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April 2016

辩论会解决不了真正问题




TV3以接受警方及反贪污委员会劝告为由,决定展延直播林冠英与阿都拉曼达兰辩论会,这紧急煞车的的所谓展延,也意味着遥遥无期。没有电视直播的表演平台,对林冠英和阿都拉曼达兰而言,兴致索然无味。

身为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阿都拉曼达兰於本月初点燃辩论的火把,要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针对山竹园地段的交易以及首长以超低价格购买私宅,预先草拟15道问题要首长作出交代。而首长也以15道问题应战,主力针对槟州区域发展机构把威南一地段廉价出售,要部长解释。与其说是辩论,倒不如看作是互揭疮疤。

警方和反贪委不约而同劝诫,基於有关课题进入调查阶段,不宜节外生枝以免产生不良影响。有关课题纷扰近月余,至今所知反贪委搬走首长办公室20箱文件,但还未向首长录取口供;而另一方面,达兰声称掌握有力文件,指林冠英在利益输送上有瓜田李下之嫌,但同样还没有正式录供取证。因此,调查既然还沒有眉目何故介入辩论会主持公道,让人们错失检视此案的机会而心生不満。实际上,辩论会将有助於丰富调查的内容。

与此同时,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公账会提呈一马公司(1MDB)最终报告后意犹未尽,挑战1MDB首席执行员阿鲁尔辩论一些疑窦,后者已一口答应奉陪。随着公账会报告之后,警方将介入调查涉案人士,这是否将以同样的标准阻拦这场辩论会,看来是前呼后应的动作。因此,此场安排在TV3的辩论会,看似难有乐观的期待。

反贪污委员会劝请各造,针对林冠英购屋课题停止发表任何言论。“必须提醒,每宗贪污案件的调查如搜证、确认文件及证人录取口供等都不一样,因此调查时限也不一样。”
按照当前的调查程序和进程,无可否认让人产生龟速的观感和印象。设若调查对象是国阵人马,反对党例必啧有微言,指控执法机构受到左右。

这场英、兰辩论会其实难以预期有爆炸性的效果,因为双方的“控辩” 言论早已通过记者会或是文告形式各自表述,辩论会只是另一个口舌战场重复同样的争拗。从过去的经验,人们只是以辩论的口才判别高下,而忽略辩论的主题。对林冠英而言,由於低价购买私宅同时蹦出与山竹园投标地段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场辨论正可为首长的廉政清洗污点。

但是,辩论会常是从主题离轨脱序,用另一个问题淹没原有的焦点。因此,双方的雄辩可能扭曲事实的症结所在,听众若受到片面之词的误导,也会对今后可能出现的检控,认同行动党一早界定为“政治迫害”的预设立场和判识。当今朝野的尖锐对峙,双方的支持者都想看到心里想看到的结果,罔顾一个课题的事实足迹。网络上的评议,认为比起26亿令吉的政治献金,三几百万令吉的洋房是小巫见大巫,穷追猛打就是别有居心。如果利益输送以银额决定轻重,那么,街头掠夺数百令吉比起持械抢劫数百万令吉是否可以坐视不顾,那就要问过受害者的感受了。

林冠英涉及低价买房及卷入山竹园地段的风波,不是一场辩论就可以脱身和自动廉洁的。他的清白最终还得通过调查以至庭审才能定音。因此,当前在社会舆论上宣称有关方面存有政治动机,争取有利於己的位置只是一时之勇的言行,淡定面对一切的司法程序才是君子坦荡荡的前路。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9-4-2016

14 April 2016

林冠英辩还是变




槟州首长林冠英催逼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在416日之前辩论,他制造勇者无俱的声势,其实有欠君子风度。因为达兰发出辩论战帖之后,林冠英昂首强调“我等着他!”,交由对方择定日期。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负责安排辩论细节。达兰赴中国公干,林冠英指责他逃避辩论,并召唤他回国辩论,这是不可理喻的野蛮行为。

这种动作只是要向群众强势宣示,在山竹园地皮的割卖和超低价购入洋房的课题上,他冰清玉洁,胸怀“真理越辩越明” 。然而,政治课题的辩论从来就辩不出真理,那只是一场游戏。达兰说“有助寻找真相”,也是一厢情愿,因为上电视激辩一个小时,只能满足双方支持者预设的指控立场。真相最终还得看执法单位的调查报告,以及是否受到检控。即便把案件拉上法庭裁定,也不是林冠英要的真理,因为行动党已迫不及待界定有关课题为“政治逼害”。因此,其结局对行动党而言永远是冤哉枉哉。

一些特定单位和部长试图劝阻这场辩论会,主要是有关交易的疑惑已由反贪污委员会介入调查,辩论并不能一举厘清问题,却影响日后的调查工作。但双方既已在媒体上逞口舌之強,如今骑虎难下必须“顶硬上”。

林冠英强人所难,设定16号急辩,让人产生一种印象是,如果达兰未能及时赴会,他就有权力退辩,合理化从辩转为变。无论如何,经过一番扰嚷,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于周三宣布,英兰辩论将在419日晚上举行一小时,由TV3现场直播。

在国外的阿都拉曼达兰在其面子书贴文,率先以15道题要林冠英在辩论会好好解答山竹园地段及向彭丽君低於市价购置洋房的问题。其中问题也触及:

——在2010年将山竹园征求计划书(RFP)交给一家财务状况可疑的公司,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KLIDC2010年审计声明已披露,该公司当时处于负资产状态;为何早前藉口指山竹园对建设17层楼组屋来说太小,但却能建造30层楼高酒店或医疗中心?

