林冠英向来以民粹主义煽情而博得市井小民的好感,其断章取义也为不应该因为一些人睡觉而一竹竿打全船人找到藉口,坦护牺牲6千人的就业机会变得很有智慧,但只朝睡觉独沽一味说事才是没有脑。慕勒大刀阔斧为马航的臃肿切割多余的脂肪才是企业管理的重要手段,绝对不是因为单纯发现停机库有人睡懒觉而狂烧怒火。

马航採购上买贵货应是其中一项连年造成亏损的弊端,而这些行之有年的生财之道,就必需以裙带关系互相罩住彼此的利益,才能长期蛀米。但林冠英不从大局思量,真正没有脑正是这位讲话多过用脑的首长。

回溯2011年11月,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发表公务员“特别瘦身计划”,建议把120万公务员要减半,当时获得佳评,主要是人民对公务员的工作效率散慢发自内心的怨气而产生共鸣。当年,这位曾投身企业界的政治新秀也许自认高明,但语音未落迅速收回这项创见,只因他从政尚属稚嫩,没有考虑到触怒120万公务员手中的选票。当时,林冠英也没有谴责他的同僚“没有脑”,而真正有脑的政客才会躲闪这个敏感课题。今年公务员已达169万之数,相信潘俭伟即使发梦呓也不敢去想“特别瘦身计划”。

因此,林冠英确实有脑,但批评穆勒没有脑并非等于脑袋好使,一州之长政治干预私人企业的变革,已把脑筋用在没脑的课题上,变成了智障。
中国报  放眼江湖  23-6-2016

21 June 2016

行动党双连败


江沙和大港的国会议席补选的三角战中,巫统左击伊斯兰党右掐诚信党,以狂风扫落叶的凌厉之姿狂胜,折射出首相纳吉面对1MDB、政治献金和消费税等等责议课题的毒素已逐渐稀释。经验说明,政治争拗若不能在一个月之内掀起反风绊倒对方,进击力度必将式微。何况,反对党就同样议题攻讦纳吉的国阵政府已年余,还是环绕在旧有的套路喋喋不休,再也激不起震憾。此外,朝野政党也摸透处理丑弊的的方式,即理由多多来补漏,加上脸皮够厚打长战就可以渡过难关。

当前,过不了坎的是前首相敦马哈迪推动的人民宣言倒纳吉的运动已被双补选的成绩卡住。敦马希望补选作为对纳吉的公投,林吉祥也期待这是纳吉声望的指标,但两人都因此自招耻辱,因为他们一厢情愿的设想已落空,而尴尬之力就像一股暴风雨袭击他们的颜面。

此次补选也证明,即使巫统存有贪腐的诟议,但选民还是选择能解诀民生的国阵。伊党从民联断盟之后单打独斗,只能靠乡区马来选民为基本盘,这股势力不容小觑。由于哈迪提呈私人法桉为伊刑法铺陈,使华人不再像以前被行动党牵着鼻子走,而此次是以忧患意识弃置伊党,这也说明行动党过去壮大伊党可从选绩得票获得印证。

刚起步未一年的国家诚信党,在大港则以以707张票超越伊斯兰党,但伊斯兰党在江沙的得票数比诚信党多801票,平分秋色。这两个以神权治国为目标的政党,其实只是彼此争一口气而加入选战,对打倒国阵却缺乏信心。诚信党对初试啼声而拥有一定的市场引以为荣,如果不是行动党倾巢而出助选和公正党发挥影响力,诚信党是独木难支的。

希望联盟至今还拟不出铿锵有力的联盟政纲,三党在互不约束的情况下各自表述,存有鬼打鬼的嫌隙,其散痪的体制无法笼络民心,这也导致希盟的竞选策略无法集中精力对抗国阵。

双补选也反映出过去排斥国阵的华裔选民回心转意,比起505大选约15%的选票,此次回流约35%。这个取向传达清晰的讯息,华社对伊刑法和伊斯兰法的扩张引以为戒,希望在国阵里的马华和民政党能藉此捍卫世俗宪法,如今35%的票数虽可作为指引,非穆斯林应可增加更大幅度的选票宣示抵抗来犯和维护既有的权益。

行动党在5月7日的砂拉越州选举蒙受挫败之后,如今尽其全力为诚信党武装起来又再败北,可说是双连败,说明火箭隔空放炮的竞选技俩已不能像以往一样迷惑群众。红豆兵在网络上咒骂选民不知好歹心倾国阵,其言之毒与行动党人的叼嘴恶舌一脉相传。但是,希盟能在未来大选靠着舌头能迈向布城吗?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6-2016

16 June 2016

刘镇东有胆色与颜炳寿再辩吗?



