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ly 2015

纳吉尚未见底的洗牌




首相纳吉快刀斩乱麻,撤除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职位,这是纳吉任相以来最狠劲的政治决策。慕尤丁自一马公司(1MDB)黑金之乱以来,巧妙配合敦马哈迪逼宮的气势,数度绵里藏针批判纳吉,最近也许自知大限将至,语气不再温和, 公开挖底。纳吉与其让蓄势待发的慕尤丁整顿势力倒戈,倒不如先发制人,两人的关系即时烧焦。

名义上改组内阁,纳吉其实是对内阁清理门户而同时砍掉四正一副部长。正如他所说,阁员不应唱反调而伤了体统。他为了避免1MDB的汹涌波涛由本身的团队掀起背叛狂风,别无选择必须施杀手锏,一併把另一名巫统副主席沙菲益阿达也拉下马。

但这一制敌之策也将有反击之战,并不能保证纳吉的前路一马平川,慕尤丁和遭革职的部长输无可输,势必与马哈迪联手反扑,使1MDB的内幕推向高峰以逼纳吉退位,形势也不可预测。这也意味着巫统的派系决裂将从暗战摆在台面一决高下。同时也透析出由13个政党组成的国阵政府,它的兴衰浮沉,由一党独大的巫统主导命运。

纳吉修理1MDB的异议者将面对未可确知的种种负面反击,尤其是封锁砂拉越报告网站,以及冻结The Edge日报和周刊三个月的出版,此举对1MDB的资金挪移的怀疑之中加剧了虽不中亦不远的可信度。因为若完全出於捏造,政府可以一口气就驳斥或一口气以法律对付任何诬蔑者,但有关方面多月来总是上气不接下气,病容尽显。

纳吉连串的封喉行动,并不能止住舆情的沸扬。但这殺一儆百的动作,将有足於防范巫统党内的离心,他获得三份之二区部的支持是他下手的本钱,加上巫统已展延党选18个月,他掌控了优势。如今内阁重新洗牌后的令旗在手,基本上已消除内忧,让他集中精力面对外患。

纳吉也迅雷不及掩耳终止将於10月退休的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的职位,被视为阻挫1MDB的调查。但也可套上调查不力而遭撤换的理由。在震撼特工队的组织班底之后,有关彻查的工作又将延误步伐一段时期,纳吉争取时机解決1MDB的乱象是另一个考量。

此次的政治地震令人耳目一新,主要是被看成优柔寡断的纳吉换身为一名枭雄。纳吉曾受到自马哈迪掌政以来的党争磨练,也曾对马哈迪和慕尤丁推翻前首相敦阿都拉有身历其境的经验,如今借古通今整治潜在的对手,自有一番盘算。

敦马的儿子是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假使他与慕尤丁连成一气公开讨伐納吉,以纳吉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态势,也有危亡之虞,毕竟,干掉了一批人,也不差再让他躺枪。

政治的怨恨是由一个新的议题埋葬旧的议题,当人们瞄准纳吉扫射时,就会不计前嫌旧恶。敦马铁腕统治时期的打压已如云烟,行动党老佛爷林吉祥曾被敦马的矛草行动囚禁,如今要求敦马挺身救国;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慕尤丁曾说马来人优先而被批判为种族主义,但时过境迁,这些责怨已随着1MDB丑闻而抹掉。敦马和慕尤丁浑然成为英雄。政治是用一个新的仇恨取代旧恶的玩意,不少人起哄要纳吉下台,只要干掉他就痛快,问题是,1MDB要如何解决盘根錯节的疑难,也是不少人心中没底的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7-2015

28 July 2015

1MDB黑吃黑



现实生活中种种算计和手段,往往比电影中呕心沥血的情节更加不可思议和叫绝。The Edge媒体集团执行主席童贵旺和集团出版人兼首席执行员何启达承认,“误导了” PetroSaudi国际有限公司前雇员塞维尔而取得含有40多万邮件和资料的硬盘,掌握了一马公司(1MDB)18亿3千万美元诈骗案的证据。但童贵旺和何启达并沒有实践承诺,支付买这份机密的200万美元的代价,从诚信上是诓骗,江湖上是黑吃黑。

新加坡海峡时报挖空心思专访仍受泰国警方扣押待控的塞维尔,他发放没有收受著名商人的“赃款” 的讯息,童贵旺和何启达即时对这项报导中的买卖存有连哄带骗的事实不打自招,若以时间点上推敲策略,200万美元的交易不存在着实现,双方都能卸下法律的枷锁。

对塞维尔来说,由於他很可能会被控企图勒索和敲诈,面对若罪成或被判处7年牢刑,如今钱未入袋,构成罪名的案情可能要另行斟酌。但以塞维尔穷途末路才剑走偏锋的处境,若完全没有收取任何利益是难以想像的弱智。因为这类黑交易一旦谈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各走各路。

The Edge执事人情愿以“误导了” 塞维尔而选择自我践踏诚信,或许有更深层的考量。首先,媒体“买新闻” 的复杂现象在当今舆论上抵触了道德标准和固有理念,泄密者的有偿动机是出於捞它一笔,但何启达声明揭露1马公司弊是“公共职责,为了追求真相,也没有牵扯付钱、窃取或修改文件的问题”,很难相信瑞士人塞维尔会在一无所得的情况下有此共同情操。

The Edge两位头头不管是误导或诓骗塞维尔,这是他们之间的争拗。万一支付200万美元成为购买证据,其动机并非“为了追求真相” 那么单纯,他们的蓄谋势必解作配合前首相敦马哈迪推翻首相纳吉的步骤,并与民联、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串联,向国阵进击。

