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October 2014

季节性执法虎头蛇尾




交通部吼着将严厉取缔违规车辆,这类放话姿态向来杀气腾腾,却未曾创造过镇慑四方,立竿见影的光辉史。主要是,人们看透了执法向来一曝十寒,只要车主闪得过、跨得过和熬得过执法的火热期,很快就太平无事,不必惊恐。

最近重新订规的隔热膜(墨镜)的透光度,多少有扰民的意味。汽车业界认为若抽丝剥茧抓墨,有80%汽车的透光度都违规。一旦多数人中招而群愤抗争,交通部就会在舆论压力之下重新捡讨。像抓超速的自动执法系统(AES),曾经发过近十万传票,提控千余人,但在政治考量下退缩,既停止检控程序,也把罚款从300令吉减半,至今还没有梳理出具体的方案。因此,及时缴交罚款的车主即时先吃亏,精明者选择静观其变反等待优惠,反而占了便宜。驾驶人士总是期待朝令夕改的榴莲掉下来。

四十年前,当局早已嚷着要对墨镜“清场”,当年是为了治安的理由,防制犯罪和颠覆份子以障眼的汽车墨镜袭警和干案。但那时期,墨镜毕竟在少数,有深度的墨镜就成为截查目标,江湖上甚少人使用,因为偷来干案的汽车鲜少有墨镜。

治安的威胁因素舒缓后,才基於我国气候酷热的需要而放宽隔热膜墨镜。但是,一些车主都惯性违反规格,以致执法当局每过数年就重弹抓拿墨镜的魔音。比较时运不济被逮住的车主,遭限时拆除违规隔热膜,执法当局以这些案例作为对外宣示的功绩。但不少深谙沟通之道者都明白私了的技巧。那些钱包腫胀的车主都能从容以对,来个不折不扣的近墨者黑,摆平这季节性执法。因此,交通执法并不能有效打击驾驶者的违规恶习。

交通部在墨镜的规章上,至今还盘旋在执法效率的问题无法突破。其实,长远之计应从车商和装配源头下手。时下不少进口的一些二手车的隔热膜在外国是合法的,但在大马也许不符规格,然而,绝大多数购车者都一时不究不察而面对无辜的检举后果。因此,若法规明文说明,可追究车商必须负起责任,那么,车商在收购和转售之前,就有后顾之忧而必须检测墨镜。

同样的,新车厂家和隔热膜装配商若犯同样的错误,也必须承担车主的法律责任,此举将保障消费者免受殃及,也可以一刀切解决根源问题。

副交长阿都阿兹曾坚持该部将于今年616日起取缔不符规格隔热膜,但交通局、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和警方砌商后决定从111日展开,语音未落又展延到明年五月才“动手”,单看有关方面执法上的磨蹭,就令人怀疑它的功力。

当局宣称将“持续性”对另4项交通违规行為展开取缔行动,包括车牌规格、频闪灯、氙气灯和罗里超载行為。这“持续性” 用语似乎承认过去的执法有其选项和间或性,这或许纵容和培养了不少车主对车辆配备的规定,视法律为无物的心态。历年来执法的成效都是虎头蛇尾, 公众抱着无动於衷的心情看来理所当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10-2014

16 October 2014

张盛闻转角遇到冷风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面对振兴青年团团结的隐忧,从他上任后首次的大会出席率仅42%的冷清场面,显示他过去数月在基层中四出奔走徒劳无功,无法凝聚力量以撑起他的领导势头。换句话说,马华若期望下一届大选由马青去感化年轻选民投入怀抱过於乐观,因为马青仔本身疏离领导层,意味着战斗力量的散痪,除非有更好的谋略改变此一颓势。

马华招募年轻党员有太多因素令人裹足不前,有志於投身政治的,不少已对行动党以身相许,为迈向改朝换代的步伐操练。自2008年开始,这一大号人马通过网络社交媒体的互动而形成一股猛挺民联誓倒马华的力量。民联善用网媒的攻守战一路凌驾国阵之上。此外,马青也受到党内派系隐有倾轧的影响,跳不出泥淖开创新的格局。

时任马青总团长的魏家祥似乎缺乏危机意识而低估了这一形势,他的政治智能并没有想方设法去招揽年青的一代,导致他们在游离中最终投奔敌对党。假如以魏家祥的才干专注於广泛搞活动,引领及灌输马华是更好的政治角色而把他们组织起来,或许,年青人不致於大量流失,靠拢行动党,尤其是网络的板块。马华经历308505大选的惨痛挫败,党内的盲点从未寻因究责,而魏家祥也不当一回事。