——拿督陈荣州已在《南洋商报》专访承认签署销售协议书,林冠英何时会就早前称他“流言部长”一事道歉?
——认同与否彭丽君以280万令吉将私邸卖给林冠英后,蒙受巨额损失?在买房前,是否知道彭丽君是替KLIDC持有者工作逾20年的资深员工。

林冠英也以15道问题要达兰解释,至少有三道题是以前朝的决策作为追击,而有关KLIDC拥有山竹园的各项疑问则是以 为什么部长是否拒绝承认 部长是否愿意承认 开头,至於KLIDC转售未通知州政府,而至今售股尚示成事,林冠英要部长道歉。但反悔或同意撤销交易也改变不了曾存在的动作痕迹。

双方的书面问题一旦提呈到辩论会找对方解答,相信都只会是顾左右而言他,尤其是辩论的时限无法解释一匹布那么长的纠葛和内情。因此,到时也只是各说各的,辨论既无真理也没有真相。国人只是看一场口舌交鋒的娱乐,辩来辩去,无从找到答案。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4-4-2016

12 April 2016

陈胜尧为纳吉脱嫌?




公账会审查1MDB(一马公司)的最终报告,梳理出管理层离轨脱序的一盘烂账,基本上有关的解剖手术还没查个明细并判定禍因。而成为众矢之的的首相纳吉虽然在直接证据上漂白了责任,但1MDB错综复杂的交易过程仍留下首尾有待释疑,納吉无可避免将受到印象上曾卷入漩涡而继续受到追击。因此,把前CEO沙鲁哈米当成为箭靶,必须面对调查和对其中弊端负责,只是插曲而已。

1MDB经过调整的资产有530亿令吉,负债500余亿令吉。账面上看似无债一身轻,但这些资产当初是由政府超低价售卖给1MDB,增值数以百倍计才有条件举债。如今那些具备潜质的资产和发展计划相继脱售以摊还巨额贷款,这类商业整形只是替1MDB止血镇痛,以堵住悠悠之口的讨伐。1MDB的前程远景无人可以乐观看待。

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在社交媒体上重申“必须找出监守自盗的证据”。但如何抽丝剥茧,看来公账会106页的报告已在这个阶段功成身退,今后,董事局和管理层甚至幕后人物应置於怎样的法律位置受到检控,至今还看不到动静。也许,牵一髮而动全身,总有人投鼠忌器。

公账会的最终报告乃由朝野政党联手彻查的文件,在同意之下签认并提呈予国会。在超过一年海内外媒体爆料所凝固的观感和印象,首相纳吉很难切割责任,因为一些厐大的交易都必须向首相报备。然而,行动党元老及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以纳吉只是1MDB顾问局主席,并沒有确凿的证据参与行政决策,而无需受到对付。

陈胜尧是以报告的内容表达看法,潘俭伟和林吉祥认为就事论事。但是,行动党的网络打手迫不及待对他人身攻击,指他对纳吉的脱嫌遭到收买,更难听的话指这位医学博士老懵懂、脑残等等詈骂。这是火箭网兵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的惯性起哄围剿。

陈胜尧确实没有捍卫纳吉替他漂白,他讲求的是证据。他向网媒表态:“根据这一份报告,没有提及纳吉需要负责的地方,这是因为所提呈文件并没有显示案件与纳吉有直接关系。”

去年,他狠批也是公账会成员及党同僚的潘检伟勿以道听途说为证据评论1MDB课题,或多或少造成他并非同一鼻孔出气而招惹党内非议。但,这位八届甲洞国会议员的议席已被党内政敌觊觎多时,如今正可藉势藉端把他挤兑。陈胜尧直肠直肚的话,囯阵的网络媒体如获至宝,视为行动党的良心为纳吉说了公道话,而行动党以非我族类的叛徒批判他助长国阵的宣传攻势。

潘俭伟尽管同意公账会的报告,但只给80%满意度的评分,主要是“资料不完整的情况下完成的报告,对他而言,公账会并没有成功为纳吉洗脱嫌疑”。潘俭伟一向来是从“政治正确”要煮死纳吉的政途,因此保留20%关健的怀疑度以便继续掘地三呎。而1MDB拖磨多时衍生的疑问,行动党的预设立场和判断,希望纳吉因此案而折翼,但公账会的审查报告未能满足他们要看到的好戏。

另一方面,纳吉振振有词驳斥马哈迪所说1MDB420亿令吉消失的指责。敦马倒吉力度式微,根据《澳洲人周末报》报道,马哈迪公开呼吁外来势力介入合法推翻倒吉。在敦马掌权时期,与外国势力和媒体联成一气被他视为叛囯,如今他翻转昔日之垢议,要“合法叛国”,无所不用其极。

纳吉对一马公司的丑弊已累积了沉着应战的经验,可说是腰怀雄剑长三尺,出鞘逐个斩断浮现的问题,削铁如泥。然而,尽管武功高强,1MDB管理不当的烂摊和26亿政治捐款疑窦,还是阴魂不散。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2-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