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pril 2014

林冠英有种重覆卡巴星的名言吗?

在行动党叱咤风云40余年的卡巴星走了。对他的遽逝,人们激情、感性的怀缅和哀悼将随风而去。有人以为,一个卡巴星倒了,又有一百个卡巴星起来。这只是自慰式的激励喊话,因为卡巴星精湛的法律专业和硬朗的原则如果这样容易让人取代,卡巴星就没有受到赞颂的价值了。

这位始终如一抵抗伊斯兰党,捍卫世俗法的行动党主席生前的言行桀傲不驯,但很孤独。因为他被朝野政党和群众敬仰拥有的坚定原则,形容他的精神不死,但不死的精神必须得到传承才能有所谓的浩气长存,但党内找不到卡巴星的典范影子,卡巴星始终是我自孤独。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悼词内容,讚颂他一生的成就及实践其对公义、廉正及自由的追求抱负,但没有触及卡巴星反对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锵鈜之声。换句话说,行动党的“政治正确” 是不想自我锁困在卡巴星的遗志中得罪伊斯兰党,以免动摇民联三党的根基。林冠英说,卡巴星离世,“不只让其家人的生活从此留下一个无法填补的空缺,也让全体受他为原则斗争而启发的马来西亚人,在心中留下一个缺口。” 因此,卡巴星的原则和精神,对林冠英而言是人死万事休,谈不上把悲悼中的缺口修固,化成斗争力量。

由於伊党将在六月的国提呈私人法案,在吉兰丹州施行伊刑法和扩大伊斯兰法庭的裁决权,行动党火烧眼眉,林冠英把已故加巴星坚决反对大马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及伊斯兰国的立场,就地取材转化为行动党的立场,以应对当前的窘境。

卡巴星生前的立场,向来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而是“个人观点和意见”。卡巴星经典的名言:“若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也不是整个行动党寸步不退的雄心壮志。除了林吉祥和林冠英不敢正面批判他之外,即使是卡巴星的两位国、州议员的儿子,也没有与父亲的论调同步呼应,因为行动党候选人在大选中仍然需要穆斯林的选票,“政治正确” 是最好躲闪这个议题,以免留下后患。据此,就可以理解行动党其他大大小小的领袖没有勇气做为卡巴星后盾的凄凉。

“若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 是卡巴星抗拒伊斯兰党宗教政策的立场延伸的政治语调,通俗的理解是群众语言。群众语言是因应时局引导群众的激情和共鸣而产生的。无可置疑,卡巴星“视死如归”的喊话,期望在党内一呼百应,但这位英雄只是单飞自飘零。然而,却在华社中发挥了“公信力”。

因为他的立场从不退缩,身为党主席不得不规避在民联高层场合共议宗教课题,尤其是没有直接对着伊党当面表达严正的立场。所有“震撼人心” 的言语都是通过新闻媒体得到了版位,并没有实质的催化力量。为了不伤及和气,林吉祥和林冠英扮演打圆场的角色与伊党媾和,甚至向华社保证民联的政纲并没有置入伊刑法以抚慰非穆斯林的忧惧。如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趁势说,民联三党并没有反对伊刑法的协议,因此,推动伊斯兰化的举措并不是问题。现今的问题是,行动党在505之前种种粉饰太平的“保证”,已变形为保护伊党的宗教议程,证明本身一派胡言,糊弄华社。

民联的网络红豆兵多年来把马华形喻为“卖华” 和走狗,但前总会长蔡细历曾恫言如果巫统实施伊刑法,将不惜退出国阵。如今就要看看既非卖华也非走狗的行动党敢不敢退出民联,以向85% 华裔选民支持者负荆请罪,明确交待。

林冠英既然把卡巴星的立场视作党的立场,就应拿出胆种重覆“若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有此一语,何止是林神,简直是神乎其神。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4-2014

22 April 2014

卡巴星原则之墙倒了!

