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August 2016

传统德士浮沉必须自找生路




传统德士行业正拼着老命,以威胁手段要掐死因应时潮冒起的电子召车UberGrabcar的服务。这场战争无论怎样激烈,看来也只是争一口气但争不到财气,因为电子召车已形成锐不可挡的趋势。

大马德士司机转型协会(PERS1M)因不满内阁和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集中火力挞伐新兴对手抢其饭碗影响生计,恫言罢驶6天试图逼使政府改变主意。而BIG BLUE高级德士管理公司顾问拿督三苏巴林依斯迈尔声大挟狠,若政府于年底将优步(Uber)及Grabcar召车服务合法化,他将率领全数德士司机,加入由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土著团结党。

回顾2014年,欧洲囯家的德士司机面对同样的竞争,採取统一战线展开蜗牛行动,以龟速行驶瘫痪交通作为威胁。2016年一月,中国城市也有德士发动罢驶,东莞7000德士司机集体休息33夜,有的向市政府表现出激烈的抗议,但一时之力改变不了日渐成熟的电子召车服务,不能修成正果。即使今年初,吉隆坡约300名德士司机在武吉免登路拦路罢驶抗议,金三角陷入严重堵塞情况,但也阻止不了政府的决心。

传统德士并没有获得“民意”的支撑,主要是这个行业的运作和服务一路来面对恶评如潮,一些司机仗着独家市场的嚣张,对乘客礼貌不周,任性欺凌宰割,从而产生人们对德士整体的不良印象。在七十年代,初来乍到的本地游人抵达吉隆坡火车站截搭德士前往一英里范围的十五碑这个地方,德士司机以十五碑即十五里,要价15块钱,而如果以表计费,实际上不超过两块钱。虽然这是个别案例,但已可一窥其劣由来已久。

害群的司机集合在火车站、巴士车站和人流拥挤的景点候客,对人生地不熟的问路搭客自行索取超出合理的收费,而对那些短程的乘客拒载,除非愿意额外补贴。这些形形式式的宰客行为,日积月累令普罗大众心生怨气,难有好感。而今,召唤UberGrabcar,收费比德士低,而且服务态度良好,正提供不少乘客遗弃传统德士,改变选择的一种心理报复。

在电子商务层出不穷的时代,传统德士也曾自我应变转型,譬如多数德士公司和工会於20年前提供以电话召车服务,这与当前的Uber形式颇为类似,但这些公司不思改进,道德诚信乏善可陈,以致无法迎接新对手的战略和冲击。

若说手机程序召车是德士的致命伤,在自由企业中必须对竞争的优胜劣汰认命。以前,杂货店哀号霸级超市抢夺他们的生意,但他们不能阻止别人的进步。即使中国大放异彩的网购生意额超过千亿人民币,但实体商店起初有怨言,最终还是“生意各有各做” 面对现实。一个行业的消沉,常是因为在位太久,享受固有利益的安逸而遭后来居上者所取代。曾经叱咤手机业的NOKIA,在忽视中被急速冒起的智能手机击垮,不会埋怨遭抢夺饭碗,只能自叹技不如人。

严以观之,传统德士面临新型竞争,还不致於走穷途末路的地步。交通部长廖中莱说,比起手机召车程序,德士仍有在公路上流动优势随时载客,尤其乘客赶时间的话就会直接乘坐德士,不会召唤优步,因此合法化优步及Grab Car只是在各自的平台争取客源。

在当前的形势下,德士必须洗心革面,提升服务素质以及在业界道德和诚实上彻底改变一些司机的恶性隐患造成的破坏,只有重拾顾客的信心和赏识,才能长活久安。毕竟,使出一切手段消灭对手以巩固本身的地位只是钻进死胡同,已不适合这个年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8-2016

16 August 2016

穿着西装蓄发的菩萨----卢台长




卢军宏是不曾剃渡,,西装毕挺的观世音菩萨的代言人,他在2007年出任澳洲东方华语广播电台台长,因此,他之后创建的心灵法门在世界各地展开的开示法会,人人尊称为卢台长。

