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ch 2015

林冠英对伊刑法神力失措




行动党中委会议决,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断绝共事关系,令人啼笑皆非。伊党丹州所有31个州议员,包括行动党指望可推翻哈迪的开明派也都投票押注,使伊刑法通过,这是整个党的决策和斗争目标,行动党只挑哈迪一个人为敌视对象,这只是为了向华社交代政治责任的驼鸟行为。

追溯伊党的历史,创建神权治国是日月乾坤照的目标,伊党早在22年前就使伊刑法怀胎在身,去年再度表明催生,那时行动党还抱着幻想以为伊党会以民联入主布城为考量而暂缓步伐,但伊党坚决表明不计得失,也会唯我独尊推动固有的宗教政策。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假装愤怒,指控伊党没有遵循共识使伊刑法俢成正果是背信弃义,他造作的戏码十分粗糙。真正背信弃义的,倒是行动党辜负了华裔选民的信任。因为该党信誓旦旦做担保,伊党在行动党的制衡之下,难以推动伊刑法。如今丹州开了闸,行动党只朝哈迪阿旺究责的大动作,只是转移目标,麻庳华社追究行动党卖族求荣的隐议程。林冠英曾与哈迪签署协议,认同伊党有权力为其宗教政策而斗争,这份协议书已充份说明行动党未曾斩钉截铁反对伊刑法,但却矇蔽华社民联其实暗蔵着这把匕首。

行动党只挑哈迪一个人断绝关系,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也沒有办法扭转伊刑法势如破竹的态势。在种族和宗教合二为一的力量之下,伊党将把火箭标签为反族反教与马来社群叫战。伊党的所谓开明派不得不与哈迪站在同一阵线以抵抗外力的侵辱。因此,如果行动党以为集中在哈迪身上开火就可以挽回面子,可能打错算盘,因为对伊党主席叫骂就等同跟整个伊党开战。

林冠英自诩他连巫统都不怕,何俱伊党,那只是提振个人威武的信心喊话。至今,行动党还培养不出剧力万钧的勇气脱离民联,因为这牵涉到火箭的利益。单以雪州而论,退出民联就叫行动党的官爷们断了不少粮而吃西北风。与其说要维持民联的结构,倒不如说行动党仍需依靠在民联的脆弱关系,拥抱着官禄的甜头,也因为利益链不能断脱,整个党的尊严也就暂搁一边,华社那些人以行动党鞭打国阵有种有胆色,此时看到了令他们心寒的另一张脸。

林吉祥建议成立一个拯救大马的联合政府以维护世俗宪法。这不过是替行动党自我救赎的混惑之论,以甩掉目前网络舆情纷纷指责该党是汉奸的骂名。林冠英要哈迪阿旺以国会议员的身份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以免破坏民联精神或退出民联,这只是他一贯耍嘴炮的伎俩。如果他有影响力,大可与公正党主席取得共识,促请伊党退盟。然而,至今还看不到林冠英显灵的神力。走出槟州面对全国课题,林冠英充其量也只是一尊地方上的土地公而已。

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针对伊刑法的冲击,兵分两路各有阐述和展开攻坚战,意在制造更多话题以替行动党消毒。华社会否宽容火箭,胥视记忆力能否延续到下一届大选再作定断。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3-2015

24 March 2015

走到汉奸这个地步




华社不得不跟行动党清算伊斯兰刑事法这笔账。因为该党领袖曾拍胸膛作保,伊刑法不是民联共识下的政纲,没有火箭点头,伊刑法烧不起来。如今,吉兰丹伊党州议会一致表决,使1993年伊刑法变本加厉复活,行动党无论找什么理由推搪塞责,也摆脱不了对非穆斯林特别是华社的罪责。

行动党在505大选,利用伊刑法难成其事这颗有迷幻作用的定心丸,诱导超过80%华裔选民成就了37国会议员和95位州议员而成为民联老大,如今却给拥有21国席的伊党上掐下捏,林冠英对伊刑法方寸大乱,只能用英语 Let it pass first 含混回应。这反映出神通广大的秘书长只能哑忍让伊刑法先行通过,再作打算。对出卖华社毫无愧疚之心。

林冠英正式的文告“愤怒”指控伊斯兰党背信弃义和不诚实,在在显示智商余额不足。伊党要创建神权国的终极目标是天悬日月乾坤照的雄心壮志,伊刑法早在1993年在丹州成形,伊党是坦荡荡昭告天下,与我为伍者必须屈从。

林冠英曾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签署“平等矛盾” 协约,即伊党有权推动神权治国的斗争目标,而行动党有权捍卫世俗体制,用粗糙的研读就是各自的肛门放自己的屁。两年前,伊斯兰党候选人在林冠英的伴随下解释两党的共识值高达95%,只有5%的差距。但这5%就像砒礵足以残害非穆斯林社群的生活文化习俗,使整个国家法制秩序变天。哈迪把这份协议上载到面子书以昭信实,但林冠英至今还处在解释上的言语障碍。

凡走过必有痕迹,200928日,已故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丢出老脸发飚自揭伤疤,炮轰当他提到反对伊斯兰刑事法时,得不到党內支持,包括林吉祥和林冠英。卡巴星说,“这是一个耻辱,他们应该忏悔”。而自此之后,卡老的言论被党内视为“个人意见”。

