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November 2014

华教内乱外犯的耻辱对策




    
针对华教的发展,近有内乱外犯。董总六州董联会群起召开特大要撤掉署理主席邹寿汉的职位受到主席叶新田拦截,他另起特大炉灶审议关丹中学是否应赐予统考资格,把倒邹战场转移阵地;另一个对华教犯境的,来自即将召开的巫统大会,一些脑热的领袖揭窝蓋,要辩论关闭和煮死华文和淡小教育。

巫统一些高层领袖如副主席希山慕丁劝请巫统代表不要发表含有种族和宗教情绪的言论,以免构成人民之间的和谐受到威胁而不安,这是中规中矩的言论。但华社党团的态度却有怕得要死的反应,其中,华总会长方天兴吁请巫统勿辩华教地位,以免擦枪走火,局面失控。

巫统一些代表常以其他族群的权益煽情点火,用以巩固在党内的欢迎度和势力,针对华教的挑衅常是周期性病发,屡见不鲜。因此,华团若惶恐求饶只将增加这些极端主义份子的焰气,这些人不会因为华团领袖胆寒心怯而仁慈地就此收手闭嘴,反之,一片恐惧之声倒令华社越来越被看不起。

在森林中,狮子与其他野兽的数量在少数,但狮子的自信和威严从来不会因为其他飞禽走兽的鸣吼而躲闪和怯步。华社党团对政治雷声长期恐惧,因此才会因别人敲锣打鼓而惊吓。其实,教育是华族的命根,即使人口结构在少数,也应维持勇者无惧的尊严去看待来犯,华文教育在宪法上已受到保障,且看他人要如何煮死华教,才能知根知底。

应对这类叫嚣,华社党团何妨提出警告,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应该勇於援引煽动法令对付口不择言者,反正政府已神乎其技利用有关法令追究发表敏感言论的社运份子,也不差多几个人押上法庭。这也可以考验总检察署执法的态度。因此,该发生迟早会爆发,苟且偷生确非长久之计。

此外,有传闻说七州董联会将促请叶新田搁置议决关中统考的特大,既然有超过半数的董联会与叶新田不妥,何不藉此势头了断是非恩怨。各州锋火焼董总,如今进击力精聚,若通过允许关中参加统考,也就强化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审批的信心基础,也可让纠纏两年的课题划上休止符。

华社之乱的根源,往往出在一小撮恶霸的作为即使令人恨之入骨,但那些有影响力的华团领袖和各领域的学者都惯性明哲保身,当断不断,以观棋不语的习性表现个人独善其身的伪道。直到火烧眼眉,才摆出敦厚的面孔劝请各方以团结为要休战为重。但这些废话到底能摆平争端吗?多数插嘴相劝的领袖都只是扮演社会上好人的角色,而在面对政治势力的嚣张,先天性三缄其口,非出声不可的时候语无伦次地讨饶。中国网络流行语:见多醉了;说多了都是泪。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11-2014

18 November 2014

叶新田矫情转搞关中统考特大



       
古装宫廷电视连续集《甄嬛传》有一金句:贱人就是矫情。矫情的意思,泛指强词夺理、蛮横;掩饰真情;故意违反常情;故作姿态、装蒜。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华社普遍叫嚣的压力之下,动用职权召开大,决定关丹中华中学是否应允准参加统考,就是十足的矫情,如果真情实意,早就应该征询各方论见。此次突如其来的动作,明眼人一看就是要冲淡六州董联会号召特大撤掉邹寿汉的署理主席职位的危情。

关中从纯种到统考的争端折腾了近两年,一路来由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以双打搭挡,乾纲独断穷追猛打,置之死地而后快。过去八年,邹寿汉在董总的发言姿态与叶新田“並驾齐驱”,圈内人认为邹寿汉操控董总的路向而叶新田只是附和听命,董总秘书长傅振荃倾力倒邹,就是要拔除傀儡背后的黑手,再等到2017年的选举才让叶新田孤独地下台。

由於邹寿汉向以强霸见称令人难以“服侍”,他在今年第23届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常务委员选举中,首次被拉下马,遭夺掉自2007年出任副主席的光环。独中工委会有董总代表8名,教总代表7名。但邹寿汉获得5票之耻,就连董总代表也不惜捅他三刀。邹寿汉受到董、教总两个组织的冷弃受到“肯定” 之后,才有后续的六州董联会揭竿而起的倒邹汹潮。