    

德国哲学家尼采(1844-1900)被誉为是现代极端理性主义的开创者。在《反基督》一书中,独排众议批判基督信仰,指出第一个基本观念是“罪”,牧师和神父是生命价值的伪骗者,他们把自然的、本能的、以及原始的,均视为罪恶。他们轻视驱体生命,而膜拜无声无息的影子 。这是对人与生命的悲观意念。

第二个基本观念是“爱”。他们以为“爱是怜悯”,并视之为道德的普通原则。生命是战斗的,进取的。但是基督教的爱却违反这些自然的倾向。

第三个基本观念为“遗弃世界”。基督徒想从这世界中遁逃开,而乞求一个幻想的来世,这对大自然是一种忘恩负义的态度,我们是大自然的产物,我们的脚踏在大自然的境地上,大自然要我们做一个斗士,做一个创造者,而宗教却剥夺我们奋斗的兴趣以及创适的欲望,要我们成为虚构上帝的奴隶,而使我们放弃作为这个真实自己的主人。“上帝已死” 是他的名句,但不能照字面所述而解释。尼采希望表达的是,上帝已经无法成为人类社会道德标准与终极目的。

尼采生前饱受精神疾病煎熬,住院活了11年才去世。由於他的学说语不惊人死不休,憎恨他的敌对者认为他因行为癫狂至死,甚至有人说他中了梅毒,认为他是反基督而自造孽,而医学界研究他实际上死於肺炎或中风。

后世的基督徒虽然对尼采不具好感,但逐渐不再计较尼采的观点而加剧对他的诅咒。尤其是,基督徒坚信上帝有宽恕的胸襟。

引据这个史例,就得与行动党强人卡巴星在交通意外事故丧生衍开而论。土权组织前副主席朱基菲里对卡巴星的横死,幸灾乐禍指这是上苍的惩罚,因为他毕生力阻伊斯兰党施行伊斯兰刑事法。

朱基菲里的狂妄,遭到穆斯林抨击,认为他的言行有损穆斯林的美德,并让非穆斯林社群对这种极端和恶毒的咒语产生不良印象,破坏宗教和谐。

卡巴星经典的名言:“若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令伊党恨之入骨。早在90年代,前首相敦马哈廸对吉兰丹州政府通过实施伊刑法就严以拒之。随着民联崛起与国阵有抗衡力量,翅膀长硬的伊党准备在六月的囯会提呈私人法案,除了在丹州实施伊刑法也扩张伊斯兰法庭的权限,为巩固伊斯兰化扎根跨出一大步。

很不幸的是,看来有关法案有长驱直入的猛势,卡巴星勇者无惧的“从我尸体踩过” 那句名言可能成为不忍卒睹的事实。行动党将因此招受耻辱,而过去被行动党掩饰瞒骗,醉心於改朝换代的华社,如今开始领略对伊刑法掉以轻心将自食其果,他们其实给自己投下了毒票。

卡巴星逝世,他生前捍卫司法公正以及不畏强权的压迫,受到朝野政党表扬是最有原则的人。有一很久的对联:” 石可破不可夺其坚, 丹可磨不可夺其赤”,足可反映他从不动摇的政治情操和本性。

当每个人对卡巴星坚持原则和斗争精神予以浓墨艳彩时,这也间接讽刺到行动党领导层到底有没有政治原则。行动党、伊斯兰党和46精神党於90年代组成立替代阵线时,伊斯兰党建立伊斯兰国的主张,令林吉祥翻脸,率党退出替阵,因为火箭和月亮的苟合受到华社排斥。

但伊党是彻底坦率彻底有原则要创建伊斯兰国,林吉祥为了政权看风转舵而再度与伊党重归于好。反过来替伊党的宗教政策冲淡它潜存的威胁。卡巴星反伊党的“个人原则” 其实误引了85%华裔选民解读为行动党的原则,而除了卡巴星之外,党内从未出现过在伊党面前敢於放话表述原则的领袖,尤其是执掌行动党的林冠英,把他事事辩解的强项,不断转移视线。