尽管各国正统的佛教团体声讨他是附佛外道,假冒与观世音菩萨有通灵之术迷惑信徒,但当他的“菩薩大业” 如水银泻地深耕众多道场之后,如今是正不敌邪,卢台长宣道的感染力气势如虹,不受管控而自行其是。

卢台长的神通魅力,通过看图腾为信徒消灾解难,这位大师凭藉一个人的生肖年份,就可粗略得知生理构造以及内外的气场,并对他们病入膏肓的绝望指点迷津。综合历年来的开示套路,这些患者都有现世报,如果患癌或是中邪的,都被批为因打胎积恶,以致婴灵附身纠纏着生人,或是长期杀生而得轮回报应。

解决灾难有三大法宝,卢台长赘述转机之道就是念经、放生、许愿吃全素。据说打印经咒的黄色纸张形状象房子,所以累积的念经次数叫“小房子”,一套佛教经文咒语的组合,其中大悲咒念27遍,心经49遍,往生咒84遍,七佛灭罪真言87遍。小房子”可以烧、可以存、可以超度、可以驱鬼。在许多开示场合,卢台长动辄就要他们放生数万条鱼来忏悔和赎罪,并许愿吃全素回报菩萨的恩典。星云法师曾说过,吃素并非佛门弟子的铁律,它可以避免杀生,也可以出於健康的理由。

卢台长自命有48个法身昼伏夜出去救人,但具体的事实无从考究。在开示会,只要信徒对他的判断点头称是,中邪者有所反应,卢台长的口头禅就是,“你们看见了吗?”、“你们听见了吗?”,展现他与观世音菩萨的互动取得通灵奇效,这下子,全场数以千计的信众报以激烈的掌声肯定他的神人之举,而类似的影音短片流传甚广,也为卢台长建立了神圣的地位。

也许言多必失,有人搜集卢台长说法的精句,其中就有“平时不要穿裙子,会漏气。”、“常戴帽子的人,灵性,即敏感度是比较差的,因为人的头顶是接“天气”的,是帽子阻挡了接气”、“睡觉前,鞋头要朝外才上床。家里不要用暗淡惨白的灯光,一闪一闪更不好。这些都容易引来鬼魂。”、“绝对不要穿黑色的衣裤”、而至今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是:“念经出声会伤气,不出声则伤血”,那么,念经该怎么念?

卢军宏对信徒说“你的心经非常不好,颜色很黑。可能你念得太快了。”还说“心经非常好,给活人是开智慧,到地府是大票子,在天上是能量。”,此外,台长说。“一般情况下晚上不要念心经,但沒有提出任何逻辑。

卢台长经常是闭着眼睛,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里说出信徒的背后趴着什么灵异东西、有着一团黑气、围绕着怎样灵性等等这些云里雾里的东西,由於信众都有预设心理对他崇拜,台长一言既出只有迷懵屈从。而在人性脆弱的心理上解读,由於对周遭和前路的事物潜存着不确定因素的困扰,因此,对许多不可思议的预卜反而深信不疑,指望拥有超自然力量的奇人术士为他们点出迷惑。

香港佛教联合会称,某些团体或个人假借佛教名义敛财以。在一些批判文章中,有人指卢台长收海外弟子献上丰厚礼金做大功德,摸一摸头短暂接触之后,师徒就各处一方,从此难再寻见师父。  
               
香港佛教联合会曾发表声明,指卢台长的“心灵法门” 曲解佛教的基本概念,完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引述马来西亚主要佛教团体曾发表文告称,对佛门的经咒,加注了许多佛门从未有过的诠释,皆非佛所说。但是,港佛联合会只是不着边际论断,心灵法门是否正信佛教,“海内外佛教界早有定论 草率了结,这与大马佛总指“心灵法门” 是附佛外道的隔靴骚痒如出一辙。而正因为佛教团体刻意与世无争的敦厚作态,使到借佛之名散播走偏的邪道事件一直有存在的空间。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6-8-2016

09 August 2016

战鼓吹,谁怕谁?


