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February 2016

12生肖与运程毫无关系




踏入2016年的农历丙申年,媒体一如惯例转述命理专家针对各人所属生肖,暢谈流年运程。过去,一些“学有专攻”的本土专家上电视,一身红彤彤唐装一手执扇,之乎者也的评析得犹如掌握天机。但是,本土派近年来气数黯淡,香港和台湾的术士占据了媒体地盘。

一个人的生肖如果笼统被固定在兴衰吉凶,等同有十二个运程,好坏也只有十二种人,但,一种米却养出百种人。不少人都宁可信其有,参考各类犯太岁和相剋相冲的劝诫,战战兢兢做人。其实,由於毎个人对前景的不确定因素产生困惑,祈求新的一年一冼颓势或期待更上一层楼的富贵,多寄望一窥命理玄机来转运,但这只是精神上的自我慰藉和折腾。

中国的生肖: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历史上的记载是:中国自帝舜时代就开始使用天干十个符号和地支十二个符号相配合的“干支纪年法”。

每个人的生肖属相与运势是没有关系的。中国的生肖纪年的起源,至今还是文化之谜,并没有统一的定调。但许多民间神奇传闻众说纷纭,却影响华人认为它潜藏着命理奥秘,毕竟,人们对越难参透的迷思越是深信不疑。也因此,在愚昧年代,出现了年兽人性化,把一些生肖如蛇、猪或虎,据动物的特性给人标签。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些迷信者甚至疏离某些生肖者为友,或拒绝聘请为员工。

据一些研究,中国及东亚地区的一些民族各有用来代表年份的十二种动物, 统称为十二生肖。中国生肖是由外国传入,其中一种说法是仿效印度的生肖。中国与印度的旧有生肖的差别是印度的金翅鸟,在中国变成了鸡。

另一研究引经据典,十二生肖最早见于世界上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诗经·小雅·车攻》曰:“吉日庚午,既差我马 ”。又见于《礼记·月令·季冬》:“出土牛,以送寒气”。

也有把十二生肖纪年认为始于东汉时期。《北史·宇文护传》中,记载了宇文护的母亲写给他的一封信,信中说:“昔在武川镇生汝兄弟,大者属鼠,次者属兔,汝身属蛇”。表明当时民间已有12生肖的用法了。上古时代,由於知识有限,对年份搞不清楚,据一些考据说,是让人们以动物生肖记住本身是属於哪个兽年出生的。

以往流年运程,全用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生剋冲合之理,推算凶吉否泰,如今,一些术士为了加强十二生肖对应关係,也扯进来借题发挥,直指与事业,钱财,爱情,人际关係的吉凶存有兆头。

华人因为对图腾文化的崇拜而对龙特别好感,在华人世界中都迷醉於龙年生孩子。由於人人心同此理,龙年出生男女不论在求学或就业上因人数众多,面对社会的竞争压力。因为对生肖运程的迷信,家长把子女的前途不慎推进了热锅。因此,对生肖切莫与流年运程挂勾,免得自寻烦恼。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4-2-2016

02 February 2016

砂州捍卫自主权最后一战




砂拉越首席部长阿德南特立独行建议州选提名日定在418日,430日投票, 引起反对党反弹, 声讨他越俎代疱干预选委会的决定权。但这也反映他一贯自由自主的作风, 毕竟, 这纯粹的建议虽然不按理出牌,然而人人都有思想和言论表述的自由,他的率直和胆识谅不会造成诟议。

但从政治上声东击西的谋略,上述划定日期的“建议”提前3个月供人议论,也可视为替州选热身营造氛围。根据联邦宪法,只有州议会解散后,选委会必须在60天内决定选举事宜,因此,阿德南的建议暂时只是一响空炮,但这一炮将让他有藉口加紧处理国阵成员党内乱的问题。

令阿德南头痛的是,人联党(SUPP)与联民党(UPP)的矛盾僵持多时至今没有转缓余地。民进党(SPDP)与人民力量党(TERAS)也各自内讧。联民党74岁高龄的主席黄顺舸上届州选后背叛人联党,率领数位州议员另起炉灶,未成为国阵家庭成员而靠拢取暖。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的班底矢志在来届州选竞选的21席位不让出予联民党出战,而且也拒绝谈判。

但是,随着州选风声吃紧,各党都必须作出妥协以集中精力应付州选。一般观察,阿德南既已曾劝告黄顺舸退出政潮,因此他比较倾向人联党。但考虑到顾此失彼,他也不会完全弃置联民党,以延续砂土保党对伙党分而治之的策略。

砂州第十届的2011年州选,国阵在71个州议席中赢得55席以绝对优势执政。选区划分后产生的82席如何分配预料将在一两个月内敲定。

上一届,行动党和公正党分别擒下12席及3席,另一席独立人士取胜。但是,此届州选阿德南祭出捍卫砂州主权的口号,不假词色吁请州民严拒西马政党入侵以免污染政治生态。为了强化华基政党能抬起头来赢取华裔选民的回流,他不惜与中央政策唱反调,率先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并逐年增加拨款。此外,为让全民众乐乐,他为砂拉越人民作出50个决定,如废除过桥费、降低电费、打击非法伐木等,甚讨民心。