因此,在林氏父子领导下的行动党,隐有默许和尊重伊党的宗教政策的斗争,而面对华社则以奋勇制肘的姿态使华社相信伊刑法在行动党的操控能力之内无法張牙,而使选民放下警惕。林吉祥以前批判马华躲在巫统的纱笼底下偷生,如今本身也躲进伊党的纱笼,暗中替伊党的议程按摩,舒经活络。按照民联网军对非我族类即冠之以汉奸走狗的骂名,行动党当前遭受舆论的围剿,其实已走到这个地步。

为了止住非穆斯林的怒潮,公正党议决不支持丹州伊刑法私人法案。但必须细察,公正党是因为伊党没与该党砌商而一意孤行,志在教训伊党而非反伊刑法。这个党的立场是“现阶段不是落实伊刑法的时机”,因此,任何押后延搁的说词,只是调整计时炸弹的引爆时间而已。

伊刑法已使民联三党的关系处在互相倾轧的困境,会否分崩离析还得从政治利益为考量衡量得失,伊党可以固守丹州政权而自重,行动党可盘踞槟城叱咤风云,如果撕破脸拆伙,由公正党执掌的雪州政权就岌岌可危,独木难支。行动党至今只叫对方退盟,本身含辱带耻按兵不动,双方都不想成为对民联纵火的罪魁。

因此,砂拉越行动党为免受伊党拖累而扯开关系,期待即将来临的州选,迷糊华裔选民的抉择;槟州社青团冻结与伊党青年团的交往,这都是政治戏码。林吉祥曾谴责伊党的神权国而退出替阵,最终还是夹着尾巴做人与伊党共缔民联之约。

民联声称505大选获得52%选票之強受民所托,但改朝换代棋差一着,如今退守“改巢唤代”,希望盟党的领导层权力更替再作计议。行动党一厢情愿梦想伊党由开明派握权就好商量,但任何开明派进入领导层,终究还是要贯彻宗教政策以维持党的特性而逐渐变色成为保守派。与狼共舞只是凑兴谋合,狼的思维是朝向原野森林的,只有火箭才相信可共居一室。伊党使林冠英愤怒,华社的愤怒奔向谁讨个明白,始作俑者的行动党已沒有甩责的余地。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3-2015

19 March 2015

董总內战最后一击



    
董总派系斗争,华团领袖个个明哲保身不混这淌污水,因为叶新田和邹寿汉双头合壁,与傅振荃为首的共18名中委毫无协商余硬干到底,托请任何一方退一步就是为另一方争多一步,调解人再怎样中立,也会受左右夹攻到遍体鱗伤。反正这两批人马已把争端交到法庭定夺,董总未来的定位只以一个法字论高下,不容情理。如果未来两派头头作状,再见面也是朋友地强颜欢笑握手,就可对虚伪一词见景知义。

叶邹双煞也许耗尽了斗争语言,目前挺身而出的社会爱心基金会主席丹斯里彭茂燊站在最前线为叶邹打点最后一击,成为护航发言人。彭茂燊自称用11万来刊登广吿参与董总战事,出銭面不改色,但说出来就有点财大气粗,邀功自赏。

为了验明叶邹对华教的贡献正气凜然,他甚至以3千令吉聘请私家侦探研查明叶、邹的底细,听其言观其行,结论是他俩是真正为华教做事,一对好人。3千令吉除二,叶邹两人的华教德行和人品的DNA各值一千五百令吉。其实,上网偏向阅读叶邹那些既悲情又激昂的华教诉求的言论数以千篇计,早就是俨然的华教斗士。前提是,不要掺杂其他对两煞的恶评,他俩就可超越族魂林连玉而成为族圣。

2015120日有抢眼的广告,刊登"100闻人促董总重选决定董总领导人选",此一招式是要提振改革派声威撂倒叶邹。这些来自文化界的名士,突有文化人曾任道(甄供)另登启事声明广吿内容事先毫不知情;他与此事无关。

事隔近两个月,蹦出一个“马来华校生协会筹委会”要求99名闻人向甄供学习,抗拒被盗名。而彭茂燊出銭出得充满正义感,承渃愿意赞助99名闻人刊登澄清启事的费用。问题来了,既然是澄清,假使99人之中,有些人的澄清是要进一步重申“促请董总重选决定董总领导人选” ,那么,在摆事实讲道理的公正精神下,广告费是否也一併承担?

不必庸人自扰,那99名闻人既然是文化及评论人,要否定有关广告内容早就否定,与是否负担得起广告费沾不上边。至於是否还有类似甄供面对困扰的闻人,他们既然沉默了两个月,如今若后知后觉澄清申诉,相信这些闻人不会把智商摆出来任人踩踏。因此,彭茂燊对叶邹情义尽至,理应不必再掏钱了。

董总内战有外援资金打宣传战,宛如政党以人力和财势较劲。时代的变幻摧残了领导人的品格逐一降级,连累董总对华教固有的情操也贬值。过去由华社捐献累积的义款都在没有实际的效益的内斗中挥霍,真够败家。

高庭定於本月20日,对董总主席叶新田寻求宣判秘书长傅振荃无权召开中央委员会特别会议的申请作出裁决。有关裁决不管如何,双方还得归回原位再斗一场生死之战,必须有一方瘫痪倒下,另一方才执掌指挥权,为华教之耻另论功过。谁胜谁败都只关乎个人功名的兴衰得失,但董总伤筋折骨要恢复元气,却是华社共同的问题,冤哉枉哉。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9-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