“没有在补选将选票投给正确的人会遭天谴”, 这狂妄之言出自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把一切都交给上苍裁诀,也是伊党一以贯之的神权治国精神,稍安勿躁。

但是,诚信党江沙国会补选候选人,退休的大学教授阿末达米兹对选民说:“你不选我,就去面对阿拉!” 这就是挟阿拉之名威胁非穆斯林选民。他也许要应对哈迪的天谴之论,而在宗教信仰上一拼高低,但这位被行动党尊奉为开明中庸的诚信党候选人,即使穿上橙衣始终露出伊党的青馅。火箭中人不敢对他偏激的言行有所诟议,这也力证行动党被伊党劈腿之后, 另结新欢扶植诚信党推动伊斯兰化,所言非虚。

在大港,诚信党候选人阿兹哈表明对伊斯兰刑事法没有个人立场,而是以党的政纲唯马首是瞻。该党主席末沙布迎战补选期间推崇伊斯兰法创造幸福和快乐,不言而喻就是立场。末沙布被火箭吹捧为开明派领袖,但去年未叛离伊党之前,全力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此外,阿兹哈也估计他的胜算仰赖70%中的30%马来选票,以及他相信行动党助选下可吸纳80%华裔选票,於此,行动党对助长伊斯兰化的罪责难甩。

伊党被视为由行动党养壮的政治鳄鱼,而今与火箭分道扬镳后背负助纣为虐, 出卖华社的罪名。但该党伊斯兰理论专家刘镇东曾说过,伊斯兰刑事法是马华制造用以恐吓华裔的伪命题,也说过,民联三党必须达致共识而点头才能落实伊刑法。而今哈迪阿旺提呈的私人法案为伊刑法铺路,根本无须火箭点头就被砍了头。

刘镇东以伊党於2008年赢取23个国会议席,2013减少至21席这个数据,作为行动党没有扶持伊党的“证据”。但曾於505之前与他公开辩论的马华回教法律与政策专案组主任颜炳寿挑战他辩论,以对这个伪数据抽丝剥茧。

行动党当前只能选择片面和有利的数据为本身漂白,这是典型醉客所为。多数酩酊大醉者脚步凌乱时都抱着街灯的柱头,不是因为需要灯光的照亮前行,而是要支撑本身揺摆的身体。而利用数据强辞夺理混淆视听常是政客抱着灯柱的强项。

颜炳寿挖旧底,指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本身在2013年11月宣称,伊党在西马各州属,皆有国或至少有州议员,已是全国性政党,这是行动党林吉祥自己说的,刘镇东是否不认同?
“刘镇东在居銮马固打州选区的伊党竞选伙伴,在他的扶持下,拿下了近85%的华裔选票,就是铁证。”

他也对刘镇东挥鞭,鞑伐伊斯兰党和巫统过去在华裔选区的对决中只能赢得20%的华裔选票,上届大选却能从巫统手中抢获80%的华裔选票;正是因为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为伊斯兰党漂白,才会让过去对伊斯兰党存恐惧的华裔选民,特别是老一辈的华人把手中一票投给月亮。

因此,但看刘镇东之流的行动党人既然死不悔改,这场争拗仍需由他接受颜炳寿的辩论挑战才能厘清眉目,如果刘镇东胆怯避战,那些口沫横飞的其他领袖,谁有种上阵为行动党的历史罪责担起漂白的辩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6-6-2016

14 June 2016

诚信党与伊党一样的月光


在618的江沙和大港的双补选,虽然是由巫统、伊斯兰党和诚信党的马来人穆斯林之战,但因两个国会议席分别拥有24%和31%华裔选民可左右大局,行动党和马华卯足全力助选,以替本身的阵营扬威。

敦马哈迪不离老调要推翻首相纳吉,把两场补选硬说是对纳吉的公投。但更贴切的是,它也是对行动党在伊斯兰刑事法助纣为虐,由华裔选民以选票教训火箭的公投。此外,行动党刚於五月的砂州州选蒙受挫败,正需要两场补选为该党洗刷耻辱。