净选盟2.0号召50万人上街第5度集会至今动口不动手,还未敲定日期和地点,似乎保留冲刺力以配合前首相敦马哈迪组织新党的声势功力。这个组织的主席玛丽亚陈声东击西,声明如果红衫军和敦马的理念与净选盟一致,可一起抗争。红衫军被视为巫统的臂膀断不可能与敌为友,但净选盟的公开邀约,已替敦马铺陈组新党营造声势的平台,并进一步合理化让敦马策动推翻首相纳吉给予助力。

净选盟2.0发动Bersih 5.0民众大集会,针对美国司法部兴讼一马公司并充公价值40亿令吉洗钱资产引起许多人的愤怒伺机而起,力主向相关单位施压,调查大马一号官员的真实身分,并将其控上法庭。而所说的“一号官爷”,矛头直指纳吉。敦马过去年余对1MDB的丑弊案件穷追猛打,与这次净选盟5.0集会的打击对象一致,实际上是玛丽亚陈把净选盟以身相许。

自从敦马展开人民宣言运动力倒纳吉,玛丽亚陈一直随侍在侧,利用本身在净选盟的主席身份为敦马効劳。维基百科载述,净选盟于2006年11月23日在国会大厦发表的联合声明,宣布从选举行政事务、政党及候选人提名、 竞选活动、媒体、 看守政府、选民册及投票这八个方面,全面检讨及改革选举制度。这些原创的诉求,纯粹聚焦选举改革。

非政府组织向来自命超越政治,但在安美嘉领导淨选盟时期倾向於安华,而今玛丽亚陈则以敦马唯首是瞻,这种移形换影已难掩饰净选盟以非政府组织之名,行政党之实替在野党加持。如果净选盟因应时局添增“斗争项目”可以被接受的话,那么,近期伊斯兰刑事法由伊斯兰党长躯直入陈书到国会殿堂寻求落实引起各族恐慌,净选盟也应拿出态度搞数十万人集会反对,但玛丽亚陈身为穆斯林就因个人受到束缚而使净选盟动弹不得,人民的权益於此遭到扼杀。因此,净选盟要如何摆脱瓶颈,其理事会应从长计议,否则,多年建立的声势将日渐式微。

浄选盟为在野党搭建桥路的居心逐渐露馅,因此,要举办5.0集会的号召力已今非昔比,至今,国内其他组织按兵不动谨慎观望,而以前社交网媒的狂热响应也未见搖旗呐喊,主要是净选盟此次的社运与敦马里应外合。

敦马与慕尤丁组织新党以马来人土著的斗争为目标,志在招揽在巫统不得志的领袖和不満巫统的马来人齐心一致推翻纳吉的领导,说白了,是因人建党实行政治报复计划,以至敦马和慕尤丁到目前为止,没能有掷地有声的政纲让人看到值得追随的希望。

在野党之中,伊斯兰党沉默观望,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迎奉敦马的新党只是想结集对抗国阵的力量的权宜之计互相取暖,一旦第14届大选的关键时刻,为了竞选议席的分配,势必掀开东风起,战鼓吹,这个大选谁怕谁的争拗。

行动党已开腔推举慕尤丁为反对党倒掉国阵后出任未来的首相,林冠英要站着活只能挤入向马来人朝贡讨好的榜首,在还沒有看清楚虛实之前遗弃了公正党,朝秦暮楚好生可怕。慕尤丁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 的倡导者,而敦马的马来人至上主义早在他掌权22年撕裂了种族关系,而行动党受华人重托却奉承这些侵略者为师为父,令华社不忍卒睹。

尽管净选盟呼号着集会,敦马扬长着新党,但是,一个已乖离原旨的组织和一个作出最后搏斗的新党在这时期挂钩,能否获得民众支持和维持多久的生命力,看来难寄厚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9-8-2016

