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September 2014

中囯与大马嫖娼的际遇



   
中国大陆警方对演艺界领域,集力打击涉毒和嫖娼,替知名人士建设了监狱风云。在北京,对有毒瘾和性欲旺盛者的艺人而言身处危境,因为分分钟都可能世密而被出卖。

最新出炉的,48岁名导演王全安连续三天嫖娼被逮捕。他以电影《图雅的婚事》,夺下柏林金熊奖名震娱乐圈。2011年与小他20岁的女星张雨綺闪婚,令人羡煞。网友打嘴炮,指责王全安娶得靓女娇妻还在外嫖妓,实在不知足。

不少专论评定,有美妻和嫖妓是两回事,不能相提并论,因为情境往往会令年届五十的男人下身的思考走位。基本上,娱乐圈蜂飞蝶舞,情色交汇甚为频密,各人一有可性交对象和机会时,就会摆脱婚姻的枷锁在外刷一刷,婚姻出轨导致离异的,多数因小三介入,此外,夫妻相处得久之后性格不合互相挑病,也是情难守的主因。而即使不嫖,这圈内的男女关系都在不同的床上和不同的对象上循环苟合,只要色心尚存色胆犹在,直到结婚也此心不息。

中国经济学家金岩石因长期坚持“高房价有利于穷人” 被批为“奇谈怪论”和“歪理邪说” 令人恨之入骨。他在半年前於三亚的沙滩艳遇照片最近被上载网络,当人们要看这面目可憎的学者出糗时,他在微博上堂堂然“感谢记者的偷拍”。指出“每个男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艳遇的渴望,灵魂深处也都有责任的铜墙。艳遇‘漂’过来一‘亮’,令人难忘”。他把“每个男人” 的血液 都扯进他的艳遇中,网络上虽有骂声,但心有戚戚焉者都不敢进一步用道学面孔严加批判他出轨。

凤凰网评论员张寒寺以一则轶闻举例:美国总统柯立芝与老婆分头参观养鸡场。总统夫人看到公鸡和母鸡交欢时,问:“这只公鸡每天都搞母鸡吗?” 场长答道,每天搞几十次。总统夫人说:“请你把这事情转告总统。”

场长如实报告,柯立芝问:这只公鸡都是搞同一只母鸡吗?场长答:不。它每次搞不同的。柯立芝说:请你把这事转告给总统夫人。

上述的笑话成为男人喜新厌旧及偷腥的鲜明例子。最近,中国许多视频出现元配当街暴打小三时的狠劲,丈夫拦也拦不住。在山东,一名丈夫无奈之下对老婆怒喊:“我日你日够了!” 彻底反映包养情妇者的“性”声。

最近的调查,大马和中国的男人好色程度全球入榜。大马男士对色情网站的浏览性趣“孜孜不倦”, 也有一定的地位。这也折射出要满足好色之欲,就得从性交易获取。大马男人嫖娼,只要女性超过法定年龄并不犯法,比起新加坡对嫖客毫不容情地提控嫖皱妓,大马的性权值得男人们暗赞。若以中国法律,王全安将面临15天以下的行政拘留,以及6个月至2年的收容教育。这种教育对王全安的性欲之强而言,只是右手或是左手的教育而已。

据非正式统计,中国从事性工作者超过千万人。女性卖淫的姿态从名符其实的妓女、应召女郎和小姐等称号,不断有新名堂来高贵化她们的身份。像最近炫富女郭美美属於匿称的“外围女”,这类女性以知名度和姿色诱引出得起价銭的富豪一度春宵。而她也招认,能一掷千金与她上床的男人享有虚荣上的佔有胜利。此外,也出现“商务模特” 以偷吃的形式行卖淫之实。

大马警方取缔风月场所数以千计次数,逮捕的绝大多数是来自中国、越南、泰国、缅甸等国的女郎,但警方每每声称她们卖淫,但数以万计的落网者并没有因此遭控治罪。关鍵在於构成卖淫的罪状必须有兜客求偿的交易,只要嫖客沒有指证,性交无罪,性福无限。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9-2014

16 September 2014

煽动法令恶在选择性提控




煽动法令像司法暴力地朝向在野党、社运份子和网媒拳打脚踢。《1948年煽动法令》原本有其正面的法治功能,让言论自由有发挥的空间的同时,也能自我拿捏底线,否则依法查办。但是执法和检控单位矫枉过正,似乎有意替执政的囯阵施杀手锏,选择性提控民联代议士和与政府抬杠的社运人士,使到煽动法令成为居心不良的武器。

最近力主废除煽动法令而使群众义愤的两个案例是,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的学术论点踩到地雷。当一个学者以本身的见解与政府的行为有所悖逆时,应该同时考虑容忍学朮自由的独立。这种没有深思孰虑的司法镇压,对学术界无疑是生吞活剥。而另一起网媒访问扣留者,转述他受到罪犯般待遇,有关记者因有十余宗来自土著权威组织的报案,警方於此援引煽动法调查记者,使到执法的威信一无是处。

过去,内安法令被视为恶法,除了因为未经审讯而扣留成为弊端之外,最令人不齿的案例就是写了144个字的报导,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遭此法令扣押。经此一役,充份暴露出执法单位可以随心所欲胡乱援引内安法令套在人们颈项。政府从来就不曾为胡作非和误判有过歉疚的告白,而历史常是从丑恶的一部份落足笔力,內安法令成为众矢之的确有其令人厌恶的因素。执政者的传统禁忌,对付公务员动常有内伤自损之虞,恐引起120万公务员选票上的叛变,因此,越踰法规的官员向来受到庇护,问责制度也无从树立。