林吉祥在补选战中避开伊刑法令该党处於挨打的窘境,但炒作1MDB和政治献金这盘烧焦的冷饭,就像泼妇唠唠叨叨的令人不胜其烦,对选民无疑是精神疲劳轰炸,激不起反心。由於行动党找不到进击国阵的新课题,又走回老路向马华开刀。

行动党早已统一口径要马华吃死猫,即对巫统放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私人法案,负起未能制肘巫统负起全责。但火箭也许顾虑到会受到马来社群的反弹,对巫统和伊党却不敢开足炮火猛击。一个拥有37位国会议员的最大反对党,对只剩下7个国席的马华痴痴纏斗,行动党五十年不变的以华制华,至今未思长进。

行动党与伊党断绝交往后,扶植由伊党分割出来的国家诚信党。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指两党的政治基因相同,都是以落实伊斯兰法包括伊刑法为终极目标。但是,曾为伊刑法护驾的陆兆福指责廖中莱的言论“无耻”。行动党若情真意坚反伊刑法,就必须解释以下不忍卒睹的事实:
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於2005年6月15日,当时身为伊党第二号人物,在吉兰丹哥打峇鲁的一项集会上声明,从以前到现在,没有人一个拒绝伊斯兰法。他全力支持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以修改355法令,号召群众加入伊斯兰党共襄壮举。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当时感叹民联领袖应珍惜“一生只有一次”的时机,不能为了伊刑法,错过执政中央的良机。换句话说,其潛台词是“按下不表”,要入主布城后才为伊刑法“再造辉煌”,这就是人们所理解的为虎作伥,姑息养奸。补选在即,陆兆福却表示诚信党开明,与刘镇东把伊刑法胡扯为伪命题欺骗华社一样的无耻。已故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曾极力反对伊刑法,但被党内领袖挤入墙角界定为个人言论。这就是火箭支持神权治国的隐议程。末沙布此次表明“伊斯兰法可以带来幸福”,但火箭不敢抗议,这种沉默就是容许诚信党的伊斯兰法蓄势待发。

华裔选民此次投选上左右为难,对巫统累积了长期之怨,对伊党心生恐惧,对诚信党的橙色外衣包藏着青色的基因忧心忡忡。因此,只能权衡孰轻孰重,选择哪一个政党的宗教色彩较为中庸为对象,如果採取消极和抗议态度,则可能投废票或弃投。一项网媒调查显示,国阵是无可选择的唯一选择,希望联盟的政纲至今痪散乏善可陈,对诚信党难寄以厚望,对单打独斗的伊党更应引以为戒。

华裔若弃置行动党扶植的诚信党,将能明确表达对诚信党散发与伊党一样的月光产生厌恶,让行动党惊醒,若陶醉在80%华裔的支持度是不带脑的,而必须重新思考未来的路向,而非靠欺瞒度日。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4-6-2016

02 June 2016

豢养别人的走狗咬自己


伊斯兰刑事法潜在的危胁,已逼使马华、民政和国大党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巫统协助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议案於10月在国会过关,廖中莱恫言将与另二位部长和四名副部长辞掉官职,马袖强和苏巴马廉也将采取相同的步骤抗议。

哈廸的议案将加强伊斯兰法庭的惩罚权力,虽不具备伊刑法之名却行伊刑法之实。虽然只在吉兰丹“初试啼声”,但这个缺口一打开,借尸托魂的伊刑法就会寻找适当的时机逐步流向各州滋长。当前各州实施以伊斯兰精神和教义的行政指令多数由丹州鸣枪,巫统为了与伊党竞争宗教的虔诚度以拢络马来选民,不断奉陪。而这些措施也间接影响非穆斯林社群的起居作息。所以,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危机意识正冲击非穆斯林的忧患神经。

副首相扎希保证只在丹州实行而不必恐慌的劝告缺乏说服力,因为宗教的力量一旦被摆置在敏感地帶,个人或是政党难以阻截这股激情,尤其是伊刑法被视为上苍的法律,一旦掀起热潮,穆斯林只有唯命是从。因此,有关法令一旦扎了根,势必摧毁固有的世俗宪制,两套刑事法律将分裂人民并产生不堪设想的对立和矛盾。
多数人指责巫统是哈迪法案的帮凶,而未把矛头指向伊斯兰党这始作俑者,主要是伊党立党以来开宗明义宣示要创建伊斯兰国的理念此情不渝,而它在丹州历久不衰地执政已证明宗教的号召力拥有一定的市场。人们只好在伊党影响力之外的州属防堵伊党的渗透,以免伊斯兰国借势而起。

