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ober 2014

九把刀一个太少



     

原名柯景腾的台湾作家九把刀感情出轨,脚踏两条船与东森正妹女主播周亭羽约炮被揭发后一身是屎。

台湾人新兴的流行用语把这种绯闻叫做劈腿。如今社会男女的社交、视野和感情五花八门,看对眼谈得来,往往会从神交晋升到性交层次。以前在外拈花惹草的绝大多数是男人,如今女权也连带着性权并驾齐驱,不久前有一位新婚一个月的文艺界女名人也红杏出墙,而这次与九把刀有刀腿之欲的周亭羽本身有恋爱中的男朋友,足见在某些人的感情世界,一个太少。

周亭羽对“伤害了信任我的男朋友” 的错误誓矢用更长的时间来弥补。她在面子书上发帖:“这一次,在爱情裡背叛,过去我对认同的社会价值所付出的努力与奉献,也一併被怀疑被嘲讽,瞬间翻转成人格虚偽的积极证据,我很痛苦难过,但我明白这是我应该得到的人格毁灭,所有的批评我都无话可说,都是我自己犯错导致的结果。”

也许情真意切,网友们并没有堆砌道德责任和忠诚度清算她,反而鼓励她重新振作。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大陆,网友的羞辱语言肯定万箭齐射。

一男一女双双劈腿走进了房间,完全反映了铁达时腕表经典广告的金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现代男女的爱情观念已今非昔比。毕竟,当代男女以婚姻收了心之前,不少也处过三两个恋人。从初恋而进入婚姻殿堂的人屈指可数。

不少人痛斥九把刀是大贱人,因为东窗事发后,他斩钉截铁要向女友小内寻求原谅并计划一起延续走下去。这么一来,就是把周亭羽一脚踢开,男欢女爱到此为止。这场劈腿战役,九把刀的一场风流,小內是绝对的赢家,起码,她获取了关健时刻的挚诚。而九把刀是否就此次经历收起色刀,那是后话。

一些舆论认为九把刀是公众人物,因此,他有必要像其他犯错的公众人物一样,即使不是含着眼泪,也应表现得一脸愧疚,鞠躬道歉以匡正社会风气。人们对名人的观瞻总是连带着种种道德的束缚,期望他们应具备良好的形象,尤其在情色方面更应没有把柄和瘕疵由人诟议,但这终究是一厢情愿。

九把刀享有盛名,社会大众错觉地以为他是公共财产,拥有权力指点甚至支配他的私生活,而事实上,撇下社会地位和社会对他的形象观感,每个人躺在七尺之床,一有机缘,情欲都是如此这般。只要有所谓的性丑闻,多数人机械式地站在道德制高点去烂人之所烂,而不烂己。

说得宽宏大量一点,九把刀的“体欲”并不是社会赐以的产物,他的地位和声名也是个人成就浑然而成,但不包含七情六欲任人管控,任何人可以舒适地在本身的情欲划圈自守,大可不必把价值观差遣他人仿效,而既然“生我者父母” 对儿女的情欲是非置身度外,他们跟谁上床关你屁事?

现在的问题是,九把刀和周亭羽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后如何处理这段情?也许,英囯文豪莎士比亚的名言可作为各界男女参考:“该放弃的决不挽留,该珍惜的决不放手,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10-2014

28 October 2014

禁外劳掌厨无关种族歧视



  
林冠英仗持85%民调之强,将在槟威两地绝杀外劳在餐厅和食肆掌厨。这项决策於多月前已投石问路,而今议决将落实。州政府如此果断逐出外劳在这个领域存活,从政治上而言,外劳没有选票可以贡献,就有对他们心狠手辣的无忧。但考虑到雇佣外劳的本地小贩的票源,有关禁令又得宽限一年后才实施以展现体恤之情。因此,若食肆经营者怨声载道群起抗争,基於槟城小贩势力不可小觑,也有商榷调适的可能。

各州城镇的小贩中心的食档,自十多年前逐渐改观,部份地方性美食由外劳烧菜煮食,持牌贩商跷脚掌柜,不亦乐乎。这种转变已影响固有地方性美食的传统口味,消费者的口碑贬损声浪暗流,有些食客索性不再光顾。热闹的美食中心的小贩们并不在意传统食客的挑剔和抵制,因为旅游业旺盛的槟城,仍有慕名而来的游客填补生意空间,使小贩们有恃旡恐。不过,如果大部份本地风味的美食走了样而缺乏特色,这将打击旅游业的卖点。

华人小食多继承祖辈的调配美味的窍门,深知烹饪技巧的摊档顾客如云。各籍贯乡亲衍生了福健面、潮州粥和炒果条、海南鸡饭、客家酿豆腐、广府炒等等,即使是糕点也有不同的样式。这些熟食在城镇经营三四代,如今有后继无人的隐忧,因为年轻一代不愿意接棒,逼使小贩雇请客工出马掌厨。由於华人对“祖传秘方” 不轻易传授,因此,外劳掌厨下的食物的原汁原味确实有所差别。不论是口味或是观感上,外劳始终让人不具好感。