事到如今,行动党走一步看一步,并没有任何动作试图阻拦伊党的宗教取向,既没有卡巴星的原则也没有具备制衡力量的立场。坐拥38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对着21国席的伊斯兰党,现在给老三搞到焦头烂额,卡巴星终其一生捍卫世俗囯的原则之墙,给行动党推倒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4-2014

18 April 2014

石可破不可夺其坚

卡巴星坚持原则不惧强权打压,以下之联应可反映他做人的骨气:

石可破不可夺其坚
丹可磨不可夺其赤

17 April 2014

卡巴星是“一路走好” 不是“一路好走”


行动党最有原则的硬汉卡巴星不幸车祸丧命,他生前捍卫人权和司法正义从不退缩,受到人们的尊敬的程度, 可从社媒中哀悼反映出他深植民心的品格情操。

不少人用“一路好走”与“一路走好” 哀别。

“一路走好” 和“一路好走”到底区分什么意思?

其实,中国人通常对活着的人送行就说“一路好走”,意思就是路上不平坦,让你走路的时候小心别摔跤。就像亲友常叮咛“小心驾车”,“一路平安”。

“一路走好”,则是对丧者的吊唁,因为死后的路是黄泉路,也可作为天堂一路走好的祈愿。意思是安慰哀者,死者走得很好,也寄托着对死者的无尽怀念和祈祝。简而言之就是安息,RIP。

“真情谅解”行动党进退两难

 伊斯兰刑事法再度惊涛裂岸。伊斯兰党将在六月提呈两项私人法桉,为吉兰丹州实施伊刑法迈出第一步,如果这法桉过关,伊党从不言弃,矢志建立伊斯兰囯的终极目标将于此奠基。

伊斯兰刑事法被视为阿拉的法律,凡穆斯林不可违叛以示对宗教的虔诚。不少穆斯林居多数的国家,执政者规避这种古老的法律,因为它严苛的罪责诸如饮酒、偷窃或通奸等行为将分别面对鞭笞、断肢和抛石至死惨不忍睹的惩处,与世俗刑事法格格不入。

伊斯兰党为了与巫统较量对宗教的正统,由伊党掌政的吉兰丹州议会在90年代通过伊刑法,但被当年权倾一时的敦马哈迪以违宪为由严拒落实,然而,伊党数十年如一日此心不息。

民主行动党一人独大的林吉祥在当年民联还未崛起时,就因为伊党的宗教政策而退出结盟。2008年及2013年大选,行动党为了政权,不惜与伊党和公正党联手结伙。伊党为了行动党暂且可以获得非穆斯林,尤其是华人社会的信任和支持,把创建伊斯兰国的名堂修词粉饰为福利国,以缓解华社的惧虑。去年大选,伊斯兰党审视民联有机会入主布城,再度“忍辱负重”,把所坚持建立伊斯兰国和实施伊刑法,未写入民联竞选宣言橙皮书,于此,行动党进一步获得辉煌选绩。

国会2 2 2 个议席中,反对党共有89席,以行动党获38席居于榜首, 公正党得30席,伊斯兰党只有21席。但是,伊党仍然举足轻重,尤其是以宗教之名行事,即使是巫统的国会议员也得屈就,因此,伊党提呈的法桉,如果没有结集至少75位国会议员的反对,一旦通过就为激进的伊斯化打了坚固的桩脚。
行动党对伊党的宗教政策,留有“尊重伊党的立场” 饰词,以免被伊党叫骂“滚出民联”,老大给老三喝吆,行动党如今是夹着尾巴做人。
林冠英凡事必插嘴,如今装聋扮哑。林吉祥词锋犀利,此时语塞。而卡巴星一路来反伊党政策人微言轻。唯恐动摇民联的根基,他做为党主席的立场,被视为个人意见。行动党在伊刑法上的立场只有见机行事,掩人耳目的应对手法,如果有不可妥协的立场,早就应该在民联高层中斩钉截铁,鲜明地表达。

伊党主席一语道破,民联三党对伊刑法没有异议,换句话说,行动党不论出于苟且的“政治正确”,还是对伊党心生惧畏,从来没有义正词严捍卫非穆斯林的权益。华社对火箭的依托如今已养虎为患。