在2004年的大选,由於敦阿都拉巴达威的效应,国阵以秋风扫落叶之姿赢得亮丽战绩,当年马华其中的致胜之道就是猛轰伊党的断肢法。但在2008年,国阵被胜利沖昏头脑,对打腐肃贪不当一回事而遭民联围剿而失去三分之二议席的执政优势,而马华对断肢法掉以轻心也让伊党崛起。主要是由行动党替伊党的宗教治国的立场涂脂抹粉,从而壮大了伊党的政治版图。

为了改朝换代,民联应运而生。行动党押上两注,期望公正党和伊党的势力能取代巫统执政而自愿为跟班。这时期,行动党为了从伊党的马来人选票借力,其秘书长林冠英与哈迪阿旺联合签署协议,认同伊党有权力以自己的方式为信仰和伊斯兰国理念斗争。

这份被网络狂炸的“走狗卖华”文件中,表明伊党和行动党之间的大同小异的分歧只有百分之五, 九十五巴仙毫无疑义。於此,行动党人肆无忌忌禅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直到与哈迪断交之后,这首歌曲仍是火箭的经典肉麻和自耻。如今,行动党在民联消亡后另組希望联盟,培植从伊党叛变而另起炉灶的国家诚信党,再次证明行动党必须仰赖马来人宗教特性的政党苟活求存,不惜宁为臣奴。

可笑的是,行动党推销诚信党的开明不堪一击,如今该党主席末沙布的立场是,始终相信伊斯兰法“把幸福快乐帶给所有人” ,认为可以解决人类的问题。这么一来,行动党於一年前赶走伊党这头虎,如今迎来一只狼共枕纏绵。

行动党促请马华针对巫统放行哈迪阿旺法案退出国阵,按照抵抗伊刑法入侵国社应表现的赤胆忠义,行动党则必须与诚信党划清界线退出希盟,林冠英也应在槟城驱逐伊党坐拥的官职,行动党也应退出雪州的联合政府,因为这里伊党的存在。问题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严以责人宽以恕己,玩弄和扭曲政治课题的强项几乎能把湿水大炮轰响。

华社到底会否对伊刑法醒悟,也许长期受到迷幻药的影响而精神散痪,至今还豢养别人的走狗咬回自己。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2016

31 May 2016

捍卫宪法 教训巫统伊党


巫统主席纳吉让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轻便地僭越国会殿堂提呈私人法案是一种共谋。修改现有的《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案,赋予伊斯兰法庭更大权力来对触犯伊刑法的穆斯林作出裁决,就是为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奠基。只要吉兰丹开跑,全国各州便可在政治需要时,引经据典采用。

国阵成员党一致的研判是,它将动摇世俗法的体制,使我国多元色彩的架构因一个宗教追逐的自由而侵蚀其他宗教族群的自由,导致宪法崩裂。伊党的口头禅向来专横,认为非穆斯林无权对穆斯林干预,这也含盖即使伊斯兰国精神下的措施运作也不可置啄,也就是由伊党以一教之尊统治其他族群的宗教和文化习俗。

