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March 2015

政治肛门的伸缩性





在野党青年团臂膀及青年非政府组织,组成“抗争到底”(Kita  Lawan)联盟,将于37日在Sogo广场举办大集会,声援因肛交案罪成而入狱5年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以向政府施压,争取释放。

在多年的审讯期间,安华信心满满指望司法独立能够清白地脱罪,因为过去诸多庭判实例,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领袖受到检控,即使怒吼受到政治逼害,但宣判无罪之后都洋洋得意称颂司法公正。但安华的特殊地位琅铛入狱,司法就受到挞伐,司法公正似乎只有一个选项,那就是被控政治人物可以昂首阔步走出法庭而不是进入监狱。假如这个口径无可置疑,那么,所有服刑中的囚犯个个几乎是含冤入牢。

在国内,由於性取向的不同,男性肛交都水深静流地各享其乐,没有受到检视的道德和罪恶从来就不是法律问题,因为从触犯法纪的心理学,涉及者都心存侥悻,以为可以无灾无难。任何普通人的菊花恋癖只要能保密就可以躲过法律制裁。安华被他的助理赛夫举报鸡奸,安华和他的民联盟党领袖只能粗略地指责是阴谋的政治判决,从来不敢用栽赃嫁祸和陷害这些词汇,因为定位於“陷害”也间接承认在参与其事的过程中本身缺乏危机意识而遭出卖,鱼因饵而被钓。

法庭是以证据为判决的审度,而律师是营钻疑点利益,通过辩驳为被告漂罪。安华放弃传召证人以证明不在场证据,这是他的死穴。控方提呈安华和赛夫出入公寓的监控视频,直使安华无法脱壳。这场终极判决,安华申辩无辜和清白,始终提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而一些司法专业人士是从理论、程序、技术层面上表述识见,不以间接证据讨论整个事件过程的真伪。

无庸置疑,隶属公正党臂膀的非政府组织展开的抗争运动,足以转移肛门危机而另开政治之门为公正党的气数保温给力。诸如向美国和西方国家告状,寻求外国的影响力介入斡旋,西方国家从不吝啬施舍一堆舆论,主要是一些国家对肛交没有制裁的法律,当作吃香蕉,於此就对安华的案件视为不可思议。

反之,参与抗争的穆斯林避开了向伊斯兰国家申诉,因为伊斯兰教义容不得肛交。一个月前,IS把同性恋者押上高楼抛下没有一命呜呼,跟着用石头砸死。因此,民联之中,伊斯兰党的高层领袖并不高调搅和安华案件,潜意识里到底相信司法还是认为安华冤哉枉哉,还看不到思路。

1998年为安华掀起的烈火莫熄,那段激情日子逐渐冷却,如今必须另立口号为安华抗争。马来社会对这桩案件的社会公审各有思路而出现歧裂,但华社则对屁股取乐看成是只要你爽是你的事,并不大惊小怪,反而把检控看作是小题大作的政治审判。肛门的伸缩性也体现在政治上的各自表述。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5-3-2015

03 March 2015

董总私立型变种团拜



   
叶新田死撑硬顶举办董总新春团拜,按照他狠批关丹中华中学并非纯种独中的论调,此次团拜事先已被标签为山寨版,也就不是纯种的董总团拜。如果关中是私立国民型中学,那么,叶新田搞的是私立型董总团拜,因为在董总和教总的领导层之中没有获得共识共准,也像是批文上有纰漏。

叶新田杂七杂八拉拢帮派凑成自诩有2千人的团拜,自爽支持的力量犹在,但人数灌水是叶老面不改容惯伎,一个人能在颜面尽失当中还处变不惊,看的人都醉了。董总有18位中委叛离叶新田和邹寿汉,董总战友教总与之渐行渐远,加上其他相关教育组织也都敬鬼神而远之,叶邹的能量能耗多久,看来要开始算时间。

国内较有威望的华团都寻找不同的藉口不出席团拜,并非遗弃董总而是对叶邹处理华教课题的霸道作态心存忌讳,认为他们领导华教的实际功力已经像药物和食物般已近逾期,必须弃置。虽然有三几个较为人知的华团出席团拜,那只是聊表中立以示敦厚。像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表明董总任何一派有邀请列必赴会,就是党团两面讨好的标准说词。此次团拜筹策工委会出现了历来对华教建树名不见经传的两位丹斯里级的人物走在台前,这是众人皆弃我独取的沽名钓誉。

叶新田巧妙使用政治手段邀请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雪州大臣阿兹敏与行动党一批议员参与其盛是精神上的胜利。这足以反映对国阵的一种警告和训诫。但民联是否会在未来的改朝换代中善待华教仍然是空中楼阁,尤其是伊斯兰党一族一教妄自尊大的狂野,叶新田在摸不到底细之前把手中的一只鸟放飞,期望抓到树稍头上的十只鸟,可能到时候什么鸟都没有。

