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December 2014

澳洲之痛大马之忧





澳洲悉尼一所咖啡馆遭伊朗移民挟持人质,与警方对峙16小时驳火导致二死四伤的惊悚,反映出哈里发国(IS)激进宗教毒素水深静流在各国蔓延。虽然这位伊斯兰传教士摩尼斯单枪匹马发难尚无确凿证据由IS指使,但他的背景以及视死如归的动作,充満IS宗教激情模式。在澳洲这海纳百川的移民国家,宗教冲突鲜有所见,此次让该国人民从和谐及安宁中错愕焦虑。

澳洲伊斯兰社会有四五十个组织同声谴责这起事件,与持劫者划清界线。所幸,非穆斯林社会理性看待这是孤立事件而不是迁怒所有穆斯林。但那些以服饰标榜本身的宗教身份者,今后难免受到异样的眼光和离避。

类似的恐怖活动若发生在大马,除了一些中庸组织会斟酌言词谨慎评议之外,多数的激进组织都可能火上加油,毕竟,多年来事态累积的经验显示,涉及到伊斯兰的课题,不论是国阵的巫统还是民联的伊党,潜意识的宗教竟争为了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和团结,双方都不会对极端的言行表态,诸如土权和穆连会一面倒以宗教自尊自大,但朝野政党都投鼠忌器,不敢正面与他们公开议论。

最近25名马来精英显要联署声明挺中庸抗极端治国,责议有心人试图把宗教法凌驾宪法之上,以及点名一些组织的极端行为,但只有少数的政治声音有坚决的态度要解决当前日益紧绷的宗教和种族关系,巫统和伊党保持观望态度。拥有超过80%华裔选民支持度的行动党不敢藉机要求盟友伊党改弦易辙,而在505大选溃败的马华即使随风呐喊也人微言轻。华社处在尴尬的境地,他们支持的政党立场把持不定,态度暧昧;被遗弃的马华和民政党冲刺乏力。

内政部长针对澳洲事件表明“绝不向恐怖活动妥协”,这种陈腔用语司空见惯。如果态度鲜明刚毅,应是誓矢“倾全力歼灭恐怖份子”才足以平定民心惶恐。根据不断上升的数据,至今约有50大马人参与IS的圣战,警方眼线四布逮捕和禁足要到海外参战者,但这些数字之外,可能有更多的漏网之鱼。以澳洲这个非穆斯林人口占少数的国家,情报显示已有约70人参与IS圣战。

正如警察总长卡立阿布巴卡所说,澳洲事件是反面教材,应吸取经验防备脑热者随时出击。目前在中东“修练” 的宗教狂热者有朝一日潜返我国,凭他们的历练和招揽能力,将对国家的安全构成威胁,即使警方声称有足够警力应変,但一明一暗始终是防不胜防。

大马的种族隔阂以及以宗教独大,逼使另一些宗教族群听命於他们的教义,这些做为已逐步进入各族的政治生活,情势也越来越紧逼。政府若不以中庸之道的重药整治调适,极端主义的细胞无法管控,国家未来前景难以乐观。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12-2014

16 December 2014

微信谣言引起生命危机和恐惧



    
近一年来,面子书涌现人身安全的微信图文,这些未经查证虛实的内容经过连锁性转载,虽然不致於引起社会恐慌,但却造成人们生活上的心理危亡恐惧。这些针对食物和用品杜撰的专题,以专家姿态用图片和各类无可追溯的数字,针对人身伤害、食品安全、疾病养生领域,提出潜伏的毁容、有毒、致癌和身亡危机警告,并促请人们善意转发给亲友,则功德无量。

譬如针对某些蔬菜,危言耸听100%致癌,也有人声称某些草药可对癌细胞彻底杀灭,不必看医生;另有绘声绘影警诫,每天刷牙就是在吸毒;以及某个中医百余岁的延年益寿之道等等。这些信息源通过微信的公众号传播。若要戳破居心,主要是能通过这些户号,不断累积点击率,然后才可以游说不同领域的商家注入广告费。

微信图文任由人们点击关注之后,就不断输送不同体材的內容轰炸手机用户。由於必须持续提供精神粮食,这些公众号就必须招揽段子写手推出文字产品,而这些以文字多寡计算稿费的文章就天马行空,捕风抓影杜撰。即使是有名气的网站,通常在大马只需用1000字写的新闻,在中国就会婆婆妈妈写上两三千个字。主要是记者或特约作者为了稿费而键上任贱,不管渎者阅读疲劳。