塞维尔向泰警22页招供书揭示,曾在新加坡与两批人马接触,一物二卖分别与《砂拉越报告》负责人克莱尔及1名随同克莱尔的科技人士挂钩。由於The Edge对多个户头汇款存有顾虑,后来折衷的付款方式由克莱尔充当中间人,以谘询费的名义付款给塞维尔。但是,克莱尔对有关指控彻底否认为“鬼话连篇”甩掉指控。而塞维尔声存有与两批人马沟通的电子邮件和手机通讯记录为证。泰国警方一早就说明这宗存在的交易涉及多方人马涉及其中。

內政部已封锁《砂报告》网站,并对The Edge的日报和周刊封喉,冻结3个月的出版准证,看来是政府承受不住凌厉的揭底採取的对策。截至目前,1MDB在挨打的状况中只能以报导不实抵挡,无法以任何凭证驳斥各项指责;而传闻汇入纳吉银行户头的7亿美元和刘特佐挪移20亿美元也没有明确交代;特工队展开逮捕和通缉1MDB的高层人员至今只处在“旁枝末节” 上盘查,并沒有射向箭靶的红心。人们的耐性开始噪动。

冻结The Edge出版和封锁砂拉越报告网站并不能使1MDB的伤口止血,反而凸显1MDB的黑銭逐步曝光而令政府阵脚慌乱而不惜压制新闻自由。尽管内政部有其对国家社会的安全以忧患意识为出发点,但诸如禁止在野党议员离境及对媒体的堵截,并没有给予合理的解释,令疑问扩大到更广的层面。调查1MDB的黑幕力度赶不上变数,应对的威信胆色怯弱,纳吉还得继续“受刑”於舆论的围剿难以解套。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7-2015 

23 July 2015

1MDB另一个潜伏火线




一马公司420亿令吉债务丑闻越挖越深,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以破坏国家稳定为由,封锁了《砂拉越报告》网站。此举加深人们对疑窦的探索,并进一步选择宁可相信挪动资金内幕八九不离十。《砂拉越报告》应变策略,指导读者利用翻牆软件易域而读,而阅读率有增无减,使到MCMC封喉剌舌的手段功亏一溃。

另一引爆点,The Edge财经日报再踹上一脚,重复指控大马富商刘特佐与Petro Saudi 透过一马公司“盗取”超过69亿令吉。到目前为止,有关方面仍拿不出斩钉截铁的论据驳斥各项指控,一马公司落得遍体鳞伤,没有反击余地。

在泰国落网的泄秘者,瑞士人塞维尔向泰警招供,曾有马星重量级人物、朝野政党领袖和媒体大亨与他见面购买机密文件,足见当中内容对推翻首相纳吉具备杀伤力,才会群起争购。由美国华尔街日报揭露的26亿资金流入纳吉的银行户头至今尚待解套,而今向《砂拉越报告》开刀,政府让人有做贼心虚的印象。

《砂拉越报吿》前编辑雷斯特墨兰宜录制短片揭发,网站受公正党顾问安华的指示伪造一马公司的相关文件信息,不少人开始质疑《砂拉越报告》与一些反对党领袖勾结的阴谋,但随着MCMC粗糙的动作意欲扼杀言论传播,纳吉的网络团队处在挨打困境。近月来,在网络上攻讦一马污垢和纳吉的图文并茂,而捍卫政府的文章也不断涌现以驳斥是一项阴谋,旗鼓相当的网战起初有不分胜负的态势,但一马资金流向的旁枝末节成为主要菜谱。

 最新争论点是,进入纳吉银行户头的款项被解作用以第13届大选的经费,敦马哈迪最新的表述,认为内阁成员对这项解释颇为满意令人咤异。传统上,国阵成员党,尤其是巫统区部在大选时都获得巨额的援金打选战,因此,那些受到恩泽的政治人物都不会以法律和道德的角度探询捐款的来源。每一次大选,候选人无不以银弹攻势掳取选民欢心。国、州议席的战役粮草少说数十万甚至超过百万,州国议席竞选费在法律上不得超过5万和10万令吉,朝野政党都超过此数而互不挖掘对方臭底。

敦马哈迪对纳吉的鞭挞虽不中亦不远,主要是他掌政22年期间对这类伎俩了如指掌,金銭政治已然成为大选的必须手段。自2008年大选民联崛起之后的进逼,纳吉应对13届大选成立一马名义下的各款援助金、教育和医药基金等等体恤民情,但政治回馈不成对比,尤其是华裔唾弃国阵,敦马指责纳吉过份讨好华人而一无所得。

一马公司财务盘根错节虽是巫统党权起落的暗战,但许多政治课题往往会变种,从一个问题衍生更多敏感和矛盾的争议。譬如说,一马公司的创建目标主要是为马来社群开拓商机和提高地位,但此次财务纠葛中,华裔富商刘特佐卷入钜额的资金挪移,可能会被诠释为华裔商贾渗透1MDB从中牟取暴利;另一个问题是,有报导指云顶集团於2012年以7.4亿美元(约23亿令吉),超过4倍市值出售云顶发电资產给1MDB。之后,云顶种植公司捐1000万美元给一马人民基金会(YR1M)。

这些利益授受一旦擦枪走火,1MDB丑闻将会注入种族元素由人纵火,尤其是1MDB的领导层中的执行者不乏华裔专业人士也在团队之中,最终会否被扭曲判别为共谋或成为代罪羔羊,可能是另一个阶段潜伏中斗争的火线。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7-2015