砂拉越首长阿德南是华教的喜鹊,他已致函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促请中央政府研讨承认独中统考的方案。以国阵的政权命悬於砂州的选票力度,阿德南的要求在政治现实中有一定的份量。但叶新田不思长进,自我矮化请求砂州争取在州政府权限内先承认统考文凭,实在缺乏宏观和大气。承认统考若要从一州起步,而非中央统一承认,叶新田急功求成的卑微心态,十足鼠目寸光。

好吧,就当作没魚虾也好,阿德南承认统考打开冲锋大道,叶新田既然要立足州际放眼中央,如今与民联搞兄弟情,为何不打蛇随棍上,也促请民联执政的雪州大臣阿兹敏、槟城首长林冠英和伊斯兰党的吉兰丹州政府也以州政府的权限范围内先行承认统考文凭。
老左以前是乡村包围城市而取得革命战功,如果叶新田发挥他的強项,催生各州政府承认统考,用各州的力量包围中央政府,逼使国阵乖乖就范,独中有此战略,运势就一路长虹指日可望。

问题是,叶新田诉诸一切悲情的言论不绝於耳,经常把董总用政治的手法营造声势,却没有用果敢的行动与执政者较劲,在华社摇旗呐喊扮演华教斗士,在同僚之间一言堂惹事生非树敌,狮吼虎啸犹如只在动物园里耀武扬威,这就是叶邹领导下,董总七年裹足不前而衰败的因素。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3-2015

12 February 2015

安华的备用轮胎还能走多远



     
安华鸡奸助理赛夫的终极审判,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维持上诉庭宣判的五年监禁,安华没有任何疑点利益可以洗脱肛交之罪。

如所预料,政客受控若无罪释放,那就叫司法公正神圣,正义得以伸张,过去一些高官挣脫官司之后向天祷告,只是为免受牢狱之灾而庆幸,而不是感恩於老天唆使法官的判决;反之,获罪后就是政治阴谋,清白受到无辜的玷污,反正走上穷途末路,破口骂法官不公正,但不敢鸟老天无眼。政治人物显然自以为可以豁免治罪的优惠。社会其他各种罪犯在审讯过程中列必否认指控,但最终被判入狱时,他们不会认为受到社会逼害。

安华两度肛交案触动社会群众的反应已不可同日而语,当年栽在敦马哈迪手中时,蹦出烈火莫熄运动造就公正党应势而生。历经16年后再重演昨天的故事,群众已深感疲惫,昔日的抗争激情不再怒焰翻腾,因为人们看问题的尺度反复思量,不再受烈火障目。

关心政治动向的人,对司法研判的技术和细节并没兴趣,只集中关注安华琅铛入狱后牵动民联未来斗争的路线是否会离轨脱序,以致面目全非。安华已布署家族政治得以延续,其在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位授意由其妻子旺阿兹莎接手。而被看为资历最深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纵然觊觎此职,也碍于趁人之危的嫌诟,不敢轻易取而代之。此外,在民联位居老幺的伊斯兰党,也许会藉助种族和宗教的斗争理由,由党主席哈迪阿旺趁虚而入。

伊党的宗教意识中,断不会由女性操持民联的格局。旺阿兹莎可以了无悬念通过峇东埔国席的补选再战江湖,但是她屡屡代夫出征的老调,其实已被视为安华的备用轮胎,安华如今身陷牢狱大势颓丧,一部车没有路税准予上路,备用轮胎会逐渐泄气漏风,对民联而言无用武之地。反观公正党若要摆脱安华的阴影,署理主席阿兹敏倒是人选。阿兹敏接任雪州大臣之后,计划以120亿令吉建设伊斯兰城的壮举,也许是对伊党神权治国的朝贡,完全府合伊党的意愿。伊党若拒绝旺阿兹莎,而哈迪若不敢贸贸然夺位,阿兹敏又将成为伊党的棋子。

处境尴尬的行动党将面对不知如何是好的局面。以前有安华从中调庭民联三党之间的矛盾,旺阿兹莎谅不够份量周旋在三党之间化解糾纷。当前,行动党和伊党针对伊刑法和地方选举的立场对着干,如今因安华事件暂搁责怨,对外营造民联无战事的和好假象,择日研商如何在重大课题上异中求同 ,只是麻醉民联的支持者的阵痛,一旦把问题摆在台面上就会水火不容,即使近日将召开会议研讨共同的路向,多数会斟酌政治语言含糊其词,让各方体面地各归其位,基本上难以改弦易辙,使民联三党的血型一致。

对国阵而言,安华入狱的悲情也许受到舆论讨伐的困扰,但看当局对在野党和非政府组织绝不手软地提控治罪,而不再有投鼠忌器的考虑,也许深谙这些暴风雨过后终会天晴,三两年之后,谁还会惦记政治上的义士。时间是政客的宰猪刀。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2-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