叶新田穷其言词拒开倒邹特大,唯恐靠山一倒,自己在董总独木难支,因此,转移视线另搞特大商决关中统考的资格,其粗糙的手法不言而喻。其实,统考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共生的资产主权,关中是否受准参加统考的审批和决定权在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独中工委会。但叶、邹在这个组织内的声望日渐式微,故意摆脱工委会和教总中人的参与决议,试图在董总的范畴内最后挣扎,但董总单方面的行动是否符合情理,谅必有一番争执。

叶新田设计的特大议程“通过和接纳关丹中华中学学生参加华文独中统考的提案”,表面是应就舆情之求,实则装模作样更换姿态,口蜜腹剑兼且矫情的意味浓厚。但看附上的“案由” 存心埋下毒笔,试图警诫各州董联会慎思前邪因后恶果。其中,对教育部的关中批文锁死是“一所私立国中” 以及再度強调关中违反董总历来各项议决和行动的原旨。这种“案由” 的潜意识是指导代表倾向於拒绝关中进入统考的华教家庭。数历来党团在大是大非上的特大,唯有叶新田的博士之才方有这种本领颠三倒四。

127日的特大有两种情况,若不接纳关中统考,叶新田印证自己的路线正确是硬道理,继续飞扬跋扈领导董总;如果各州董联会审决通过关中统考,叶博士又可自表尊重大会的决定而把它形容为董总团结氛围凝神聚魄,同时趁机劝告代表们对倒邹特大搁置勿论,应以华教存亡为重中之重,放下人事糾葛。如此一来,可在关中统考的僵局中有体面下台阶,二来又可保住邹寿汉之被倒。

汉朝董仲舒 《士不遇赋》:“虽矫情而获百利兮,复不如正心而归一善。”,叶新田搞来搞去,说白了,过去如何雄壮激烈扮演华教斗士,始终对华小、独中以至新纪元学院正面发展的成效乏善可陈,因为矫情而缺乏正心,董总今日声名狼籍,倒是叶老之功,邹公之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11-2014

13 November 2014

一位警察总长之死的往事



     
患口腔和肠癌的第七任警察总长巴克利奥马以66岁之龄逝世。媒体循例简略报导他的死讯,因为他在2003年至2006年的任期比较低调,并不以哗众作风吸睛,也就少了风光史。而他对警队内贪污风气嫉恶如仇,整治一些涉嫌与黑帮挂钩的警官,在他退休后甚少与昔日同僚能维持关系,而今,不满他当年的铁腕的警官在他去世后也甚少弔唁。

內政部长以及代副警察总长弗兹说他生前对警队、社会和国家作出多项贡献令人钦佩。但“多项贡献” 并没有具体说明,也就变成惯性表扬。

巴克利任内,曾对色情、赌博等偏门行业曾以雷历手段肃清,他曾下令一个月内彻底荡平网络跑马机非法赌博,任何警区主任和负责打黄扫赌的警官若不执行,将受到纪律行动或调职的惩处。这一举措,确实使跑马机收档,而当年卖淫集团应变之策就是把妓女分别散置在食肆和咖啡店,以避免在固定的集合点受到取缔。

一些按照潜规则庇护偏门的警察,在那时期也因为断粮而暗生责怨。但是,巴克利的个人意愿随着他荣休之后,各类偏门行业东山再起。读者若有记性,当年警队勤於发布捣毁地下万字票厂和打击黄、赌的新闻频频见报,巴克利退休后就少见这类功绩。

一个位高权重的警察总长,当他从底层攀到最高峰时,任期通常只有两三年的时光可一抒壮志。有的跟着“传统惯例” 的大队走;有的去旧立新,培置自己人延续“传统惯例”; 而巴克利不管三七二十一, 对偏门行业硬干, 但是,以一己之力难以唤起整个警队的追随,因为“传统惯例” 的收受贿赂是某些警队领域的“生活素质”的一部份,巴克利阻人钱财是依法执行警务,却招致敢怒不敢言,只好等下一任上台时可否恢复传统。当多数人卷入腐败时,都不会大声表扬别人的清廉。

随着黄赌行业再度兴起,警队高官重生旧念,有意重复巴克利当年打击网络的政策,但至今只见一些非法网吧受到取缔,不像巴克利的赶尽杀绝。

若严格执法,只要侦骑四出,各警区的非法赌博网吧和各个无执照的按摩中心,均可在短期内彻底清场。问题不在有关指令鞭长莫及,而是体恤“传统惯例” 一旦狠狠清除,就会殃及同僚的利益。可以预见,无论如何打黄扫赌,终究是嘴上谈兵。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3-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