张盛闻获得魏家祥处心积滤扶助接棒,但接过的是支离破碎的烂摊子。其中,上届马青改选降低年龄的门槛,虽然使到他可以抛离束缚争胜,但也削弱了马青固有的组织结构分崩离析,魏家祥至今还遭到党内人士三不五时在网络上的嘲讽。张盛闻凭藉马青教育局主任的知名度,且获得魏家祥的支持,却只能以794张票战胜获701票吴杰民,多数票93张。选绩反映出有近半的马青代表对张盛闻的领导存有疑议。

随着马青大会的冷场,昔日败将吴杰民不点名调侃:“所谓领袖,领袖的风范是在纵然你不在朝,没权力,可是所谓的支持者仍然对你不离不弃,这才是真正的领袖。当权,可是不过半的,应该始终还是有点遗憾,职位和人数也许只是点缀,自我沉醉的效果终究还是要醒来的。” 似乎暗示他虽不在权位,其支持实力不亚於掌权的张盛闻。

目前,马华毌体的党讧暂时停息战火。但马青却酝酿着不妥的氛围。此次大会,张盛闻的领导班子实施过滤代表的提问和辩论内容,再次显示他缺乏担当的勇气,有意逃避党內的质询,对外粉饰太平。马青向来是先锋队,少不了要让“愤怒青年”有更激进的言论空间冲刺以磨练政途,压制这些愤青,只是铸造马华历来闪烁其词的样版,对改革转型自我设限,对感召年青人的奋进是一种消极行为,建设了高墙堵住新人的超越。

张盛闻以党职和上议员身份,所到之处受人拥捧,但他个人的光芒不足以反映领导魅力,因此,马青要走出一条新路,他本身应该确立路线,否则,整个马青还是难求长进,原地踏步。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6-10-2014


14 October 2014

和平占中的隐形暴力



    
香港占中陷入斗势耗力的拉锯战,如何了结,会有怎样的结局无从预估。这场争取民主选举的政治运动自928日爆发以来,似乎没有缓解的出路。港府投鼠忌器,不敢轻率镇压清场,多数群众运动都预算有血染的风采,当局自甘雌伏,以免壮烈了这场西方媒体所表扬的雨伞革命。占中的学生组织也看到这一软肋,重新整合占领街道,期望以激进的手段逼使中共释放真正的普选以取得胜利。

但看中共静观其变,或许也希望消磨学生硬撑的能耐,但是,学联和学民思潮这两个组织开弓没有回头箭,已全情投入斗争,自己也无从评估胜败。占中是以占领香港商业中心的中环为重,之后扩散到其他街道,港民起初姑且容之,但久久未散而衍生交通、商业和民生课题,从而触发一股反占中的势力冒起要摆平占中。近日,从叫嚣到骂战,反占中者无计可施,因为占中者应对之计就是群声高唱生日歌灭音,从而升级发生肢体沖突泄怒。由於港警按兵不动,反占中者可能代警执法踩场而成为最新忧虑,社会矛盾日渐严峻。

佔中,全称为让爱与和平佔领中环,但这个名堂发酵后就发霉,因为占中时日僵持过久和作态过了头,侵略了近700万港人的起居生活,爱已枯萎而恨却滋生,人们看不到和平,只有动乱。这类隐形的暴力若持续地占街为王,必然演变以暴制暴。香港特区政府一面希望反占中胁逼占中运动最终撤散收场,另一方面也希望升温的民意打击占中的正当性。

隐形的暴力也见诸於纸媒和网络上的开战。应运而生的社交媒体站在对立面互相攻讦,由於西方媒体把他们的民主价值观倾注在占中,甚至把17岁的占中召集人黄之锋吹捧为有资格获选为诺贝尔和平奖,间接鼓舞起义的士气。但反占中的派系对这批90后的小伙子把占中视为嘉年华会地凑兴取乐而瘫痪香港,不断寻求中间港民群起讨伐。可以预见,社会对立而撕裂正在深化。

此外,中国大陆对港台一些作家支持占中的热情也实施隐形暴力封杀他们的著作下架。一些被圈定为劣迹的艺人也列入黑名单。这些歌影艺人挤出眼泪搏取占中热潮的掌声,势所难免将面对秋后算账。占中的幕后操盘者并没有站在最前线,而是由学生代为出战,而历史上的群众运动,往往就是盲从者灌溉了诉求,群众运动使参与者抛离了个体,当他们融入了群体行列,思维上就被正义所包裹而自我膨胀,一切行为都充满创造历史的激情。

香港特梁振英表明自己下台并不能解决问题,准备应对佔中示威失控可能产生的后果,但他不会把运动定性為革命,以免荣耀了非法集会。

占中行动随时面对不确定因素所左右,一些人退出一些人加入,时间的拖磨将使内部队型变异,外来的反占中势力崛起直逼占中者步步为营,也许双方触发沖突才会使港警介入而乱中取胜,平息这场动乱。但各方都必须付出代价,而早已受到殃及的港民,已在隐形暴力中内伤。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4-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