值得讨论微信以小道消息散播谣言,因为大马不少手机用户都订阅各类微信文章,一些读者对某些內容深感焦虑,宁可信其事就转发给亲友,甚至抱着造福社会的仁慈之心,间接散播“夸大性词语唤起死亡恐惧 的图文。微信的管理层比较关注政治文章惹禍和色情图片招致诟议,通常都是以受人举报为由将之屏蔽。但是,对那些人身健康,养生之道的胡扯,则无从判断是非而任由流传,除非有识之士介入检举。

有报导说,为了抑制播谣蔓延,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研究团队推出微信谣言分析报告,对今年113日至20日期间被微信用户举报为诈骗和虚假信息最多的255篇公众号文章进行文本分析。研究报告反映:“这些谣言文章主题看似广泛,但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激起人们对身体伤害的恐惧和对死亡的焦虑。具体来说,最多的是人身安全(51%),其次是食品安 全(38%);排名第三的是疾病相关类(16%)。出于进化而来的生存本能,这些话题会引发大家的好奇去看个究竟,因此很容易出现高点击率和高转发。

过去,民众讨论一个问题,常是以报纸这么说来佐证本身的论据。报章通常查证和过虑之后才刊登新闻和评论,以示负责也免受到控告,偶有错误也非有心之失。但自从网络世界占据人们生活的一部份后,由於四处流竄的信息无须对道德良知负责,即使煽情点火,也因为网海浩瀚难以查究,这造成许多在网上围观者一时难辨真伪,把谣言误作知识转发,因此,尽信网言就会妄自残害。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6-12-2014

11 December 2014

笑着让你成为杀人凶手



       

老子不死了行不行,一位在微博直播烧炭自杀半途中的中国泸州19岁青年曾鹏宇,有点后悔,但上网围观这事件的网友说“不行”,“你必须死” “赶紧死”,结果,他留言给残酷无情的网友;“我会笑着让你成为杀人凶手”,含怨带恨地说:“到了最后一刻你却拉黑了我”。结局是身亡。

在五花八门的网络世界,有不少人危言耸听,志在炒作和骗取关注独乐乐,因此,当曾鹏宇直播自杀的过程时,数以万计人次以半信半疑的心态,观看事态发展和转发,有的人劝告,有的人报警,但嘲弄和咒骂刺激了他,等到安眠药药性发作以及密封的房间空气越来越少,破门而入的舅舅看到他在沙发上像睡觉,生命体征走到尽头。

曾鹏宇没有遗书,但在1129日晚上,他在微博上写道,“心都死了还留着身体有什么用?”,这种心灰意冷可能与恋爱有关,他刚谈了一个星期的女朋友突然提出了分手,要出国读书。但劝慰的朋友无法在网上开解他的消沉。

於是他於次日清晨开始直播烧炭自杀,网络的人群迅速聚集围观。网友展现不同的面孔,第一拨人劝阻,当更多人闻讯插嘴时,那些刺激和戏谑的语言暴力使到小曾不能走回头路。

回观微博,每刷新一次就会多出一百多条,看热闹、刺激和咒骂的留言太多,瞬间淹没劝慰的声音。直到中午确认他自杀身亡后,网友态度反转,数千条的私信和留言歉疚,或删除本身的恶言,此时,网群才领悟好事难为,坏事尽显。小曾的朋友对网络的杀伤力量惊叹:为什么要在人死之后,围观者才会动恻隐之心。

他的母亲曾晓慧说:“谢谢那些劝过他的网友,那些(围观的)人应该被谴责,他们有多大的仇,要这么冷漠无情。”

综合这事件的教训,可以达致一些想法,当前,不少人活在虚拟的网络世界和朋友及素未谋面的网友打交道,分享个人生活资讯,但滋润的营养不多,杀伤力随时涌现,承受不了网友的吐槽、拉黑和“乱喷”,小则气极败坏,大则用生命去换取网络上不值一文的尊严,曾鹏宇以19岁之龄,“笑着让你成为杀人凶手”,却让母亲在余生中哭着。

此外,过去为情自杀的十之八九是女性,而今男性有后来居上之势,一些个性沉默的青年对爱情的期许一厢情愿地“沦落” 而不能适时抽离,结果以自寻短见来终结。一些专家认为,网络直播自杀者的求死决心并非真的要死给数以万众网友看,如果用同情心抚慰,或许会让他因为受到关怀而体面放弃,但是,一些网友冷酷的戏谑和轰炸,即使在少数,却像用砒礵一样灌入心窝,加剧亡途的步伐,间接成为凶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1-1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