首相对马华和民政奋力抗拒,认为是最大的误会。然而,哈迪提呈的法案若与丹州议会所通过的伊刑法法案等量齐观研读,就是往伊刑法跨出一大步。

伊党自从在丹州建立桥头堡之后, 巫统与伊党在宗教上竞争, 以实施伊斯兰化的虔诚争取马来人的支持。但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始终对伊刑法的态度模稜两可,唯恐引起其他成员党的不满。这次哈迪的私人法案,其实是通过障眼法赋予伊刑兰法庭更大刑责令伊刑法变相成胎。
纳吉面对1MDB丑弊、遭受敦马猛踩及在野党要推翻他的领导,唯独哈迪阿旺的权威治党对他宽容不究。纳吉开后门让伊刑法播种,显然是要报答伊党的“不杀之恩”。但纳吉个人盘算以及巫统的乾纲独断也许低估了国阵成员党的智慧。在伊刑法这大是大非的关键上,如果其他族群政党领袖继续迎奉巫统的一言堂,他们势必在党内外遭到唾弃,於此,群起反伊党反违宪之外,也掀起对巫统施压的汹涌浪潮,令巫统始料莫及。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身先士卒,恫言以维护宪法为要,若十月的国会通过上述法案,将以辞掉部长的官职以展现政治气节,马华另两位部长魏家祥、黄家泉和四位副部长李志亮、蔡智勇、周美芬和张盛闻也加入辞官以明志的队伍。国大党主席苏巴马廉也与马华同一步伐。此外,沙巴人民团结党主席佐瑟古律警告,若联邦政府不知悬崖勒马,沙砂两州人民将採用“自己的方式” 表达不満,其中的途径就是东西马分家。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经为伊党的伊刑法推销无害论,直判此法只适用於穆斯林而不会对非穆斯林造成威胁。他於2013年与哈迪阿旺签署协议,认同伊党有权力以自己的方式为信仰和伊斯兰国理念斗争。而当时由哈迪的代表,在林冠英的伴随下唸出:伊党和行动党之间的分歧只有百分之五, 九十五巴仙毫无疑义。根据这脉络,行动党在大选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呼唤选民投选伊党。一些伊党领袖也以行动党的热情解读坐火箭上月亮,是行动党依附伊党后感召华裔的向心力。

然而,此次伊刑法延烧宪法,行动党主要领袖顾左右而言他。林吉祥要马华民政对巫统施压,收拾放行私人法案的巫统领袖;林冠英则挑战马华民政退出国阵。但林冠英对多年来扶埴伊党的嚣张完全沒有歉悔,只是胡乱耍嘴皮混淆视听。实际上,在关系到非穆斯林权益受到侵蚀的危机上,行动党应抛下过去哗众取宠的套路,一起纠正伊党和巫统的勾结,然而他们选择混水摸鱼。

廖中莱已发动人民运动,结集华社的力量向有关方面展示反伊党刑事法的决心。这个重担由只有7位国会议员的马华扛起,而拥有37位国会议员的行动党,坐收超过80%华裔选票后无所事事,弱弱一问选民:你的心情如何?

星洲日报  纯属主观  31-5-2016

28 May 2016

伊刑法这头狼被养大了!


国阵政府在毫无预警下,放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伊刑法私人法案进入了国会殿堂。它潜存侵蚀固有世俗体制和宪法危机,将使非穆斯林社群大难临头。现有的222名国会议员有138人是穆斯林,只要111人支持通过就如洪水决堤。

这项法案,哈迪要求在10月国会下议院复会时才辩论和表决。这个非常危险步骤踏出第一步,将改变国家的精神面貌,对非穆斯林的生活习俗和权益,无疑是紧箍咒。巫统为了巩固政权,看来将以马来人和宗教大团结为由促成此令,抵禦来自希望联盟三党声势的进逼,巫伊暗中勾结把持了绝对优势。

伊党的国会议席在反对党中位居末席,但对马来社群特别是乡区具有深厚的影响力。505大选,行动党策动改朝换代,壮大了伊党从而使伊刑法展翅高飞。伊党数十年如一日,把伊刑法作为创建伊斯兰国的主轴,马华曾警诫华裔选民,替行动党扶持伊党的后果不堪设想,但被嘲讽为一种恐吓。如今,狼来了,华社即使想抵抗也能力不逮,才知道自己是迷途羔羊。

行动党瞒骗华社以及为伊党护驾的言论,不妨作历史回顾:

陆兆福口出狂言,林冠英跟着依附说:“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的。”

林冠英说:“伊党重申伊刑事法不会实施在非穆斯林身上。” ;“支持伊斯兰党以便确保民联继续执政槟州” 。

林吉祥说:“民联坚持世俗立国,不会推行伊刑法。”

刘镇东说:“伊斯兰刑事法是伪命题”;“3党点头才会落实伊刑法”

倪可敏说:“行动党会说服伊斯兰党别呈伊刑法”

当吉兰丹州议会通过伊刑法,林冠英说“Let It Pass first”( 让它先通过),已经说明行动党自2008年与伊党的结盟根本无法管控伊党的作为,但是,行动党不惜抚慰和欺骗华社为伊党争取选票,今天造成伊党的飞扬跋扈,火箭助纣为虐居功至伟。

行动党虽然与伊党关系决裂,但已无法弥补华社因相信行动党为伊党做保带来的伤害。林吉祥於90年代与伊党在替代阵线时期,因伊刑法造成火箭大选时惨败而脫离替阵,但为了政权再度与伊党苟合,哄骗超过80巴仙华裔选民相信伊党,前景光明而且安全。