行动党避重就轻,委派泗岩末国会议员林立迎暂司法桉危机,东算西凑声明至今有50囯会议员持有反对票,尚欠25票就可阻拦伊党的法桉得逞。论资排辈,林立迎算是老几,有什么地位替行动党解难脱困?不过,如果“真情谅解” 行动党此刻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林立迎硬着头皮面对暗责如潮的华社,其勇气已居功至伟了。

接下来的关键时刻,行动党必会找到推搪塞责的理由以冲澹政治责任,其中包括依附伊党所说,伊刑法不会施诸于非穆斯林,不致于影响华社。韩非子说:“知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炽焚。”,一句话讲完,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行动党姑息养奸,如今由华社买单。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7-4-2014

15 April 2014

中国人对高华赟被绑嘴舌添乱



   
中国游客高华赟在沙巴仙本那岸外度假村遭菲律宾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掳绑, 索取赎金相等于3640万令吉。最终将由大马还是中国买单, 一般情况,为顾及颜面都不会对外透露, 除非有不可预料的变数,目前双方的谈判将在赎金数额上折衷妥协,相信高华赟会脱险。

沙巴一直是菲律宾多个叛军组织觊觎的鱼肉之地。由於历史因素,越来越多菲民在这个州属落脚。这间接造成内神通外鬼,多年来常有武装份子有恃无恐犯境,掠财掳人索赎。去年二月,菲律宾的苏禄军二百余众试图侵占沙巴的拿笃,与大马军警对着干将近一个月才被敉平。对宽长的海域线防守松懈,成了菲匪最爱下手的财路

首相纳吉就这个危机意识於去年4月拨款3亿令吉高调成立东沙巴安全司令部(ESSCOM),负责涵盖沙巴10个县的巡逻和保安任务,以防外侵再次发生。但这次事件反映出ESSCOM只是纸老虎,乏善可陈。令人惊讶的是,负责安全事务的副内长旺朱乃迪应对此事的话题要加强ESSCOM的执法权力,而没有针对效率欠奉追究责任。这位副内长不假思索建议关闭岸外度假村以求自保,在舆论猛轰之下,才对这个主意道歉。

在马航客机迷离失踪还束手无策时,大马面对着中国真是雪上加霜无言以对。菲律宾绑票勒索的特色产业,曾被财富杂志评为世界绑架之都,各武装组织的猖獗程度令人闻风丧胆,中囯媒体不致於像拿马航事故一样的手法抽打。但中囯媒体最初认为高华赟会被变卖,其实是低估了绑匪的胃口。中媒是按照本身国情中层出不穷的拐卖来解读这桩绑票案。

歹徒策谋绑架必须文武兼备。武者负责掳绑人质看管藏匿,再由文者耍心计与肉票家属勒索,同时也千方百计规避警方的侦查。阿布沙耶夫组织盘踞的棉兰老岛,即使菲律宾政府屡屡打击也无法连根拔起。

中国人思想膨脹,疾呼“犯我中华虽远必诛”,设想如电影情节般奔赴匪窟杀敌,解救人质。另一方面,中囯网民摆义气,声言如果政府不缴赎金,上海人可筹捐赎命。这种幼稚之举,微博即时出现“高华赟爸爸” 呼吁捐款,被警方证实是发灾难财的骗子所为。

20131115日,台湾夫妻在沙巴遭不明身份枪手袭击。丈夫许立民身亡,妻子张安薇被掳走。媒体攀亲带故,透露被绑者是马英九妻子周美青的学妹 ,家人希望其出手相救。菲律宾绑匪一度开出1亿5千万披索、约台币1亿元的天价赎金,辗转谈判后降到约800万新台币,才换取张安薇平安。