02 August 2016

黑社会猖狂黑枪泛滥




近期频仍的枪杀案,分别牵涉到商业纠纷、黑帮情仇、桃色风云而雇佣枪手行凶杀敌。由於凶杀案此落彼起,一些人把雇佣职业杀手的酬金定价在5千令吉即可收买人命,令不知究竟者惶恐,纷纷惊叹社会治安已人人自危。

其实,5千令吉只能唆使流氓用刀棍行凶和砸场砸车去买醉。江湖传闻,一把黑市手枪辗转到黑社会成员手中,以杀伤力的功能叫价介於5千至7千令吉,受雇枪杀仅得数千令吉酬资,岂有如此贱价?像房地产中介商拿汀王秀玲被买凶丧命,已揭示的酬劳为6万令吉,一般上,直接与杀手的交易价据悉是3万令吉,在王秀玲的命案中,瓷砖商是索命主谋,他通过一对夫妇的门道,唆使另两人执行杀人任务,这一层一层的交易因涉及到中间人抽取佣金而达致6万令吉之数。

上周,一名被视为印籍匪帮的“一条心” 的二号人物,继其老大於今年初被杀之后,他横遭熟练的枪手在交通灯前开十多弹击毙。一条心在上世纪70年代曾在印裔社群咤叱风云,但由於缺乏枪械的镇慑力而一度被边缘化。但自十多年前开始,华裔私会党洪门会率先招揽印裔私会党,他们分别在24360、“平”等等黑社会旗帜冒出头来。已遭警方歼灭、恶名昭彰的桿匪卡里姆都隶属华记之下的04旗帜,而一条心也追随着靠拢华帮逐渐活跃,但比起华帮扶植的印裔私会党,势力仍有一段距离。

过去数年,印裔私会党的格斗或是枪杀一些头目的命案,十之八九的仇杀都环绕在争夺毒品地盘和銭财纠纷。许多力争出位者都伺机干掉敌方取而代之。而印裔黑帮近十年来杀声震天,得助於拥有了枪械使他们吃了豹子胆,掀起腥风血雨。

由於黑枪激化诸多的凶杀,社会舆论难免把管控失责归咎於警方,尤其是大多数军火由泰国偷运流入,马泰边境的防守疏漏成为讨伐焦点。50年前,传统的走私方法,多数把枪械拆开来,塞入从泰国输入的米粮或鱼虾当中,再由收货者重新装配,其中,尤以生鸦片和枪弹混在麻袋中的白米当中不易检查而进入我国。但也有一些匪帮自己铺路分别从边境私运而入。70年代的著名大盗莫达清托付道上兄弟赴泰南购枪,但由於所托非人被私吞枪款,而不惜在甲洞的废弃矿湖枪杀两名背叛者。

马泰黑帮黑市交易常有黑吃黑的状况,泰方出货赚了一手,有的不顾道义向警方出卖行踪和消息,导致买家落网而获取情报费。因此,为稳妥打算,马方要求泰方卖家越过边境包送,而对边防了如指掌的泰国黑帮不断摸索缝隙,使黑枪源源不断流入大马。

黑社会组织头目数十年前收藏枪弹以备急需,是作为黑帮之间发生冲突时,讲茶台的傍身武器。当年有枪的私会党威镇黑道,各帮派於此不让敌人独大专美,各自购枪自保,形成谁都不怕谁的迎战姿态,这也诱发黑帮份子动辄亮枪一展狠毒的趋势。如今,随着毒品的氾滥,涉及交易数额不小加上江湖险恶,黑帮已把毒品和枪械结为一体各司其猛,变成孪生兄弟。

黑帮猖獗和毒品泛滥,已催化黑社会组织增加黑枪的数量。政府过去审时度势,把拥有枪弹和贩运毒品者控以死刑作为阻吓,但祭出死刑镇压而忽略监督执法的成效,日久就让侥幸过关的罪犯的成功例子令更多人仿效。警方正设专案小组侦查黑帮拥有枪械的“灾情” ,到底能阻截到怎样的效果,胥视持之有恒打击力度。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