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September 2016

光辉背后的暗伤




充满着激情和感动的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大马健儿在金银铜牌的欢庆声中,开始走出群众注目的舞台,逐渐离开人们的视线, 各自回到现实生活中。

这一次大马创下亮丽的成绩, 国人再次把全民团结的精神串连在一起,但是, 当人们须要一再强调团结和爱国的时候, 也就意味着现实中的国民团结是很脆弱的。

国内种族和谐的凝聚力向来薄弱, 所以期望引入这场胜利来为我们的不安气氛一添喜气自我迷幻,当得奖羽球选手清一色是华裔,一些政棍把荣耀种族化,直到 马来脚车选手阿兹祖一鸣惊人夺下一面铜牌, 向煽动种族情绪的政客掴上一巴掌。

阿兹祖夺牌的背后也牵扯出运动员的困境, 他在赛后呛声登州政府在也若练时期不愿贊助赛用脚车, 引起登州大臣阿末拉兹夫喊冤。后来,这起小风波私下解决, 但已显示体育领域向来不受重视,只有胜利才勾出人们的嘴睑。

让大马国歌在奥运场地上首次响起的大马人,却是向来乏人问津的残奥选手赢取了金牌。患脑性麻痹的短跑里祖安为大马赢得历史第一枚金牌, 并打破残奥会纪录,但他早年曾训练到运动鞋破烂不堪, 是一位素不相识的的好心华人送他一双200多令吉的新跑步鞋, 让他跑得更远。日前里祖安回国终于见到恩人,紧紧拥抱连声感谢, 不但教人感动,也让人感慨和羞惭。

除了羽球一哥李宗伟早已名成利就,心无旁骛为荣誉而战, 许多运动员都是十年寒窗无人问,特别是残奥会, 我国都是例行公事派团参加,没有期望过健儿有甚么作为, 毕竟奥运竞争激烈。

过去,奥运和残奥奖牌得主的奖励金额有很大差别, 不过政府经此一役后,一视同仁为残奥奖牌得主提供与奥运同等级的奖励, 金牌奖励金从30万增至100万令吉,这是具有很大意义的创举。

不同等的奖励是在潜意识看扁残障者的能力, 贬损他们的存在价值、自尊和荣誉,实际上残奥奖牌含金量更高, 内裡充满着辛酸、艰苦的自我铸造过程。今年2月一则报导指身为世界技巧锦标赛3项冠军的中国选手刘菲, 2000年退役后因文化程度低一直找不到正式工作。她14岁开始接受魔鬼殴训练而今身负伤痛,最后贫困潦倒, 沦落到没有住房、没有基本生活费,这就是光辉背后的暗伤,辉煌过逝,只能独饮岁月的苦酒。

这次奥运会的得奖健儿受到政府的奖励, 相信能激发更多残奥运动员加倍努力,为下一届在日本举行的奥运会准备, 这些健儿再次征战也会增加精神压力, 承载着人民对他们更大的付托和希望。

残奥选手的胜利能激发国内的残障人士自我激励,发掘自我本能, 使自己的不幸人生迸发另一种光彩。事实上, 残障者的能力不一定输给常人, 残奥男子田径1500T13级赛事, 4名选手的成绩更超越奥运金牌得主。因此,政府有必要安排残奧健儿与残障人士会面和分享经验,对弱势群团作为激励,发挥各自潜能,自力更生。毕竟,激情和掌声过后, 国民团结的精神和发展体育的努力若不让它随之消散,就必须有后续的积极行动。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9-2016

28 September 2016

华裔选民醒觉的取向




20092月,即将出任副首相的时任巫统副主席慕尤丁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不否认,掌政50年的国阵在308大选时被人民狠狠教训,是因为它过于傲慢狂妄。

308大选至今转眼8年有馀,巫统大小领袖依然肆无忌惮大搞种族问题,红衫军嚣張跋扈令华社咬牙切齿,而一些激进的宗教主义兴起要“统治” 其他族群,不断伤害及威胁他族的自由。在层出不穷的问题围困下,巫统不思变革。行动党、公正党和伊党都默不作声唯恐猛烈批判驱走马来选票,而马华和民政党作为囯阵成员党承受议席之少的痛点人微言轻,成为千夫所指。

巫统“傲慢得起”,主要是超过八成的华裔选民倾向行动党,令巫统有割切之心。首相纳吉上台初期推动“一个大马”理念,试图打破种族政治主并向华社释放善意,但华裔选民并不领情。三年前国阵领袖伸出食指的“一马”,如今已含羞自废一指武功。

最近由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显然是为巫统量身设计,基本上把族族隔离并锁定在重新编排的选区。过去许多混合区,华印选民的取向是关键性的造王者,如今已经失宠。

选区划分被指是以巫统领导的国阵在遥控,这本是在民主制度下的合法操作,任何一个执政党都会制订有利于自己的游戏规则,就像做庄的决定如何派牌。但巫统若以为稳操胜券或许低估未来形势,因为伊党获得三成的马来人作为后盾若再进一步提升,加上新起的著团结党、公正党和诚信党搅局割据选票,巫统也有阴沟里翻船之虞。

在马华、民政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等齐声挞伐下,国阵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建议退货,打算重拟建议。但是,为国阵政权的考量,相信能纠正和调整的幅度难以乐观。

马华在现有711州议席的危险线,或将因选区划分下的种族“各自为政” 推选华裔代议士进一步有危亡之险,由行动党取而代之。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过去一年来倡议“跨党派救国”,建立跨越朝野政党阵线,要和巫统共组联合政府,野心昭然若揭。当今林吉祥拥抱前独裁首相敦马哈迪,其实是藉骑马寻驴计谋,以让巫统权衡利害下敞开大门迎接入营。如果林吉祥可以容忍敦马执政22年的暴政耻辱,也会寻索千百个与巫统共忱同眠的理由。