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勒赎惯例,对于菲籍人质的赎金通常为10万美元左右,对外籍人士狮子大开口,赎金从几十万到上百万美元不等。中国人此时犯我中华虽远必诛的叫嚣,其实只能激怒绑匪,加剧高华赟的生命威胁,而另一方面显摆财大气粗的筹捐,将助长菲律宾绑匪提高赎金的要求。中国媒体一些评论人沾沾自喜说,中国人被绑架,象征崛起为强国而与有荣焉,按照这种思维,菲律宾的绑匪文化,将集中在中国人身上发扬光大才会捞得盘满砵满,这类七嘴八舌的评议妄顾人质安全产生的后遗症,幸与不幸,各安天命。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5-4-2014


10 April 2014

中国媒体廉价的情操

马中40年建交的牢固关系, 以及累积的政治智慧互惠双贏, 谅不会因为马航空难事故进一步交恶, 即使在目前阶段或有嫌隙,也会随着时间缝补。中国最初的态度并不审慎,默许中国媒体不断抽打大马处理危机的手法低能,并以客机上有154中国乘客的同胞之情鼓动民粹和制造对马方的仇视,间接导致中国人在社交网媒以言论暴力攻击大马人。

随着26个国家出尽法宝搜寻MH370的难度极其严峻,至今下落不明,这宗史上最离奇的空难,中港台媒体的评论已从最初的胡乱责骂煞车,一些较为理性的评论开始涌现,调整视角谅解大马最初的讯息混乱矛盾并不是存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而是处理上能力不及条件不足。而世界各国结集力量主动协助搜寻机踪,正也反映出大马的军舰和科技配备不能以一己之力处理此事。

大马面对舆论压力,主要是中媒诸多理论上的专家和电视名嘴毒舌加剧怒焰,除了放空炮,也想藉着对中国家属出头而煽情,赢取受欢迎的反应。那些凭着容貌取悦群众的艺人和电视主持人,用草包的脑袋疾呼抵制大马,以为这可煮死我国的旅游业。去年我国2600万游客中,中国占约140万人次,约5%而已。有论者批评,这些人凭藉着抵制赢取“最廉价的骄傲”。

中国媒体以为对大马的旅游业居功至伟,其实,估计约有50万中国女郎在大马各个角落的非法按摩中心和夜店讨活,或色情架步卖淫。警方过去数年扫黄行动逮捕的各国妓女人数,“中国妹” 位居榜首。一些中国人则到各乡镇兜售翻版光碟和商品,而最近几年也流入不少残障的乞丐在闹市的食肆卖唱乞讨。那些以上国心态的中国人要真相要尊严,狂傲卑视大马时,不妨此时号召这些人回国,然后集资供养他们,这才是坐言起行的仁慈。有些人批评我国执法单位松懈和腐败,这点无可置疑,也正因为腐败才让中国妹有机会做鸡。

3月25日首相纳吉宣布MH370终结于南印度洋,大马方高级别代表团於次日赴北京与家属沟通。一位悲愤至极的家属称马方官员“水平不高”,“没有想到你们身高也不高”。一名家委会成员恳请媒体不要报道关于“身高”的表述。这就有如美国人家属所说的“太小孩”。

中国青年报报导,一名在台湾深造的大陆学生,了解大马学生的国籍时,立刻破口大骂:“你这满口谎言的畜生,滚回你狗国去,来这学啥中国文化。”

中国著名网站腾讯一名评论员苏振华综观中国舆情的傲慢和卑视,引述鲁迅所说的“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活脱脱说明欺善怕恶。

经历叫嚣近一个月,新华社评论中国媒体在马航事件表现疲软,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有待改进。有分析文章指出,“几乎所有的干货都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BBC等英美媒体挖出来的。” 正因为中媒的缺陷,他们转以救苦救难的矫情着眼在中国家属彷徨无助中的悲愤,使到情绪压倒理性,不断向大马开枪。如今一些媒体省悟了“走错路线”,但这道伤痕即使在往后如何修饰,也掩盖不了中国积习已久的劣质文化。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10-4-2014