阿德南70多岁,吁请人民给他多5年的时间兴革以铸造一个独特的砂拉越。最近的民调显示他拥有84%的支持率,但是否会反映在州选上则有见仁见智的看法。一心支持改朝换代者认为,华人已鉄了心,为了教训国阵也不会对阿德南领情,虽然他们心倾行动党的同时,也认同即使行动党赢完所有州席也改变不了土保党的执政的优势,但发泄不满向来来是华裔选民自以为了得的取向。
 
但务实主义者认为,阿德南已坐言起行为华裔的权益树立长治久安的政策,如果选民执著於情绪,等同为争一口气而处罚本身的前景,毕竟,阿德南如果遭到华人排斥,今后难再觅得如此心胸豁达的全民首长,华人将自毀长城。有人举例,像槟城绝无仅有的行动党首席部长林冠英掌政8年,华人地位还是原地踏步在挣扎,这是前车之鉴。

阿德南此次周公吐哺,能否得到天下归心的反馈,对他未来的政策举足轻重。若他领军大胜,将有足够的筹码与中央政府谈判并索回被剥削的自主权。此外,也可对华社释出更大的利益以巩固力量。


无庸置疑,西马政党此次跨越砂州选举将面对一场硬战,伊斯兰党的宗教政策将如上届州选面对铩羽而归的下场,诚信党的背景也唤不起州民的兴趣,而公正党能否保住原有的3州席有待观察。现今只有行动党再施展以华制华的态势与主要的人联党和联民党争夺华人选区。

因此,行动党中央领袖势必越境前往助选,但从最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遭到踏入砂州的迹象看来,阿德南既已捍卫砂州主权为号而拒绝巫统搅和,他也可以以相同的理由见神杀神,堵截一些行动党人进入砂州打选战。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2016

28 January 2016

慕克力受到礼尚往来的报复




慕克力在吉打的州务大臣职权遭到19名州议员谋反逼其退位战鼓声威。这个州属向来有逼宫的传统,而且弹无虚发,因此,即使慕克力嘴硬拥抱民意以自強,他老爸马哈迪晓以利害,吉打可能输掉政权,但他半途被同僚驱赶下车的危机已近在眉睫。

一众叛变议员举出逼宫的罪状,不外是他无法整合政治力量面对来届大选以及治州未交出成绩,但都不是重点。明眼人一看就可以合理揣测,马哈迪自去年轰轰烈烈揭竿而起要首相纳吉下台,如今,纳吉在风浪中撑过去,1MDB课题的进击力已是强弩之末, 而此时收拾敦马的儿子是礼尚往来的报复。但到目前为止,这笔账还没有算在他头上。巫统中人都默不作声,因为逆我者亡是理所当然的生态。

慕克力仗着由人民决定他的浮沉的那番话虽然堂皇,但此刻已不值一文。他只是在嬴取州议席后由纳吉委为州主席并举荐为州务大臣,这个政治上的安排与吉打州人民的意愿根本扯不上关系。吉打王室向来不插手政事,纳吉谅可除掉眼中钉,於此,也让敦马饱受老猫烧须之痛。

巫统的政治博奕文化向来人情留一线。因此,党内传出慕克力将被安排其他中央官职,但即使体面地留一口气,可以预料他在未来的日子难以展翅高飞。

目前,比较尖锐的还是敦马与纳吉僵持不下的关系看来毫无转缓余地。政治上就像擂台,你拳脚交加攻击对手而无法让他倒下,就得面对还击的下场。纳吉其实已改变猶豫不决的作风,从他革除慕尤丁的副首相职位可一窥这位主张中庸的首相该出手就出手。数月来被他修理的人纷纷招架不住,“恨已无声”。

敦马大权在握时期,1996年乾纲独断撤换时任大臣奧斯曼阿洛夫,由授意的沙努西取代。当年纵然有22名吉打州议员联名说项,敦马不为所动。如今他解释当年之举并没有影响大选的战绩,而他警告慕克力若遭撤换,下次大选将输掉州政权。这种笼统的说法站不住腳,因为当年民联还沒有崛起构成威胁,而今时局变幻,即使没有换大臣也同样会丢失城池。换个场景,若马哈廸领导第14届大选,国阵会比现状不忍卒睹。政治上的灿烂此一时彼一时,辉煌一去不复返。

纳吉在26亿政治献金争议中已甩掉一身污泥,总检察长发布反贪委的调查报告指他曾退回绝大部份献金予沙地阿拉伯金主,因此不含刑事成份而促请反贪委结案。不管公众对这峰囬路转的案情是否买单,巫统基层一如既往相信纳吉的清白。接着下来,无丑一身轻的纳吉,谅必会整治党內异己领袖,慕克力将是他的试金石,强如马哈迪者也许低估了纳吉翻云覆雨的本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