槟州政府要小贩们亲操祖业,乐观上是为了保持业界的小食的口味水平,但现实中,有些小贩因年迈或本地人没有兴趣经营,再过一些年将逐渐没落。因此,州政府要撵走外劳的同时,也应研究提供奖掖措施,吸引年轻一代继承饮食文化以刺激旅游业。

槟州禁外劳掌厨,即时涌现伪人权主议,直指这种做法有种族歧视的意味,论者堂皇但不知所谓。若说种族歧视,我国早有不明文的规矩可让这些卫道志士参考,譬如录取申请就读大学的审核制度、经商投标工程的限制、宗教行政命令的压制、娱乐主权的阻截和族群传统文运作的欲纵还擒等等事例,这些岐视意味和人权上的梱束的严重程度是对身为公民的侵蚀。但是,我们看到虚伪的面孔放下家门失火佯装不知情,却为外劳的权益声嘶力竭。

去看看吉隆坡那个被誉为唐人街的茨厂街,昔日华人市集的特色已由外籍人士摆卖商品,华人在时代潮流下被挤兌掉,而那些要保护百年苏丹街文化古迹的人,不妨点算一下到底有多少文化遗产的名堂可供后代怀缅。不要在拆除的时候临时起意号召文人雅士伤春悲秋,点点腊烛哀呼着守护。自己沦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还在伪装着道义替外劳争取人权,看来是缺乏镜子自照。

因此,槟州禁外劳掌厨与种族歧视根本扯不上关系,而有此措施不外是维护和延续主要是华裔饮食文化的精华,至於在条件上是否能达到州政府的期望,还得看一年后的实践和争议才能梳理出是非得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10-2014

23 October 2014

民政党杀一人求安



         
民政党以斩立決的速度和手法冻结柔佛州代表陈来顺的党籍,如果这位党员在14天内未能圆融地解释他的言论和获得党高层将心比心的谅解,他将被开除出党,以便民政党能祭出他的人头向一些压力组织谢罪,杀一人以求党安。

陈来顺是一位高龄党员,他以本身的生活经验和历史认知,在党大会上阐述:“除了原住民以外,无论是巫裔、华裔或印裔都是外来者”。这一论调触及马来社会和宗教组织的敏感神经,除了讨伐之外,也报警究其煽动之罪。

华人被讥为外来者已成惯性挑衅,甚至喝吆滚回中国去。对这种言论侵略,向来由党团群起回呛,有的人在压力之下勉强道歉浇熄怒火,但也有背景够硬的,因为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当作吐了一口痰那么简单,间接鼓舞了这种态势更加狂野。多年来,华裔处在被动的境况以守自保,最了不起的动作就是引述宪法的保障和三大民族携手建国的功绩等等语言肯定本身的地位。

这一次,陈来顺语出惊人把巫裔归类在外来者,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他的原意是要各族审度种族关系互相敬重莫以类分,稀释历史背景的观念,以大马人自居,不要纠结在外来者的卑视影响了共荣和谐。如果有观看他补充上述说法的短片的解释,他表明自小便与各族共处甚欢,但有了外来者的芥蒂就有所分化。一般上了年纪者无不怀缅五十年前,各族在乡镇共处融洽的日子,但近二十年来,由於政客玩弄种族和宗教课题衍生了种种意识形态造成人为隔阂,以往的种族关系已开始脆弱。陈来顺并不是愤怒青年,他只是引据历史事实提出劝诫,为的是纾缓种族关系的紧绷。

再努丁,这位充满种族主义激情的前新闻部长比纯种马来人更为愤慨,他自称本身是外来者,父亲印裔,母亲阿拉伯裔,因信奉伊斯兰而在宪法上是马来人。而他大方使用马来文和遵照马来人习俗从不觉得害羞。他说华人有身份危机,一方面否决是外来者,另一方面却使用外来语。言下之意,要华人放弃本身的母语和文化才符合他的期望。问题是,再努丁的出身背景使他无可选择,而华人有坚持本身传统文化的权力。在大马,一个种族歧见的争议,往往都会把宗教牵扯进来,把问题搅混。

民政党其实没有必要关门打狗给别人看,这是自甘作贱。陈来顺有言论自由,如果越踰法律触犯煽动法令受到提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法庭自会依循历史去判断外来者的轨迹,假使庭判三大民族都是迁徙下的外来者,今后外来者的争论就没有任何一方占有绝对的话语权,一了百了解决外来者争端。当然,无论怎样评断外来者,并不能动摇固有宪法的体制。

民政党与陈来顺划清界限,严厉谴责他违反该党多元种族路线的马来西亚精神而收拾他,这种矫枉过正只将典当该党的尊严,使华社心寒。如果交由警方调查以及静观检察署的后续态度,绝对比凭着主观利益杀自己人更具政治智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