林冠英斥责巫统和伊党为捞取政治利益而共谋,但他可曾想过,就是他培植了伊党,把鳄鱼养壮了才有今天的危机。而如今把责任推给只有7个国席的马华,那么,华社应是瞎了眼养了无可作为的37名行动党议员。

大港和江沙两场补选即将开战,约30%的华裔选民应痛定思痛抛弃伊党,以及由行动党助选的希盟候选人,这个时机拿出愤怒的投选态度,将可灭一灭伊党的焰气,也教训行动党欺我华族卖我华族应得的惩处。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5-2016

26 May 2016

双补选令民心崩溃


面对大港和江沙的双补选,由于受到伊斯兰党斩钉截铁要出战的牵制,希望联盟理事会二度展延研讨候选人会议,避免一旦敲定由谁上阵无可转折地与伊党冲突。希盟三个政党各自敲打战鼓隔空逞强,无法达致由哪个党迎战巫统的共识。

希盟各自盘算,其中以放弃补选的行动党的意见一时风一时雨。火箭老佛爷林吉祥最初建议由前首相敦马哈迪选择一个战区,以配合拯救大马的旋律。但老谋深算的敦马谅不会为一场补选重出江湖,因为孤身打进国会也人微言轻,万一在补选中落败不但晚节不保,将证明本身的威望不足,要继续推翻首相纳吉的大业将自贬号召身价。

林吉祥也以军师的姿态预测,如果伊党上阵将以5千票惨败,这是按照行动党不支持伊党的情势下,华裔选票撤投所作的估计。因此,潘检伟代表行动党宣示立场,主张由诚信党出战。行动党培植了与伊党对着干的诚信党,自然必须义气相挺,至于胜算就不作为主要考虑,只要票箱反映有大多数的华裔选民在行动党的呼唤下投给诚信党,即可告慰。毕竞,诚信党只是新雀,要与伊党和巫统争夺马来人选票的能量还差一大截。

行动党虽有此授意,但立场飘忽不定,随时会转换。该党默许公正党与伊党协商,也就有可能拱让一席由伊党出战,而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抢先在大港指挥补选战事,看来有意染指一席之地。若两党圆融分配成功,也就吞掉诚信党的出战权。诚信党势不低头硬拼,两场补选的三角战就势所难免。

这两个选区在旧有的民联架构下是伊党传统的地盘,但如今关系决裂,谁也不需要给对方面子。然而,伊党的强悍作风,却镇慑住希盟三党。其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怒吼,宁可要巫统牛也不与行动党猪为伍,直令行动党上下不敢为党的尊严反击,哑忍这一奇耻大辱。可见得,行动党掩不住对马来政党的奴性,但对华社党团却嚣张跋扈的作态。

阿兹敏虽曾受伊党恩惠,但为了巩固党内权势不得不强取大港的补选权,因为可藉此一胜建立本身的威望,以期取代蹲狱中的安华的地位,成为希盟共主。这位城腑甚深的州务大臣看来已抛弃安华而不听使唤,安华最近在狱中手写八页苦情书的批判虽未点名,但意有所指阿兹敏乖离公正党的斗争路线,尤其是与敦马推动动的救国倒吉的“人民宣言” 越跑越近,既有甘心被利用之诟,同时也勾勒出蓄谋已久,架空其妻女在党内的权势的忧患。但安华的悲情不再获得同情,昔日的烈火莫熄烧了多年已变成灰烬。

补选在即,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突然暴击雪州政府特定人士涉及要钱兼要女色的贪污,这无疑是要替安华打击阿兹敏。拉菲兹向来以揭人弊端为政治手段,以前联手干掉前大臣卡立,如今故伎重施。双补选衍生公正党的权力斗争,令各方始料莫及,使阿兹敏领军作战的气势蒙上阴影。但拉菲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势必遭到敌对派系的秋后算账。

希盟三党推举候选人的矛盾重重加上与伊党争战,反对党要与巫统决一雌雄的力度已未战先衰。当前国阵受到诸多课题所纠缠,原本反对党胜算甚高,但却栽在自身的内斗当中。这进一步说明,希盟和伊党要打败国阵,以当前自乱阵脚的窘境延伸到未来的大选,委实让民心崩溃。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