问题来了,行动党在华社关注的政经文教的课题一直没有铿锵有力的政纲让华社解忧。马华作为种族性政党,可以堂而皇之为华教的开展动员,可以致力反打伊刑法,可以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商机无限衔接经济脉络等等,行动党在野惯了,也许只能纸上谈兵。

当砂拉越州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独中生可申请公务员,槟州首长林冠英指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是毕业自宽柔中学的统考生,这就当作槟州政府“早已接受统考文凭”。这就是行动党耍嘴皮的经典之作。

无可否认,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在诸多课题上必须屈就和依附巫统独断的政策,成为政冶软肋。它长期被行动党标签的无能,令新一代选民把希望寄托在火箭身上,但以人口结构23%要与马来人政党60%的强势,自命可以平起平坐及制衡,犹如投资30%,要让拥有70%股权者让他当执行长那样天真。

2008年华裔选民的政治取向,从支持民联的改朝换代中陷入深渊,如今又面对希望联盟另起炉灶,选择上处於难定取捨,但又对巫统的傲慢霸权恨之入骨。基本上,选民在投选上都怀恨挟怨,自暴自弃而不顾虑政治现实。

鲜少触及政治问题的企业家杨忠礼表述,任何种族如果脫离主流社会或被边缘化,长远来说,将拖累国家的发展与进步,这对全马人来讲非常不利。此话可臆测华族在政治主流上自我任意放逐,而政府若忽视某个种族的贡献将自食其果。

在当前行动党与马华的竞逐下,事实证明两党之中赢完所有议席未必是华社福祉,行动党的37囯席之强也改变不了政局。因此,华基政党不论在朝在野,华裔选民应赋等量齐观的议席,对执政府“内外夹攻” 产生制衡作甲、以保障政治力量势均力敌换取最大的利益。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9-2016

18 August 2016

传统德士浮沉必须自找生路




传统德士行业正拼着老命,以威胁手段要掐死因应时潮冒起的电子召车UberGrabcar的服务。这场战争无论怎样激烈,看来也只是争一口气但争不到财气,因为电子召车已形成锐不可挡的趋势。

大马德士司机转型协会(PERS1M)因不满内阁和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集中火力挞伐新兴对手抢其饭碗影响生计,恫言罢驶6天试图逼使政府改变主意。而BIG BLUE高级德士管理公司顾问拿督三苏巴林依斯迈尔声大挟狠,若政府于年底将优步(Uber)及Grabcar召车服务合法化,他将率领全数德士司机,加入由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土著团结党。

回顾2014年,欧洲囯家的德士司机面对同样的竞争,採取统一战线展开蜗牛行动,以龟速行驶瘫痪交通作为威胁。2016年一月,中国城市也有德士发动罢驶,东莞7000德士司机集体休息33夜,有的向市政府表现出激烈的抗议,但一时之力改变不了日渐成熟的电子召车服务,不能修成正果。即使今年初,吉隆坡约300名德士司机在武吉免登路拦路罢驶抗议,金三角陷入严重堵塞情况,但也阻止不了政府的决心。

传统德士并没有获得“民意”的支撑,主要是这个行业的运作和服务一路来面对恶评如潮,一些司机仗着独家市场的嚣张,对乘客礼貌不周,任性欺凌宰割,从而产生人们对德士整体的不良印象。在七十年代,初来乍到的本地游人抵达吉隆坡火车站截搭德士前往一英里范围的十五碑这个地方,德士司机以十五碑即十五里,要价15块钱,而如果以表计费,实际上不超过两块钱。虽然这是个别案例,但已可一窥其劣由来已久。

害群的司机集合在火车站、巴士车站和人流拥挤的景点候客,对人生地不熟的问路搭客自行索取超出合理的收费,而对那些短程的乘客拒载,除非愿意额外补贴。这些形形式式的宰客行为,日积月累令普罗大众心生怨气,难有好感。而今,召唤UberGrabcar,收费比德士低,而且服务态度良好,正提供不少乘客遗弃传统德士,改变选择的一种心理报复。

在电子商务层出不穷的时代,传统德士也曾自我应变转型,譬如多数德士公司和工会於20年前提供以电话召车服务,这与当前的Uber形式颇为类似,但这些公司不思改进,道德诚信乏善可陈,以致无法迎接新对手的战略和冲击。

若说手机程序召车是德士的致命伤,在自由企业中必须对竞争的优胜劣汰认命。以前,杂货店哀号霸级超市抢夺他们的生意,但他们不能阻止别人的进步。即使中国大放异彩的网购生意额超过千亿人民币,但实体商店起初有怨言,最终还是“生意各有各做” 面对现实。一个行业的消沉,常是因为在位太久,享受固有利益的安逸而遭后来居上者所取代。曾经叱咤手机业的NOKIA,在忽视中被急速冒起的智能手机击垮,不会埋怨遭抢夺饭碗,只能自叹技不如人。

严以观之,传统德士面临新型竞争,还不致於走穷途末路的地步。交通部长廖中莱说,比起手机召车程序,德士仍有在公路上流动优势随时载客,尤其乘客赶时间的话就会直接乘坐德士,不会召唤优步,因此合法化优步及Grab Car只是在各自的平台争取客源。

在当前的形势下,德士必须洗心革面,提升服务素质以及在业界道德和诚实上彻底改变一些司机的恶性隐患造成的破坏,只有重拾顾客的信心和赏识,才能长活久安。毕竟,使出一切手段消灭对手以巩固本身的地位只是钻进死胡同,已不适合这个年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