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October 2014

民政党杀一人求安



         
民政党以斩立決的速度和手法冻结柔佛州代表陈来顺的党籍,如果这位党员在14天内未能圆融地解释他的言论和获得党高层将心比心的谅解,他将被开除出党,以便民政党能祭出他的人头向一些压力组织谢罪,杀一人以求党安。

陈来顺是一位高龄党员,他以本身的生活经验和历史认知,在党大会上阐述:“除了原住民以外,无论是巫裔、华裔或印裔都是外来者”。这一论调触及马来社会和宗教组织的敏感神经,除了讨伐之外,也报警究其煽动之罪。

华人被讥为外来者已成惯性挑衅,甚至喝吆滚回中国去。对这种言论侵略,向来由党团群起回呛,有的人在压力之下勉强道歉浇熄怒火,但也有背景够硬的,因为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当作吐了一口痰那么简单,间接鼓舞了这种态势更加狂野。多年来,华裔处在被动的境况以守自保,最了不起的动作就是引述宪法的保障和三大民族携手建国的功绩等等语言肯定本身的地位。

这一次,陈来顺语出惊人把巫裔归类在外来者,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他的原意是要各族审度种族关系互相敬重莫以类分,稀释历史背景的观念,以大马人自居,不要纠结在外来者的卑视影响了共荣和谐。如果有观看他补充上述说法的短片的解释,他表明自小便与各族共处甚欢,但有了外来者的芥蒂就有所分化。一般上了年纪者无不怀缅五十年前,各族在乡镇共处融洽的日子,但近二十年来,由於政客玩弄种族和宗教课题衍生了种种意识形态造成人为隔阂,以往的种族关系已开始脆弱。陈来顺并不是愤怒青年,他只是引据历史事实提出劝诫,为的是纾缓种族关系的紧绷。

再努丁,这位充满种族主义激情的前新闻部长比纯种马来人更为愤慨,他自称本身是外来者,父亲印裔,母亲阿拉伯裔,因信奉伊斯兰而在宪法上是马来人。而他大方使用马来文和遵照马来人习俗从不觉得害羞。他说华人有身份危机,一方面否决是外来者,另一方面却使用外来语。言下之意,要华人放弃本身的母语和文化才符合他的期望。问题是,再努丁的出身背景使他无可选择,而华人有坚持本身传统文化的权力。在大马,一个种族歧见的争议,往往都会把宗教牵扯进来,把问题搅混。

民政党其实没有必要关门打狗给别人看,这是自甘作贱。陈来顺有言论自由,如果越踰法律触犯煽动法令受到提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法庭自会依循历史去判断外来者的轨迹,假使庭判三大民族都是迁徙下的外来者,今后外来者的争论就没有任何一方占有绝对的话语权,一了百了解决外来者争端。当然,无论怎样评断外来者,并不能动摇固有宪法的体制。

民政党与陈来顺划清界限,严厉谴责他违反该党多元种族路线的马来西亚精神而收拾他,这种矫枉过正只将典当该党的尊严,使华社心寒。如果交由警方调查以及静观检察署的后续态度,绝对比凭着主观利益杀自己人更具政治智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10-2014

21 October 2014

季节性执法虎头蛇尾




交通部吼着将严厉取缔违规车辆,这类放话姿态向来杀气腾腾,却未曾创造过镇慑四方,立竿见影的光辉史。主要是,人们看透了执法向来一曝十寒,只要车主闪得过、跨得过和熬得过执法的火热期,很快就太平无事,不必惊恐。

最近重新订规的隔热膜(墨镜)的透光度,多少有扰民的意味。汽车业界认为若抽丝剥茧抓墨,有80%汽车的透光度都违规。一旦多数人中招而群愤抗争,交通部就会在舆论压力之下重新捡讨。像抓超速的自动执法系统(AES),曾经发过近十万传票,提控千余人,但在政治考量下退缩,既停止检控程序,也把罚款从300令吉减半,至今还没有梳理出具体的方案。因此,及时缴交罚款的车主即时先吃亏,精明者选择静观其变反等待优惠,反而占了便宜。驾驶人士总是期待朝令夕改的榴莲掉下来。

四十年前,当局早已嚷着要对墨镜“清场”,当年是为了治安的理由,防制犯罪和颠覆份子以障眼的汽车墨镜袭警和干案。但那时期,墨镜毕竟在少数,有深度的墨镜就成为截查目标,江湖上甚少人使用,因为偷来干案的汽车鲜少有墨镜。