08 April 2014

马航失事狗咬狗一嘴毛



  
马航MH370客机迷离消失一个月,各国出动先进配备搜寻黑匣子以找出真相,这也意味着“终结” 於南印度洋的另一个注解就是机沉海洋深处,239名搭客的生命就像停留在黑暗的隧道,见不到曙光。中国不少家属面对场灾难,期待奇迹出现,而在这个徬徨无助阶段,也只能以这个盼头暂慰悲痛。

航空专家预言,有关这史上最大动作的搜寻是否有结果,也得听天由命,可能耗时数月或数年,甚至成为悬案。大马逼切要得到答案以摆脱窘境,世界也想知道失机的原由,从中汲取其中蹊跷作为防范。

事发之初,国内外舆论讨伐政府应对危机缓慢无能,所发布的讯息杂乱无章,导致人们认为政府有意隐瞒真相。这些评议也间接激怒154乘客的家属为大马套上刽子手的罪名,分别在北京和吉隆坡兴师问罪。在北京,家属到驻京大使馆游行抗议高喊“还我真相” 的苛责行为,显然受到默许。如果同样的示威针对中国,立即被“敉平”。由於控诉过激,使两国人民的关系和感情因此磨损。

中国媒体居高临下,以大国姿态训斥大马,逼使原本对政府啧有微言的我国舆论,反转枪口对准中港台媒体回击。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在事发二十多天才发声为大马的努力以及所背黑锅“勉为其难” 解套, 缓和紧张关系,但伤害已形成一股阴影。他最大的“贡献” 就是暗中施压,警诫莅马的57名家属克制怒焰翻腾的情绪,这批家属受到马方高规格接待,无微不至地呵护抚慰,因此,即使想发挥更激烈的抗争手段也师出无名,一周之内纷纷返国,据知只剩三位家属留下来观察进展。

中国媒体从26国家联手寻机的苦困中,开始领悟辱骂和中伤大马,犯上以偏槪全的錯误。凤凰新闻最近综合南华早报、星洲日报、华尔街日报、联合早报的新闻,评出一篇“马来西亚的委屈”,表明“可能是你不想看或者不屑于看的”,其中提到中囯強烈要求别国政府增强透明度是虛伪的。该篇报导也引述公众反映的怒气: 中国那么能干的话, 干嘛不把这事儿接过去,把飞机找到”。

中国的国情,由於涉及公众的利益向来以鬼祟隐瞒为能事,导致一些风闻都臆测为阴谋,这种习性也转嫁到用同样的视角看待MH370航班潜存着歹毒的阴谋。中国媒体此次享尽了新闻自由的亢奋,对大马往死里打可豁免境外法权的究责,替中国154位乘客追讨命债使他们的正义凛然广受民众鼓掌叫好。中囯的“网易” 专访首相政治秘书王乃志的文章上载数小时之內就遭黑手介入删除禁载,只因为他说出找不到飞机的真相的原由,但这是中国人不爱听的解释,如果接受了,就沒有愤怒的理由。

大马面对的不只是外囯传媒的卑视,由於政治对立,国阵政府也面对民联放火烧芭。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说,如果民联管控军事指挥就能找到飞机,虽然他事后收回这愚蠢的言论,却已反映他的素质。而被公正党捧为“世界级领袖” 的安华自诩面对客机失联,能在一秒鈡敲定对策,全世界都在暗笑。行动党祖师爷林吉祥号召本月8日全国各州举行同步烛光祈福大会,说得尖酸刻薄一点,似乎为政治议程和宣传摆满月酒。那些用虔诚之心的宗教团体和热心民众早在事故爆发的几天内,迫不及待祈祷了。这时,在研判航机终结后的祈福,是在哀悼吗?

处理航机失联的初期,由於马航、民航局、军警各凭片面讯息各自表述,在沒有沟通及对外统一发布正确讯息的情况下,慌乱失措招致各方讨伐。在代交通部长希山慕丁重新整合摆正之后才止住悠悠之口,星洲日报主笔陈宝卿对希山慕丁的卓越表现,认为应该给予一个赞,但民联的支持者在社媒群起围剿她吹捧,也许,一秒钟能搞定马航失联事故,英明神武旳安华才值得赞。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8-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