內安法令和煽动法令长年受到批判和要求废止,提出这些主张的以政客的呛声最洪亮。因为政客为了哗众取宠,时有口不择言与煽情有染;一些激进的非政府组织出言失状,一回生二回熟也向煽动的路向挺进;此外,目前的新媒体如社交网站,不少人把咒骂当作不必出本銭的帖文和留言视为生活乐趣;新闻媒体若自我过虑稍有不慎也会遭灾,这些触犯煽动法令的高风险领域,使到他们对煽动法令欲除之而后快。

首相纳吉曾承诺以国家和谐法令取代煽动法令,但重新审度的法令还没出炉之前,现有法令还不是架空的时机。内安法令废止之后,间接助长政客的言论肆无忌禅。煽动法令針付任何人质疑获得《联邦宪法》第三章或第152153181条款保护或规定的任何事项、权利、地位、职务、特权、主权或君权採取法律制裁。此外,对种族和宗教鼓动憎恨、藐视、制造敌对情绪也都可在为了国家和谐、和平与稳定的前提下,对付激进、极端或狂热的言行采取法律行动。

国家和谐法令有朝一日或会更详实和应就国家趋势修定更为严厉的条文,从杀鸡刀变成宰牛刀,到时一样有躁动之声。在当前种族关系不甚和谐的此际,如果不用煽动法令管束一些毒舌恶嘴,后果不堪设想。言论自由若没有规范,许多敏感的课题将引起社会动荡。

群众对煽动法令持有不满的态度,主要是此法有其恶,然而,它的恶,恶在执法上有所偏颇和倾斜,令人愤感不平。诸如土权领袖仗着政府撑腰,就像持有执照般合法煽动,从未以同样的标准受到提控。一项法令一旦只为执政者效劳就失去司法公义。不过,如果细究,当今呐喊废除煽动法令的一些人,也曾疾呼政府应动用有关法令对付敌对者,足见煽动法令的存废,在党团之中并没有一致性的诀议。

最近,36岁工地管工周文辉在面子书上侮辱穆斯林罪成,被判入狱1年。被告是在煽动法令下被控,但在交替控状的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1)(a)条文下认罪后获刑。但是,没有任何政党和組织施以援手,要求废除相关法令,间接上也选择性认同有必要对言论负上责任。

检控当局面对社会舆论压力,准备检讨对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的控状,这将有助於总检察署矫正草率的态度,使煽动法令在公正持平的轨道上运作。只有总检察署不论朝野领袖的身份高低及其背景,一视同仁持之有理动用煽动法令为民心所服,才能止住废煽的声浪。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6-9-2014

11 September 2014

赵明福命案,冤可能还是冤 !



   
赵明福离奇坠死案,辗转五年后在上诉庭的终审判决中,裁定为他杀,一举推翻验尸庭列为“悬案”的吊诡。一个人以证人身份带进反贪委问话,却无端端成为尸体被抬出来,竟然揪不出凶手,箇中有多少秘密正是人们关注的疑问。不过,随着庭判后的翻转,警方重新启动的调查并不等於赵案就沉冤得雪。冤可能还是冤,能否雪仇惩凶还存有疑问。

2009年,赵明福命案最初被草率界定为自杀猝死,警方是按照雪州反贪委的剧本调查而迷失了独立的判断。假如当年不管三七二十一,封锁现场搜证以及毫不讲情面扣留与赵明福有所接触的官员盘诘录供,或许早就厘清案情,不致於万般扑朔迷离。但是,没有及时对涉案者逮捕查办,多数重要证据可能已被销毀,官员们也有空间可以串供避脫责。

政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听审赵明福死因,皇家调查委员会判定赵明福死于自杀,并指明反贪委员会三名官员的审问手段恶劣,需对赵明福死亡负责任。但皇委会不具备下令究责的权力,而当局一面倒,认为盘查赵明福的过程符合标准作业程序,替恶官漂白。而验尸庭抽丝剥茧下却列为悬案,进一步令赵案的关注者怒焰翻腾。

如今,即使上诉庭三司一致判决明福死於他杀,点名8位官员及“不明人士” 涉案,但怀疑归怀疑,警方过去掌握的线索和检察署和调查报告,早已无能为力提控任何人士,如今回到原点,从头再来调查,恐怕又变成“查无足证” 的延搁案件。

总检察署申明,任何案件无论有多少怀疑,都不能够构成检控。总检察署认为,警方把调查过程所搜集到的一切证据,都已提呈前后验尸庭和皇家委员会彻底的检验。言下之意,除非蹦出有力的旁证和最新证据,否则案件还是僵在原本的境状,这就是赵案今后可能一冤再冤的情况。

随着赵明福死因翻案,《马来西亚前锋报》见鏠插针,认为应基于同样精神,重新调查赵明福当年被列为证人录供时的来龙去脉,对时任雪州行政议员涉嫌滥用拨款还原真相,要大家揽着齐齐上堂一窝熟。赵明福出事时,是时任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他受到传召,据悉是协助调查欧阳捍华涉嫌滥用2400令吉拨款,以购买国旗的案件。

2400令吉还不够在夜店欢场中酒色共拥,却因此祸延年青人的性命,十分匪夷所思。但此案在皇委会的调查中揭露,行动党老佛爷的前政治秘书,确仗着政治背景和市议员的身份,把选区内的活动和建设拨款的权力独揽,交由她的叔叔包办。不过,反贪委并没有据此跟进,或许是赵案已惹上一身蚁,小菜一碟的疑案就搁下来。不过,如果有猫腻,也许会上演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好戏,一些曾为明福之死伸张正义的行动党人,也许开始失眠,求神问卜祈祷能离苦脱难。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11/9/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