治安的威胁因素舒缓后,才基於我国气候酷热的需要而放宽隔热膜墨镜。但是,一些车主都惯性违反规格,以致执法当局每过数年就重弹抓拿墨镜的魔音。比较时运不济被逮住的车主,遭限时拆除违规隔热膜,执法当局以这些案例作为对外宣示的功绩。但不少深谙沟通之道者都明白私了的技巧。那些钱包腫胀的车主都能从容以对,来个不折不扣的近墨者黑,摆平这季节性执法。因此,交通执法并不能有效打击驾驶者的违规恶习。

交通部在墨镜的规章上,至今还盘旋在执法效率的问题无法突破。其实,长远之计应从车商和装配源头下手。时下不少进口的一些二手车的隔热膜在外国是合法的,但在大马也许不符规格,然而,绝大多数购车者都一时不究不察而面对无辜的检举后果。因此,若法规明文说明,可追究车商必须负起责任,那么,车商在收购和转售之前,就有后顾之忧而必须检测墨镜。

同样的,新车厂家和隔热膜装配商若犯同样的错误,也必须承担车主的法律责任,此举将保障消费者免受殃及,也可以一刀切解决根源问题。

副交长阿都阿兹曾坚持该部将于今年616日起取缔不符规格隔热膜,但交通局、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和警方砌商后决定从111日展开,语音未落又展延到明年五月才“动手”,单看有关方面执法上的磨蹭,就令人怀疑它的功力。

当局宣称将“持续性”对另4项交通违规行為展开取缔行动,包括车牌规格、频闪灯、氙气灯和罗里超载行為。这“持续性” 用语似乎承认过去的执法有其选项和间或性,这或许纵容和培养了不少车主对车辆配备的规定,视法律为无物的心态。历年来执法的成效都是虎头蛇尾, 公众抱着无动於衷的心情看来理所当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10-2014

16 October 2014

张盛闻转角遇到冷风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面对振兴青年团团结的隐忧,从他上任后首次的大会出席率仅42%的冷清场面,显示他过去数月在基层中四出奔走徒劳无功,无法凝聚力量以撑起他的领导势头。换句话说,马华若期望下一届大选由马青去感化年轻选民投入怀抱过於乐观,因为马青仔本身疏离领导层,意味着战斗力量的散痪,除非有更好的谋略改变此一颓势。

马华招募年轻党员有太多因素令人裹足不前,有志於投身政治的,不少已对行动党以身相许,为迈向改朝换代的步伐操练。自2008年开始,这一大号人马通过网络社交媒体的互动而形成一股猛挺民联誓倒马华的力量。民联善用网媒的攻守战一路凌驾国阵之上。此外,马青也受到党内派系隐有倾轧的影响,跳不出泥淖开创新的格局。

时任马青总团长的魏家祥似乎缺乏危机意识而低估了这一形势,他的政治智能并没有想方设法去招揽年青的一代,导致他们在游离中最终投奔敌对党。假如以魏家祥的才干专注於广泛搞活动,引领及灌输马华是更好的政治角色而把他们组织起来,或许,年青人不致於大量流失,靠拢行动党,尤其是网络的板块。马华经历308505大选的惨痛挫败,党内的盲点从未寻因究责,而魏家祥也不当一回事。

张盛闻获得魏家祥处心积滤扶助接棒,但接过的是支离破碎的烂摊子。其中,上届马青改选降低年龄的门槛,虽然使到他可以抛离束缚争胜,但也削弱了马青固有的组织结构分崩离析,魏家祥至今还遭到党内人士三不五时在网络上的嘲讽。张盛闻凭藉马青教育局主任的知名度,且获得魏家祥的支持,却只能以794张票战胜获701票吴杰民,多数票93张。选绩反映出有近半的马青代表对张盛闻的领导存有疑议。

随着马青大会的冷场,昔日败将吴杰民不点名调侃:“所谓领袖,领袖的风范是在纵然你不在朝,没权力,可是所谓的支持者仍然对你不离不弃,这才是真正的领袖。当权,可是不过半的,应该始终还是有点遗憾,职位和人数也许只是点缀,自我沉醉的效果终究还是要醒来的。” 似乎暗示他虽不在权位,其支持实力不亚於掌权的张盛闻。

目前,马华毌体的党讧暂时停息战火。但马青却酝酿着不妥的氛围。此次大会,张盛闻的领导班子实施过滤代表的提问和辩论内容,再次显示他缺乏担当的勇气,有意逃避党內的质询,对外粉饰太平。马青向来是先锋队,少不了要让“愤怒青年”有更激进的言论空间冲刺以磨练政途,压制这些愤青,只是铸造马华历来闪烁其词的样版,对改革转型自我设限,对感召年青人的奋进是一种消极行为,建设了高墙堵住新人的超越。

张盛闻以党职和上议员身份,所到之处受人拥捧,但他个人的光芒不足以反映领导魅力,因此,马青要走出一条新路,他本身应该确立路线,否则,整个马青还是难求长进,原地踏步。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6-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